|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12章 ·纠葛
  她既打定了主意不想跟周唯琪提起这事儿再伤母子之间的和气,就拿别的话来搪塞他:“我是在想着,怎么给那边添些麻烦。虽说日后还是要看你父亲的意思,可是难不成真的容他做成这件事?要是他真的做成了,声望只会更上层楼。”

  周唯琪没接话,之前他跟钱应和一众幕僚加上皇觉寺的人已经商量过了这件事,说起来,周唯昭去平乱成功,的确是对周唯昭的声望有极高的帮助。可是说到底周唯昭是东宫太孙,是太子的儿子,他做出了成绩,就等于太子面上也有光。不说旁的,至少太子是绝不会希望周唯昭出乱子的,因为他出了乱子,东宫也要吃瘪。

  隔了一会儿他才斟酌着跟范良娣商议:“父亲一向不喜欢他,可是这件事上,咱们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一旦这件事因为我们插手而生出什么乱子,恐怕父亲不会高兴的。”

  范良娣也知道这一点,她不蠢,太子当时虽然震怒可是却仍旧派人四处搜集阳泉的消息送去太子妃那里她就已经知道这一点。她笑了笑看着周唯琪:“傻孩子,你都能明白的道理,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意思是,等这件事完了若是阳泉的叛党们怀恨在心,一时冲动之下想要玉石俱焚杀了这个坏他们好事的太孙”那可真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儿,谁叫去做这事儿的人是周唯昭呢?

  周唯琪眼睛亮了亮,又有些踌躇:“可是咱们在晋地并无人可用,到时候不要弄巧成拙。”

  皇觉寺元慧的事情教会了周唯琪一个道理,那就是凡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千万不要动手,就算有了十足的把握,也不能情绪用事,这样太容易落入别人的圈套。

  范良娣嫣然一笑,略显苍白的脸上却显出十分的颜色来,她温柔的看着儿子,少见的并没有露出那副刻薄神色:“母亲办事你还有不放心的?放心吧,我总要办的妥妥帖帖的。”

  叫周唯昭有去无回,他替东宫打下的名声,最终也只会便宜了太子跟周唯琪。

  周唯琪迟疑一会儿,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看向大范氏:“母亲,这几天我去给皇祖母请安,几次都碰见陈家小姐看皇祖母的意思,分明是想”

  想撮合陈明玉跟他,可是他对陈明玉根本提不起一点儿兴致,本来他在女色一道上就不热衷,看重的就是她背后的家世助力,陈明玉虽然有陈家做后盾,可相比起宋崔两家来,就又有点儿不够瞧了,他总是想得到最好的那个。

  范良娣这回却并没有顺着他的话说,反而劝他:“这是好事啊,你多跟陈家小姐走动走动,知晓知晓彼此的脾气性格,日后相处起来也便利。”

  宋六才去了晋中几天,范良娣的口风陡然就变了,周唯琪有些吃惊,转念就想到这个月的春闱陈老太爷是这一届的主考,如今正是水涨船高的时候,陈家的门槛都差点被人给踩烂了,可是陈家人却都不敢张扬,低调的很,哪里来的礼就给人送回哪里去,陈老太爷更是定下是主考的那天起就已经住进了考场,就是为了避开这些可能到身上的脏水。

  陈老太爷这届主考做好了,自然就要更进一层,何况这些学子们日后进了官场也都要认门,作为主考座师的陈阁老就是第一道门,他会收获无数的助力。

  怪不得母亲会叫他多跟陈明玉走动走动,他心念一动,却还是挂念着崔宋两家:“母亲之前不是说崔家和宋家都是比陈家好的人选吗?”

  元慧早就劝他把心思都放在已经能抓紧的陈家身上,要不是范良娣劝着他说要拉拢宋家跟崔家,他之前也一直觉得陈家是个不错的人选。

  “此一时彼一时,人长了眼睛就是为了朝前看的。人家看不上咱们,咱们一直贴着也没什么意思,何况宋家跟崔家实在不是省油的灯”范良娣话锋一转:“漆园镇水匪的消息你应该也知道了,说是说宋六小姐恰好碰见水匪被水师提督黄一平和周守备围剿,可是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黄一平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他可是福建总督郭怀英的拜把子兄弟,郭燕堂跟镇南王府的关系更是昭然若揭说不得就是宋六在路上遇见了水匪,太孙特意请了叶家使黄一平和周守备出手的,否则这么多年都跟狗皮膏药一样的水匪这么容易就撕得干干净净?太孙既然都能做到这一步了,可见端慧郡主是把崔家压死在了太孙那边。”

  周唯琪垂下了头,这件事他也是后头才知道跟皇觉寺那帮人有关,他们说宋楚宜是天煞孤星的事并不是元慧瞎说,是确有其事,这个人活着变数太大,还是该以绝后患为好。

  他当时还以为宋楚宜必死无疑了,毕竟皇觉寺联系上的可是有名的水匪,连镇江知府的妻儿都死在他们手上。可是没想到宋楚宜还是逃过了一劫,反而是水匪倒了霉,连老窝都被人一锅端了。原来是周唯昭帮的忙

  他冷笑了一声:“长宁伯府跟崔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下注?”真的以为他周唯琪是死的,看扁他不成?

  范良娣拨弄着手炉里的灰,闻言就淡淡的牵起一抹冷笑:“他们下不下注是他们的事,等再过一阵子要是周唯昭死了,我倒是想看看他们还能怎样。因此你如今不必着急崔宋两家,等周唯昭死了,他们愿意把女儿上赶着送到你身边你就接着,不乐意就不要。横竖他们跟东宫脱不了干系,澳门赌博网站:没了周唯昭,就只能是你了。”

  周唯琪听她说的斩钉截铁,眉间就略微有些迟疑,虽然他也想周唯昭死,可是范良娣如今手头上没有韩止这样用着顺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