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四十章·了解
  “不管是继续呆在阳泉,澳门赌博网站:还是真的回晋中去养伤,背后的人都不会罢手。”周唯昭倚在枕头上,面容坚毅:“既然如此,干脆给他们一个机会吧。”

  出来之前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阳泉县的事情顺利解决了,还得担心那人的杀手,真是叫人防不胜防。叶景宽不免有些怨怼,詹事府的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帮忙的,谁知道这里头还是出了奸细,而且差一点就真的要了周唯昭的命,本来还想着要回京去一查到底,可是现如今的当务之急根本不是查不查的事儿,先确保没有旁的奸细才是真的。

  可是这事儿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急的来的,他冲着周唯昭点点头,一面站起身来:“算了,今天实在太晚了,殿下您又是刚刚才解了毒,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

  昏昏欲睡的叶景川立即抬起头来,一溜烟儿的把叶景宽送到门口又重新返还回来站在周唯昭跟前,不错眼的直盯着他。

  周唯昭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倚在软枕上咳嗽了两声微微皱着眉头:“你这么看着我,叫我想起了你养的那只大狼狗,它每回也是这样摇着尾巴往你身上扑的。”

  叶景川没心思跟他开玩笑,拉了椅子坐在他旁边,眉间带着苦恼跟他叹气:“你知不知道我父王跟母妃的打算?还有我大哥他们都是想我娶宋六的。”

  屋外有药香味随着风送进来,闻的人昏昏欲睡,周唯昭两只眼睛却漆黑透亮得如同浸在清水里的上好的墨石,清清冷冷的,叫人瞧不到一点儿倦意,他看着叶景川,缓缓地点了点头。

  叶家想要叶景川娶宋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叶二的心思简直写在了脸上,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替他拉拢宋家,这些叶家从来就没有瞒过他。

  叶景川见他点头就更苦恼,垂着头声音带着点儿难以言喻的失落:“可宋六小姐并不喜欢我甚至有些怕我我对她越是殷勤周到,她就好像是受了惊的兔子缩的越快我不明白”

  他自己不明白,其实也不指望周唯昭能明白周唯昭在龙虎山上呆了七八年,回来周围更是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在他身边见了俩眉清目秀的女道兵,转眼也被他送去给宋楚宜了,这样一个木头他知道来问周唯昭也是白问,可是他跟哥哥吐露这个烦恼,哥哥就有些不以为然,说那是女孩儿的羞涩心思,等成了亲自然就好了。他心里知道这是不一样的,就像是嫂嫂荣成公主,到现在每每看着大哥的眼神也能看得出她对大哥的喜欢

  周唯昭想到宋楚宜对待沈清让,她说起这些曾经做过的蠢事的时候,脸上跟眼睛里都带着深刻的恨意和惊恐,她虽然已经把英国公府设计得再无还手之力,把他们全部远远的送回了老家,好似已经为她梦里的噩梦画上了一个终点,可是其实那个噩梦带给她的影响远远没有结束,她到如今仍旧被困在那个噩梦里没有出来。

  一个曾经被伤的遍体鳞伤的人,哪怕你把感情裹上厚厚的蜜糖递给她,她也怀疑里头是不是藏着砒霜,太过周到殷勤的态度反而容易把她惊走。

  周唯昭的眉头不自觉的皱的更紧:“你有没有想过,你跟宋六小姐或许根本就并不合适。”

  叶景川豁然抬起头来看他,想起每每周唯昭跟宋楚宜并肩站在一起时的默契和自然,心里的怒气一点一点的沸腾起来,明明他认识宋楚宜还更早些,可是周唯昭总好像是宋楚宜肚子里的蛔虫一般能猜中宋楚宜的心事他几乎是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冷笑:“我同她并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是门不当户不对,还是人才品貌配不上?”

  周唯昭摇了摇头,看着叶景川的神态就像是在看一个哭闹着要糖的小孩子:“都不是。若是宋六小姐只想要门当户对,那你也不会这样苦恼了。”他换了个说法:“你为什么喜欢宋六小姐?”

  “这哪里有什么为什么的?!”叶景川愤愤然站起来,觉得周唯昭简直是在耍弄自己:“我怎么会来问你这个当了七八年小道士的木头你要是知道这些,太孙妃的人选也不会这么叫嫂嫂她们头疼了”

  他愤愤然的走了,周唯昭剩下的话就没再说出口。对于旁人来说或许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才是好的,可是对于一个视感情如洪水猛兽的人来说,反而是有理由的喜欢更叫她心安。

  药已经熬好了,青卓端着药碗进来,见周唯昭还没睡着就忙把药递给他:“轻罗熬了一晚上了,您快趁热喝了吧。对了,叶二少爷怎么怒气冲冲的走了?”

  周唯昭的手顿了顿,重又抬起头来看着青卓:“轻罗?她不是跟在宋六小姐身边?”

  青卓就拍了拍脑门,殿下这几天都因为中毒的缘故昏睡着,后来被晏大夫跟胡供奉折腾着金针刺穴,到刚才又跟驸马商量事情,根本就没个得空的时候,他还没告诉殿下宋六小姐也来了的事呢,他带着笑意把宋楚宜带着轻罗跟含烟来的事情说了,又道:“也是宋六小姐跟赖大人一起想的引蛇出洞的主意”

  周唯昭莫名不合时宜的露出一个笑来,觉得宋楚宜像极了当初他在龙虎山上养的那只猫,一只虽然被人伤的伤痕累累可是却始终记得有恩必报的小猫。恐怕是为着他从前帮的那些忙寝食难安,所以才这样义无反顾的连战乱的地方都敢来。

  她虽然对人有仇必报,可是却也从来都记别人的情,谁要是对她好,她就也对人怀着最大的善意。这样矛盾复杂的小姑娘,实在是有趣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