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章·周到
  崔华鸾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听见青桃来说宋楚宜有请不知为何就觉得右眼皮跳了跳,她梳洗过换了件海棠红雪锦流光缎的被子,底下罩了天青色的二十四幅裙,又特意在耳朵上缀了两颗圆润的粉珍珠耳坠,这才施施然的往宋楚宜住的地方去女孩子心里想的再好,面上也是希望自己是最漂亮的,崔华鸾也不能免俗。

  宋楚宜住着上一任知县的夫人住的小院,外头爬满了地锦,崔华鸾沿着那几乎爬满了整面院墙的地锦进了院子,就瞧见廊下人来人往的正在搬运东西,应该是在为回晋中做准备,崔华鸾冲着青桃点一点头,见她掀起了帘子,就提着裙子进了屋。

  徐妈妈正看着人往外搬一座小插屏,这是要放在马车上的,当时从晋中来阳泉虽然来的急,可是崔老夫人该安排的通通都给宋楚宜安排了,阔大的马车里火盆茶水茶炉跟一应摆设都是齐齐整整的,崔华鸾有些吃惊,见宋楚宜从屏风后头转出来,就道:“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同二叔一起启程吗?二叔的差事最早也得后天才能交接完”

  女孩子上路总是不安全,虽然有成群结队的家丁跟护卫,宋楚宜身边还另外带着宋家的人,可是还是有个长辈护送更加稳妥,她皱了皱眉就道:“这收尸的太早了一些,现在收拾了,这两天妹妹岂不是要委屈了?”

  宋楚宜摇了摇头,请了崔华鸾落座,亲自给她泡了杯玫瑰蜜茶,这才出声道:“表姐,我恐怕等不得你了,今天晚上我就要先动身。”

  崔华鸾惊在原地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半响后才反应过来,蹙着眉头道:“这又是为什么?”

  宋楚宜看一眼左右,青桃跟青莺就都退了出去,崔华鸾见状就挑眉,回头冲小徐妈妈看了一眼,小徐妈妈早已经知机的把丹朱跟丹青也领出去了,房里登时就只剩了宋楚宜跟崔华鸾两个人,她看着崔华鸾轻声道:“一是因为我要赶着回去收我大哥送来的信二是有件极要紧的事儿,所以我不能跟二舅舅和你一起走了,到时候一路上还要麻烦表姐照顾阿琰。”

  居然单独把宋琰留在这里跟她们一起上路,自己却要单独回晋中?崔华鸾本能的觉得不对,可是却也没有立场不答应,她知道宋楚宜向来是有主意的,而且主意还很大,之前崔老夫人尚且也放了她来晋中,她既去跟二叔说要早些回晋中,二叔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可是出了门她就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地锦像是给整座院子铺设了一层绿色的地毯,上头点缀着零星的、已经凋落了的牵牛花,宋楚宜立在廊下正跟青桃说什么,面上带着闲适的笑意,她莫名觉得忐忑的转过了头,回了房就吩咐小徐妈妈:“妈妈能不能替我去问一问徐妈妈,为什么小宜要走的这样急?不过是迟两天而已,咱们这里尚且没急呢”

  小徐妈妈前脚出了门,后脚丹朱泡了茶上来给崔华鸾的时候就小声道:“姑娘,殿下那边也正收拾行装呢,我问了门房才知道,殿下那边也套了马车”

  崔华鸾的眉心猛地一跳,端着热茶的手颤了颤,里头的茶水就漫出来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一下子要两个人都走?

  她莫名觉得委屈,宋楚宜前天晚上还在她面前说不知道,可如今却又要单独跟太孙殿下一起回晋中,这到底算是什么?

  屋子里诡异的安静了许久,崔华鸾才缓缓吐出口气,吩咐丹朱:“再去打听打听,除了殿下跟表小姐那里,还有谁吩咐套了马车要出门。”

  丹朱应声而去,崔华鸾单手支颐看着窗外,觉得有些头疼又有些乏力,若是始终端着贵女的矜持跟架子,只怕太孙殿下一辈子也想不起来还有她这么一个表妹,就算日后见了,那也是寻常的表妹

  叶景川也正跟自己兄长闹脾气,他有些不服气的往前站了站,瞪着叶景宽丝毫不肯退让:“为什么非得要拉上宋六小姐?她跟这事儿又没关系,那些人是冲着殿下来的,你们带着个女孩子上路算是怎么回事,真出了事,你们谁护着她?”

  叶景宽被他闹得有些头疼,一个糖炒栗子砸在他头上,见他捂着头消停了,才掀袍坐下来看着他:“叫宋六小姐一起跟着自然是有我们的道理,她之前在船上遇袭的那帮水匪背后除了陈家指使还另外有人,谁知道会不会跟要刺杀殿下的是同一批?你用用你的脑子想一想事,要是真是万一有点什么关系,我们走了,他们趁乱在城中动起手来怎么办?”

  两个人如今可能都是别人觊觎的目标,那还不如全部先凑在一起算了,反正都已经计划好了,留在阳泉反而更叫人分神。

  叶景川没料到他们怀疑这两件事中间还有关联,半信半疑的问了一声:“可是多带一个人就多一份危险啊,出了事大家肯定都是先顾着殿下到时候宋六小姐怎么办?轻罗跟含烟虽然会功夫,可是那个时候乱起来的话也未必顾得上”

  是危险了一些,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真跟他们猜测的那样那批人同时也想杀了宋楚宜,那把两个目标聚在一起的吸引力可就十足十了。

  叶景宽被他缠的头疼,有些不耐烦的甩袖站起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六小姐自己都还没急呢,澳门赌博网站:你替她急什么?实在那么紧张的话,不如你就跟在宋六小姐马车外头好了,也省的你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

  叶景川本来就打算要跟在宋六的马车外头,这在他看来根本是连说都不用说的,他抿了抿唇又摇了摇头,既然宋楚宜也决定要当诱饵,他没有旁的办法,只能好好的护着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