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06章 ·探底
  崔老夫人握着宋楚宜的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儿媳妇打着亲上加亲的主意,居然没现太孙殿下跟宋楚宜交往的这样密切?连人手都能交给她用着,再加上之前京城里传回来的宋楚宜的那些事儿,事事都有太孙殿下的影子,崔老夫人心中其实早就有了几分不安。

  此刻听宋楚宜这样说,她看着宋楚宜,斟酌着问了一声:“外祖母听说,你这儿下午又来了两个丫头?”

  添了人总得跟主人家告诉一声,也免得她们多想,以为宋家骄矜。许妈妈和紫云下午就已经去了谢氏那里报备过了,想必也是谢氏觉得添人添的有些奇怪,告诉的崔老夫人。

  宋楚宜隐约知道崔老夫人是想问什么,坦然的直视崔老夫人的眼睛:“也是殿下送来的,说是擅长武术,是从龙虎山上下来的。我身边的确总是要出些事,有了她们会安心许多。”

  崔老夫人见她说的坦然,心里反而放松了许多,她拉着宋楚宜的手低声告诉她:“今天我们收到消息,太孙殿下经过此地,由晋中知府出面招待。”

  晋中离阳泉不远,澳门赌博网站:又驻守着守备军,的确是最适合落脚的地方,进可攻退可守。

  崔老夫人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总担忧周唯昭别的地方不去,偏偏选了晋中来当大本营,是因为宋楚宜的缘故。她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想多了:“我就是有些不放心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不用我说也知道现在皇后娘娘的意思。你要是跟太孙殿下走的太近,皇后娘娘到时候要是直接去圣上跟前请一道赐婚的旨意”

  崔老夫人也不希望宋楚宜嫁进皇家去,她一个女儿嫁进了伯府尚且赔了性命,何况是嫁去皇家?东宫风起云涌,两方倾轧不亚于朝堂党争,实在不是一个好归宿。

  就算宋崔两家真要送一个女孩儿去,崔老夫人私心里也不希望是宋楚宜。至于长媳打的主意,她既拦不住也就不拦,如今崔应书跟崔绍庭都算是站稳了脚跟,日后的确总得选个边站一站,横竖是输输赢都要搏一搏。

  月色朦胧,天空中却难得有几点繁星,叶景宽站在廊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看向叶景川:“瞧见没有,明天一准儿是个晴天。”

  叶景川跟着来晋中是要做正事的,他如今已经升入府君卫当了千户,正该是要揽军功的时候,若是这次在平乱中有了建树,说不得还能再更进一层。这也是为什么叶景宽带他来晋中的原因。他坐在摇椅上看着自家哥哥,心思并不在这上头,皱着眉头问他:“虽然说咱们兵力少,拼不过阳泉县的四万人马,可是也不能就这样守在晋中不动吧?咱们来晋中也有好几天了,怎么什么都不做?”

  只有詹事府的那帮幕僚老是去城外不知道做些什么,回来就跟太孙和叶景宽一起关在屋里,也不知道到底商议的是什么。

  叶景宽瞥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踱到他身边:“怎么,留在晋中还不称你的心吗?过几天就是崔老夫人的寿辰了,连知府也要去捧这个场。你恰好趁着这个机会去崔府凑凑热闹,也见见你魂牵梦萦的宋六小姐啊。”

  叶景川并不喜欢旁人开宋楚宜的玩笑,哪怕这个人是他哥哥也不行,闻言就板着一张脸提醒他:“长宁伯府说过要等宋六小姐回京了以后再说这件事,大哥你别总是把这话放在嘴边。”

  倒是护短护的厉害,叶景宽伸脚在他摇椅上踢了一脚,笑着问他:“好好好,不说这个。那我就问些别的,看看你有没有长进一些。我来问你,你说我跟殿下为什么决定留在晋中?”

  叶景川在福建的时候跟着郭怀英身边的军师学了不少东西,在这上头敏锐性是很强的,闻言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就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这里离阳泉县不远,又有守备军驻守,进可攻退可守。阳泉叛乱已久,可是压到了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才闹出来而且他们还是在附近几个县的冷眼旁观下坐大的,可见附近几个县或许跟他们都有利益牵扯,再不济,至少也是怕担责任的,咱们现在要是贸然闯进他们的地盘,会很危险。”

  倒也不算太笨,叶景宽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何况殿下是奉旨平乱,外头打殿下主意的就不知道有多少。要是有人趁乱在中间浑水摸鱼使什么阴私手段,咱们可没那么容易防的住。晋中毕竟有崔氏一族在,守备军又是由孔守备领着的,咱们先落脚在晋中,摸清楚了阳泉的情况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这回建章帝派了太孙殿下来阳泉平乱,摆明了就是要历练他以后重用的意思,东宫里那边的范良娣跟周唯琪还不知道怎么暴跳如雷,他们原本就把周唯昭当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现如今周唯昭出来平乱,要是他们在中间做些什么手脚,趁机给周唯昭使绊子甚至干脆玩一套暗杀的把戏,那可真是让人吃不消。

  叶景川眉头也忍不住紧皱起来,本来论理来说范良娣跟周唯琪把锦乡侯府逼成那样,这事儿太子怎么也不该就这么轻飘飘的就放下的,可是偏偏太子就是一副不追究的态度这心长得太偏了绝不是什么好事,至少现在东宫这一系的人就团结不起来,有靠着太孙殿下的,也有因为太子对范良娣母子的宠爱投靠东平郡王的

  太子对范良娣的过分宠爱已经影响了东宫势力,再这样下去东宫的党派分化只会越来越严重,真不知道太子是怎么想的。

  他心里隐隐觉得太子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是奇怪在哪里,想了一阵子后觉得无果,也就罢了。见青卓从廊上下来,忙喊住他飞奔过去,问他:“六小姐一路上还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