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三十五章·放心
  晏大夫跟胡供奉翻来覆去的那药丸检查了无数遍,自己也亲自尝了,才敢化下去拿给周唯昭喝。他这几天水米不进,已经以可见的速度憔悴下去,宋楚宜拿了纱布沾水,一点一点给他润唇,一边悬着一颗心等他的反应。

  晏大夫说,这个毒毒性猛烈霸道,经过这么些天早已经渗入了五脏六腑,加上周唯昭吐血吐的厉害,更是加剧了毒性蔓延,现在就算是有了解药也不知道能不能解毒,还得观后效。要是今天晚上能醒过来,他跟胡供奉再用金针刺穴给周唯昭放血,就没什么大碍了,可要是周唯昭今天醒不过来那事情就不可避免的要麻烦的多,无论如何也是要去请太白真人了。

  轻罗轻手轻脚的上来递了杯红枣茶给宋楚宜,心里说不清是何感受她下山是张天师特意安排的,说好了是陪在太孙殿下身边,太孙殿下大了,身边总该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可是没想到太孙殿下只看了她们两人一眼,立即就告诉她们叫她们去跟着宋六小姐。

  说是心里没有一点儿抵触那是假的,从小到大就知道自己是要跟着太孙殿下的道兵,乍然间就被定了别的主子,还是个女孩子,她虽然不跟含烟那样抱怨,心里却也不是滋味,

  可真正跟着宋楚宜了她才知道为什么太孙殿下独独对六小姐这么特别,实在是六小姐跟太孙殿下一样,也是特别的人。就比如这次,六小姐本不必以身犯险的她若有所思的看了宋楚宜一眼,正要再说些什么,就见青卓在外头朝她招手。

  轻罗有些不解的迎出去,虽然跟青卓同样是龙虎山上下来的,可是他们倒是比跟翠庭明泰还要生疏些,大约是男女有别的缘故,此刻见青卓一脸彩色,就不由得有些茫然的问他:“怎么了?”她手头上还有许多事要做,待会儿得去煮些好克化的米粥备着,以防周唯昭醒来。

  青卓往里瞧了瞧,叹了口气道:“崔家来人了,找六小姐呢”

  花厅里的崔华鸾也抑制不住的有些焦急,她向来是沉得住气的,可是自从听见太孙受伤中毒的那一刻起,心里的焦躁就铺天盖地的一层一层的往上涌,怎么也遮不住。尤其是宋楚宜还能跟崔老夫人通禀一声就光明正大的来阳泉县帮忙,她却只能闷在家里的时候,这样的不安感更是叫她既担忧又恐慌。

  宋楚宜从外头一迈步进门,她就已经眼尖的瞧见了,立即站起身来迎了两步上前拉了宋楚宜的手压抑住焦急问她:“怎么样?我听驸马爷说马圆通他们这伙人已经抓到了,如今殿下的毒可解了么?二叔三叔曾经上山去请过太白真人”她忽然想到崔应堂跟崔应允上山去请太白真人还是因为要给宋楚宜看相断命的,就不肯再往下说了,顿了顿就转了话头:“若是实在没有办法,就带着殿下去找太白真人”

  崔华鸾对太孙的异常上心让宋楚宜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崔华鸾是端慧郡主的女儿,可是自小养在晋地,一个在山西一个在江西龙虎山,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就算是端慧郡主偶尔露出想跟东宫亲上加亲的意思来,崔华鸾也不该态度这么热切才是。

  她斟酌了一会儿就老实的告诉她周唯昭已经服下了解药,若是挨过了今晚能醒就没事的消息。

  崔华鸾才松了一口气,就见轻罗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惊喜回来禀报:“姑娘,殿下醒了,现在胡供奉跟晏大夫都赶过去了!”

  崔华鸾瞪大眼睛,这样才觉得一颗悬在半空上不去下不来的心踏踏实实的落回了原地,紧张得倒退了一步落在丹朱怀里,她抚着心口幽幽叹了口气,竟忍不住念了声佛。

  胡供奉跟晏大夫折腾了半夜,总算是替周唯昭逼出了余毒,吩咐人烧了一大桶水把周唯昭整个人泡在里头半个时辰,才大汗淋漓的出门告诉等在房里的众人说毒已经完全解了。

  赖成龙跟液晶宽带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都舒了一口气,只要周唯昭没事,这趟平乱就不会再生出别的乱子了,只是接下来太孙的安全却一定要慎之又慎。

  熬了好几天了,总算是等到太孙脱险,徐妈妈等人都松了一口气,烧了热水服侍了宋楚宜梳洗,就有些心疼的催促她早些休息:“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样熬法儿,这都几天没合眼了?虽然要帮忙,也不能拖垮了自己的身子”

  宋楚宜并没跟去瞧热闹,绞干了头发才打了个哈欠要合眼,就听见青桃在外头禀报说说崔华鸾来了。

  徐妈妈对崔家的人向来是没有脾气的,何况还是崔家的大小姐,闻言虽然心里心疼宋楚宜,却还是什么没说,立在旁边等宋楚宜说话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这还是崔华鸾头一次主动来找她,还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那就是有什么叫人头疼的事。宋楚宜叹了口气,一面重新坐起来,由着徐妈妈披了斗篷道:“快请进来。”

  已经夜深,崔华鸾耳边的银嵌珍珠花朵耳坠在烛火映照下越发衬得她面庞白皙,五官温和,她坐在宋楚宜对面,脸上带着一点儿歉意:“这么晚了还打搅得妹妹不得安宁,真是我的不是”

  “表姐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怎么也不早些休息?”宋楚宜摇摇头,拿了小剪子拨了拨灯芯,屋里又明亮了几分,她看着崔华鸾,目光坦诚:“有什么急事这样要紧?”

  “也并不是什么急事”崔华鸾面带难色有些犹豫,咬了咬唇终于还是问出声来:“就是有些好奇,什么样的交情才值得妹妹一个闺阁贵女不顾规矩这样出手相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