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三十六章·试探
  这其实是很不合规矩的,宋楚宜之前就算跟太孙的情分再深,交情再非比寻常,也没有必要亲自从晋中赶赴这里来,还照顾了太孙这么久。这幸亏是在晋地,民风开放淳朴,并没有人会往深处去想,要是换做在京城,早就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崔华鸾咬唇看着宋楚宜,抓着她的手急急的补充:“我没有旁的意思就是好奇”

  她叹了一口气,见宋楚宜偏着头看自己,不由垂下了头,过了半响才重新抬起头看着宋楚宜,咬了咬牙接着之前的话说了下去:“就是好奇,妹妹知不知道家中长辈的意思?”

  徐妈妈没想到崔华鸾居然问的是这事儿,面色顿时就有些难看这话实在不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子该问的,何况她跟宋楚宜虽说是表姐妹,可情分如今却并没多深

  宋楚宜挑了挑眉也有些诧异,没料到崔华鸾竟问这样的话,她沉默了一会儿,抬手给崔华鸾添了杯茶,垂着眼睛轻声道:“表姐想问什么,不如直说。”

  宋楚宜自幼就跟端慧郡主亲近,绝不愿意与她的女儿生了嫌隙,因此哪怕这个表姐从她来晋中开始就刻意表现出疏远,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她如今年岁渐长,前世今生的经历加起来,深知很多误会都是出于遮遮掩掩,灯不点不亮,话不说不明,她并不想跟崔华鸾成为敌人。

  “妹妹从京城来,不知道有没有听我母亲提起过,她是有意让我这趟跟着妹妹你一同上京的?”崔华鸾也并不是想不通的人,既然宋楚宜这样说,她也就干脆许多,盯着宋楚宜的眼睛告诉她:“母亲会有这个心思,是因为觉得我能成为殿下的良配。”

  她嘴里的殿下,自然指的就是周唯昭。宋楚宜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一点她来崔家之前,端慧郡主还有宋老太太都曾在她耳边提过。

  “我以前也这样以为”崔华鸾额间的花佃微微摇曳,晃得人有些头晕眼花,她苦笑了一声:“可是表妹你实在是叫我有些心慌。”

  就跟宋楚宜在京城也时不时的能听说崔华鸾的名声一样,崔华鸾在晋中也没少听宋楚宜的事迹,崔夫人可能自己都未曾发现,她每每写信回来说宋楚宜的事,最后总要带上太孙殿下四个字,到后来,崔华鸾看见这两个名字并排列在一起都觉得稀松平常了。女孩子的心思总是细腻又敏锐,崔夫人只说宋楚宜聪明,她却敏感的察觉到了宋楚宜给自己带来的威胁她似乎跟太孙殿下实在太要好,太默契了一些。

  这回太孙在阳泉受伤的事尤其给她这样的感觉,她有些坐不住,更多的是怀疑跟苦恼,她盯着宋楚宜:“我以为表妹你跟亲家老太太和祖母想的一样,是不愿意趟进皇家这趟浑水的。”

  这是打着试探的主意来的,宋楚宜脑海里才掠过这个想法,手就又被崔华鸾攥紧了,她听见崔华鸾语气清晰的问自己:“表妹能不能实话同我说,是不是心仪太孙殿下?或者想做太孙妃?这只是我们表姐妹之间的私房话,我绝不外传。”

  徐妈妈惊得手脚都冰凉了,看了同样面色惨白的小徐妈妈一眼,弯了腰委婉的提醒:“姑娘,天色这样晚了,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说”

  这件事还是得回去告诉告诉崔老夫人,跑来问自己表妹是不是心仪什么人,这事儿闹的

  这样的问题叫人怎么好回答?徐妈妈抿着唇为难的看着宋楚宜,生怕她着了人家的道。

  宋楚宜没说话,手扶上犹自冒着热气的杯子,被水汽熏得越发笼了一层雾一样的眼睛半响后才抬起来看崔华鸾,她低低的叹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告诉崔华鸾:“表姐,实话同你说,我也不知道。”

  她自问重活一世也算是活的明白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当初在崔氏灵前许下的,一定会替她把想要的都拿到,会护住崔家她也做到了。可在感情一道上,她只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她上一世就并没学会怎么去爱一个人,以为爱就是捧上自己所有的东西,以为爱就是死缠烂打,是见不到人就会心生失落,是时时刻刻都要黏在一起。

  她把自己的姿态放的越来越低,后来沈清让就越来越不在意她她真是被吓怕了。

  宋老太太跟宋贵妃甚至尹云端都告诉她镇南王府是个好去处,叶景川也是个好人,至少是个极好的夫婿人选,他温柔体贴又上进,难得的是还对她一腔真心她知道,可是每每想到叶景川的殷勤就更加害怕,指望男人长情,那是不可能的。她怕叶景川长久的付出跟回报不能成正比之后开始失望,更怕日复一日的生活消磨掉叶景川的那颗真心,最后磨成相看两厌的死鱼眼珠人这一生永远都在失去,不求,才不会失去。

  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已经叫她刻骨铭心,她实在是没有再伸手去拿东西的勇气,叶景川这样含着一颗真心,没有任何算计一心一意的爱慕,对于她反而是沉重不可背负的负担,她宁愿远远的看着不去伸手触碰,这样那个曾经对她一心一意的少年就永远留在心里,不会变心,不会离开,不必消失。

  反而是叫宋老太太跟崔老夫人都觉得谈虎色变麻烦不断的周唯昭,澳门赌博网站:在她心里远远没有这样沉重的负担感,她在他跟前总觉得轻松,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就能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并且为之努力争取,没有太多的情绪外露,不用被炙热的感情烫伤手

  她觉得自己难得的心乱如麻,低头看着杯子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的眼睛,低声的再跟崔华鸾重复了一遍:“这些事并非是我能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