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01章 ·主意
  周唯昭只比宋楚宜慢了半个月,他在甲板上极目远眺,能瞧见两岸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被烧成了火红色宋楚宜给周守备出的主意,用火攻。这么多年地方官都没办法扫除水匪,无他,朝中有人勾结,底下有百姓打掩护,如今宋楚宜一把火逼出了藏匿深山的水匪,周守备又被逼急了没路可走,当然不管不顾的听了宋楚宜的建议,对那些水匪斩杀殆尽。

  上头有民众在砍柴但凡遇上火烧山的时候,乡民们都是很欢喜的,不管怎么说,一季的柴火是不用愁了,争先恐后的上山来把这些已经枯死了的树都砍回去当柴烧。

  叶景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低头轻笑一声:“也不知道那晚船上该是多么惊心动魄,这个宋六小姐,真是每次都这样让人惊喜。”

  虽然已经夸了很多次,可是还是不可避免的要为她的聪明和理智感到震惊。人越多就越是混乱难管,何况里头还有镖师一类走江湖的人,底下的人约束不好都容易成祸患,出门在外,只要底下的人出点事,很容易就会出事。可是宋楚宜不仅管束好了底下的人,还能把这些水匪一网打尽,虽然没有太孙的帮忙跟宋程濡的亲笔书信她未必能做的这么干净利落,可是叶景川相信,宋楚宜要是只想从水匪这里脱身,是容易之极的一件事情。

  周唯昭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心里却隐约浮起一层担忧,他记得当时青卓写信回来说宋楚宜烧了好几天,严重的时候还说过胡话。他几乎都忘记了,她毕竟是个娇生惯养的伯府千金,就算平时再怎么能干,也经不住长途奔波下的煞费思量。

  既然决定了要帮忙,本来不该只跟赖成龙那样做个表面人情,该彻底帮她把隐患清除干净的,周唯昭叹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这口气叹的有些莫名,眉头竟然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叶景川已经把担忧宣之于口:“再能干也是个娇养出来的女孩儿,遇上这样的事,要保全一船的人,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心力”

  江面上倒映着一轮夕阳,正是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时候,叶景宽瞥了他一眼不由有些好笑:“是是是,在你眼里,宋六小姐最好一丝心力也不需费,当个被娇养的小姑娘”

  叶景川的确是如此想的,宋六精致漂亮得仿佛一个瓷娃娃,看人的时候眼睛清澈见底,这样美好的姑娘,在他眼里本来就不该为任何事劳神,该被人好好的保护起来。

  周唯昭眉头动了动,转身问叶景宽:“阳泉那边情况如何?”

  叶景宽的脸色就严肃起来,他这趟出来是陪着周唯昭做正事的:“刚传回来的消息,那帮子百姓被人煽动,已经占山为王举起反旗了。”

  煽动这帮百姓的,想要把矿山占为己有的,是阳泉一个有名的富户,听说他去年的时候被人算了一卦,说他有真龙之气,他居然也就真的信了,仗着家里世代开矿得来的钱财广招兵马,还真被他找到些乌合之众聚了起来,有模有样的学人上朝议事,又6续把周围的矿山以不光彩的手段全都抓在手里,之前的那个知县收了他的好处,跟他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替他瞒着,竟渐渐的叫他坐大,到最后成了如今的祸害。

  建章帝这次有意要他来平乱,就是有历练他的意思,这是要他开始学着插手朝堂上的事了,既是信任,也是考验。

  叶景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这是最最要紧的时候太子殿下不喜欢太孙,只宠爱小儿子,要是周唯昭不紧紧攀着如今正在位的建章帝巩固位子,以后的事情完全做不得准。

  想到这里,叶景宽又有些困惑大舅兄实在是有些偏执的过了头了,他纵着宠着范氏母子,一副准昏君的派头,可是东宫这么多年却一直没出过任何岔子

  荣成公主向来跟表姐卢太子妃是一线的,周唯昭刚出生的时候,猫儿似地弱弱小小的一只,那时候卢太子妃身体不好,皇后娘娘又诸事繁忙,是荣成公主一点一点的把周唯昭养的白白胖胖。后来卢太子妃越势弱,范良娣那边东风压倒了西风,卢太子妃不得不把周唯昭送去龙虎山跟天师修行静养,还是未出嫁的荣成公主亲自把周唯昭送去的。周唯昭年纪当时还太荣成公主就干脆陪着他在龙虎山上住了两个多月,到后来要过年了才实在没有了办法,不得不赶回了京城。

  他娶荣成公主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站在了东宫,又在东宫的阵营里天然的成了太孙一派。幸好太孙也实在不是池中物,短短几年内就适应了宫中生活,还站稳了脚跟,深得建章帝的喜爱。

  周唯昭若有所思的盯着江面思索了一会儿,忽而问:“姑父您觉得,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之前他们已经同幕僚和詹事府的人商议过无数次,可是一直没有个定论。有人主张调兵镇压的,有人说毕竟一县的百姓都参与了,声势已经闹大,直接镇压未必是良策,因为隔壁两个县也都在闹腾呢,要是真的星火燎原可就不好了。

  建章帝是要周唯昭去平乱的,不是要他去火上浇油把事情闹的更大的。

  叶景宽想到这里,心中的思量自然而然的就说出来:“现在声势已经不整整四万人,多数还是平头百姓人数太多了,我们要是调兵,只能从附近的守备军里头调,可守备军也不过才四千人跟那些叛军的人数比起来,终究还是太少了,要想一想别的办法。”

  四千对四万,这中间的差距实在太大,而且这些守备军都是晋地的,难免跟那些叛军们沾亲带故,未必肯全心全意的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