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二十四章·尘埃
  宋楚宜面无表情的冲着空气拍了拍手,楼梯上就响起阵阵脚步声,转过了个弯儿绕上来一行人,全都是飞鱼服配着绣春刀,一脸的平静无波的立在了崔家众人跟前。

  崔宇霎时上前抱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脚,一笑那口牙就又漏出来,鼻腔里也涌出了鲜血,抱着那个人指着崔老夫人跟崔绍英狂笑:“快快快!抓他们!就是我给你们报的信,崔家做铜矿生意呢,我告诉你们在哪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锦衣卫经历一脚踹到了胸口,整个人骨碌碌的像一只破败的蹴鞠那样滚了出去撞在了栏杆上,头晕目眩的晕了过去。

  崔绍英看的目瞪口呆,心里涌起难以言喻的恐惧,本能的后退了几步站在了崔老夫人的身边。

  “舅舅跟他们去吧。”宋楚宜转过身看着崔绍英,目光澄澈不躲不避:“有什么说什么,一个字也别瞒着,你做了什么一定要仔仔细细老老实实的全部告诉赖大人镖局的镖头、药店的掌柜还有二房凡是给跑过腿的人已经全都被抓走了,您说不说都是一样。可说了总比不说要好一些,崔家差点就全部陷在了您手里,不为了旁人,就为了崔氏的列祖列宗和为了保住崔家,您也该知道说什么话。”

  竟不是真的整个崔家的人都要抓,只是来抓他们二房的人?崔绍英的脑子没有转过来,看着宋楚宜想呵斥一声小儿无知,可是看着肃然不动的锦衣卫,又全然失去了开口的勇气。这个小姑娘站在威风鼎鼎杀名在外的锦衣卫竟丝毫不怵,而且还敢开口说这样近乎于**裸的暗示的话他忽然想到今天起的这场莫名其妙的火这更像是引诱他们二房的人开口,把大房撇清关系的局

  宋楚宜冲着宏发点一点头:“沈经历,劳烦您了。”

  赖成龙随后才赶来,他在镖局身上收获颇丰,不仅找到了他们制铜钱的位置所在,还知道了他们是在谁的庇佑之下横行霸道。

  他一见了宋楚宜就笑,身上那股森然的气息就削弱了许多,喝了一口牛奶燕窝汤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怎么你们都尽爱喝些这个玩意儿”

  宋楚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有的你喝就不错了,还挑!”

  小丫头脾气见长啊,不是从前那副火烧眉毛都不动一动的石头样子了,赖成龙挑了挑眉看向她,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现在你还要求着我把事情捂住呢,这么快就得罪我不是你的性子吧?”

  宋楚宜向来不是个卸磨杀驴的,这回也真是被逼得没法儿了,她之前被赖成龙那番话吓得直打哆嗦,脸都白了,一回来就到处找人打听问讯,后来转过念头来一想才想明白,赖成龙要是真想对整个崔家动手,凭着这封密报就可以尽着心意的折腾了。他又不是圣人,跟崔绍庭也不是一个爹妈,难不成真的会为了崔绍庭违抗皇命?!崔绍庭还没那么大面子。

  赖成龙这分明就是夸大了事实,什么建章帝派他来其实是另有目的的,是为了叫他查崔家的事儿,恐怕都是放屁。他分明就是真的被建章帝派来给周唯昭平乱的而已,逼得这么急不过是想从崔家内部打个洞着手给周唯昭杀出一条路来

  差点儿被这个老狐狸骗的心神俱废,宋楚宜想明白之后真是恨不得咬赖成龙一口。

  赖成龙见她这副模样就知道小丫头虽然精神高度紧张的替他办成了这事儿,可是借着这么会儿劲儿也缓过神来了,不由扑哧一笑:“你反应比我预想的还是要快许多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他顿了顿,话就又拐了个弯:“得啦,我要是不把这密报的事儿捅出来,崔家这么发展下去可就真的完了,你就算有两个当三边总制的舅舅也救不了!所以你也不用生气”

  宋楚宜也不是真的要发脾气,她是很会看人脸色的,上一世看人脸色的地方多了,在这一块上她自问已经修炼的快要成精了,她侧目看了赖成龙一眼,端起牛奶燕窝汤啜了一口又放下了碗:“既然事情并没有惊动圣上,那这件事您看要怎么办?”

  崔应书跟崔绍庭的回信至少还要一月后才到,宋楚宜也摸不清楚该把二房怎么办。

  赖成龙绕过那碗燕窝汤去端了茶喝,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就反过来问她:“如果是你,你想怎么办?殿下要平乱,晋地这帮子官员就肯定都是要查的,我现在虽然还没审你那个舅舅,可是却也能猜的**不离十。能在知府眼皮子底下开矿这怎么可能?再不济晋中知府卢安宇是跑不掉的。一层接一层的,你舅舅想撇清是不大可能了”

  这一点宋楚宜自己也想到了,想要撇清是怎么都不可能的,万幸的就是并没惊动建章帝,现在崔绍英把一切和盘托出帮周唯昭把阳泉的事快刀斩乱麻的处理完了,到时候再死在阳泉县平乱的这场战争里,这样估计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她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扶着栏杆看着万家灯火,恹恹的叹了口气。说不得还真是要多亏了崔宇的那封告密信,要不是这个蠢货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崔家死,再晚些,后果再恶劣些,可就没人兜得住了,那时候就算是赖成龙想帮她们,也恐怕没那个胆子冒这么大的风险。

  她送走了赖成龙,只觉得整个人的脖子都痛的厉害,转头先去跟崔老夫人说了赖成龙的意思,然后才道:“崔宇不会再开口了,英舅舅那里”

  崔老夫人知道她的意思,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我会叫二弟妹去看看他,他若还是崔家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