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08章 ·诡谲
  崔应堂跟宋楚宜想象的一点儿也不一样,他还以为二舅舅要不就是同大舅舅崔应书那样的端方君子,要不就是崔绍庭那样果决干练的人精,可是崔应堂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无所不通无所不至的文雅的人。

  他见了宋楚宜倒是没有崔老夫人那样激动的不能自已,可也拉着她说了好一阵子话,说的最多的,还是从前她母亲如何如何,琰哥儿又如何如何的话。说着说着就把话题绕到了宋琰头上:“琰哥儿这几年来进益良多,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听说唐明钊这个师傅是你给挑的,好小宜,你跟舅舅说说,是怎么磨得唐明钊答应的?”

  这样平易近人的二舅舅,实在是叫宋楚宜有些吃不消,就算略无赖些的宋珏,平常也是端着一副很稳重的面皮的,二舅舅这她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显然很是有些迷茫。

  幸好三老爷适时的咳嗽了一声止住了崔应堂的挥,一面又冲宋楚宜笑:“你二舅舅就是这么个性子,小宜别跟他一般见识。”安慰完了宋楚宜又回头去看他二哥:“二哥,谢家来送生辰礼的人应该已经到了”

  话题只好戛然而止,崔应堂无奈的冲宋楚宜笑了笑,心里对这个喜怒不形于色像是个玻璃娃娃的外甥女充满兴趣,整了整衣冠起身离座:“既然如此,我就先出去了。今天想必谢家的姑娘们也来,小宜要是觉得她们还堪交往,就多与她们走动走动。”

  等出了门三老爷就开始埋汰二老爷:“平日里没个正形也就算了,到了外甥女跟前也不知道收敛收敛若是叫大哥知道了,又是一场好骂。”

  崔家向来是重规矩的,从来也没有哪个弟弟骑到过哥哥头上去,唯有崔应堂是个例外,年纪比他小了五岁有余的崔三老爷反倒是更像哥哥,天天板着一张脸提醒崔二老爷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倒好像是全部都颠倒了过来。

  崔二老爷瞥了他一眼,没吱声。他就猜这个不简单的外甥女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你要是正儿八经的跟她说话,她就能防的滴水不漏,你想知道的她却不想告诉你的保管你一丝一毫的边都挨不到。反倒是放下身段来引着她说话,还能多得出些消息来。

  宋楚宜很快就见到了谢氏的几个姑娘们,谢青惠谢青籽一左一右的围在她身边,跟她说苏州的风土人情她们谢氏一族早已经扎根去了苏州,如今是千里迢迢的来了晋中给崔老夫人庆生的,由此也可想见崔谢二家的交情有多深厚。

  宋楚宜之前就知道为什么东宫跟端王他们都尤其注意崔家,崔家实在是太根深树茂的一个古老的贵族,出仕的优秀子弟无数,甚至有一年崔氏郡望里连立了五座进士碑,崔家出人才的度实在是叫人震惊之余又不得不起防备之心。

  何况崔氏一族的女儿们几乎都是一家有女百家求的地步,之前崔家把崔展眉嫁给宋毅,已经引起了轰动,认定崔氏一族是要借机崛起长宁伯府既是勋贵又手握实权,崔家选定这样的一户人家,背后的寓意可想而知。

  崔家如今也果然水涨船高,他们借着宋家这门婚事,的确理所当然的开始不止有子弟出仕,而是有嫡支的崔氏子弟站在了顶端崔应书如今是工部侍郎兼尚宝司少卿,崔绍庭更是手握着西北兵马,成为封疆大吏。

  崔华蓥就要出嫁了,因此其他几个姑娘都围在她身边给她送添妆的礼:“幸亏这回赶上了老夫人生辰,否则这添妆的东西都未必给的成。也亏得你是个有福气的,怎么就这么会挑时间?”

  谢青籽回头冲崔华蓥笑上一笑,转过脸问宋楚宜:“当初被送去龙虎山上的太孙殿下也来了晋中,小宜你知道吗?”

  周唯昭来晋中的消息散播的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快,宋楚宜一时不能确定谢青籽问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低头笑了笑:“我也是昨天才听外祖母说起,才知道殿下也来了晋中。”

  宋家跟东宫太孙有一段时间走得近,稍微有心打听的人家就能打听的多,何况以端慧郡主跟太孙的关系,要撇的太干净反而令人生疑。

  谢青籽往崔家的姑娘们那里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殿下这回是来平乱的,想必要在晋中待上许久。也难免要来崔家走动走动,这回大表姐可如意了。”

  谢青惠拿她的口无遮拦有些没办法,连忙喊住了她,皱了皱眉头提醒道:“慎言,这话若是被大表姐听见了,看她理不理你。”

  谢青籽的母亲也是崔家的姑娘,加上她的姑姑嫁给了崔二老爷当了崔二夫人,因此她喊崔华鸾一声表姐再正常不过。可是这话里的语气什么叫做崔华鸾就该高兴了?

  宋楚宜莫名想起前天晚上崔老夫人说过的话来,崔老夫人当时说,就算宋崔两家决定了绑在太孙一系,一定要送个女孩儿过去,她也不希望是自己。

  难不成崔华鸾早就跟太孙有关系?她心里狐疑,面上却不显,这样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该宣之于口拿出来问,反而顺着谢青籽的话问起旁的话来:“九妹妹怎么知道太孙殿下是来平乱的?你们昨天才到的晋中,消息未免也太灵通了。”

  谢青籽在谢家行九,因此众人叫她时都称呼一声九妹妹,宋楚宜自然而然也跟着这样叫起来。

  崔家会收到消息还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们算是晋中的地头蛇,就没有人来了晋中能避开崔家的道理,可是谢家明明才刚刚到晋中不过一天。就算大人们知道了,也没道理姑娘们立即也收到消息的吧?

  谢青籽笑了笑有些得意:“这还要多谢孔妹妹,要不是她说,我们哪里能知道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