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十一章·玉碎
  赖成龙居然也被派去了晋中协助周唯昭平乱,这一点着实是叫范良娣难以忍受,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太子殿下一眼,伸手给太子倒了杯清茶,垂下眼皮叹了口气:“父皇对太孙殿下看的实在是太重了原本已经赐给了他尚方宝剑,居然还特意派了赖成龙去协助他,这是生怕殿下无功而返遭人耻笑”

  是啊,反而是对他这个儿子倒是没有这么上心,太子转动着手里的棋子,缓缓放置在棋盘上,面无表情的盯着棋盘半响,并没有开口。

  东宫还有他这个太子,可是建章帝根本就没有想起他来,直接越过了他派了周唯昭去晋地平乱。算起来,他之前一直被端王跟恭王压得喘不过气,也就是因为做不出什么成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靠着出身嫡长的优势才踩了狗屎运当的太子。

  建章帝能容忍端王在福建封地的时候率兵击退倭寇,使他在福建扬名,还给他增加护卫人数,能容忍恭王在太原私底下开矿采矿,却偏偏对他这个病弱的太子防的紧。

  这些老不死的,怎么总是觉得他别有用心呢?他阴冷的绽出一个笑,转手又放下一枚棋子。

  范良娣见他虽然面色阴沉但是不说话,就知道不能再多说了,转而笑着跟他提起旁的事情来:“殿下,说起来既然如今满朝的目光都放在太孙阳泉平乱的事情上,咱们在福建的线”

  端王早就死了,他在福建经营那么多年留下的关系人脉还有钱财通通都是可用的,太子一直想扶持范世坤上位,把福建也握在手里别的不说,一年到头,漳州那边光是往外运送丝绸就是一笔不知多可观的收益。太子需要钱,现如今处处都需要用钱,他要把西北和南边都紧紧的握在手里,就需要很大很大的一笔钱。

  之前因为突然出了锦乡侯府的事情不得不先叫范世坤收敛收敛,可是如今风头已经差不多过去了,周唯昭去阳泉平乱的消息又吸引了举朝上下的目光,现在开始扶持范世坤,也不会显得太突兀太惹人注意。

  太子自己也早就开始注意到了这一点,拖得越久,福建那边就越不好收拾,的确该尽早的定下来,他伸手在桌案上敲了敲,转头问范良娣:“你哥哥寄回来的信里怎么说?”

  现如今福建总督是郭怀英,郭怀英的后台可硬气的很,姻亲是沈家自己也有后台,跟常首辅也关系匪浅,建章帝对他也一直很念旧情,去年他还刚从山上弄到了一只白鹿进贡,说是什么天降祥瑞,把建章帝哄的很是开心。这样又有心机手段又有实力的人,想把他挤下来很难,最好的办法是共赢。因此他一直交代范世坤要好好跟郭怀英修好关系。

  “哥哥说郭总督人平素不做这些生意,也不许自己底下的人做”范良娣抬头看了太子一眼,紧跟着又垂下头:“哥哥有意试探过几次,郭总督都疾言厉色的训斥了他。”

  意思是要是不把郭怀英拉下马,福建那边的生意也做不成了?太子有些烦躁,可是却直觉的知道这个主意不可行,郭怀英跟章渊不同,章渊是本身就立身不正,可郭怀英是一心一意打倭寇的,他跟崔绍庭一样,在福建很得民心,要是想动他,并没那么容易。

  要拉拢郭家太子想通了这一点,立即吩咐大范氏:“你交代琪儿,多跟郭燕堂走动走动,如今郭燕堂不就在京城吗?”

  范良娣低声应了是,晚间的时候见了东平郡王把这件事说了,又叮嘱他:“你可要多上点心,你那个哥哥如今可是钦差大臣,奉旨平乱去了。等他成功了回来,这位子就更见稳固了。”

  太孙殿下有建章帝做后盾,周唯琪就只剩太子。不过鹿死谁手也犹未可知,毕竟建章帝再能耐也是个人,等他死了太子登位,自然什么都是太子说了算。

  东平郡王掀袍坐下来点了点头:“这些不用您交代我也知道。对了母亲,皇觉寺那帮人如今我已经都掌握在了手里,他们这些年的经营下来成果可不朝中不少人都是他们的人再没想到还能得到这样大的助力,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这自然是好事,范良娣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撑着下巴幽幽的叹了口气。

  房嬷嬷轻手轻脚的上前替她盖了床毯子,又悄悄冲她摇了摇头,范良娣的眉头就皱的更紧了,心情显而易见的变得更差。

  周唯琪还以为她是为了周唯昭的事不高兴,就皱眉开导她:“只要父亲不看重他,他就算再能耐,难不成还能越过父亲直接登位不成。等父亲他登基了”

  范良娣急忙开口喝住他:“慎言!这些话也是能随便挂在嘴上的吗?何况我也并不是为了这事儿想不开,这个道理我哪里会不知道?”

  “那是为了什么?”周唯琪有些诧异:“现如今咱们已经把从前端王叔的那些人都收在了手下,这可是极大的一批势力。有了他们,我们很多事就不用担心了。”

  范良娣看了他一眼,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终于还是没再开口。她看的出来儿子如今已经对从前甚是尊敬的姨父韩正清起了厌恶之心,她说什么都是在这两者之间增添嫌隙,也给她自己招麻烦,只好闭口不言。只是韩正清那边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这么久了居然还是没有回信传回来,这在从前是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事。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他耳朵旁边说了什么,他才忽然变了态度。

  可是范良娣有些想不通,到底说了什么才能影响到韩正清这跟她计划之内的完全不一样韩正清还从来没有这样久不回消息,就好像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