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九章·复杂
  我尽力了,昨天不是按错了也不是作者失心疯了有提前通知过会爆更的呀。还有个更好的消息就是今天也是爆更,不骗你们,我码字码的都要吐血了,真的,三升的那种。看在我这样勤快的份上,求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求打赏求月票,各种求啦。

  谢青籽嘴里的孔妹妹是何许人也宋楚宜立即就猜到了,应该就是晋中的孔守备的独生女儿孔辰君,她父亲是守备,太孙殿下来了晋中首先见的就是知府跟孔守备,她知道这个消息倒是理所应当的。

  她朝着人群里的孔小姐看过去此刻孔小姐正被一堆人围在中间不知说些什么,脸上带笑,欢快明媚,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遥遥的朝宋楚宜这边看了一眼,先是一愣,随即才笑着对旁边的崔华鸾说了句什么,崔华鸾的面色立时就变了。

  宋楚宜敏锐的察觉到这话题应该与自己有关,心微微一沉。才来晋中四天,她已经发觉了崔华鸾跟崔夫人口中那个好相处盼着她来晋中已经很久了的表姐有些不同,并不是说崔华鸾不热情有坏心,而是至少相处起来,这位闻名天下的贵女典范的表姐,并没有给她宾至如归的感觉,而这对于一个长袖善舞的贵女来说,本该是很容易做到的一件事,可是偏偏崔华鸾并不屑于做似地,她始终对自己保持着一点距离,好似总是防备着她。

  虽然表面上的嘘寒问暖跟嬉闹都没有落下,可是再进一层的交往却并没有了,这放在舅母的女儿身上,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

  那边似乎在说比赛打秋千的事儿,今天太阳高照,的确是个适合玩耍的好时候,谢青籽眼睛都亮起来闪着光,拉着宋楚宜要去玩:“你既然马术了得,打秋千也一定难不了你,咱们一同去,今天大杀四方!”

  孔小姐见了她们到跟前就笑,先是看了崔华鸾一眼,然后才把目光移至宋楚宜身上:“宋六小姐的病好些了吗?打秋千可是很耗费体力的,若是还没好全,着了风又反复起来就不好了。”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还注意着旁边崔华鸾的反应,虽然笑语盈盈的,可到底让人觉得不舒服。

  宋楚宜皱着眉头看她一眼,就消失无踪,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好全了,不过是场小风寒,在船上就已经好了。只是不知道孔小姐的消息灵通成这样儿”

  她在船上的人都是自己人,不可能有别人安插的眼线,可是这个孔小姐却张口就说出她在船上曾生过病的事情来

  “哪里是我消息灵通,分明是殿下对宋六小姐太上心了。”孔辰君头上的步摇穗子一晃一晃,略微有些黑的肤色在太阳下微微有些发红:“那两位从龙虎山上下来的道兵在我家住了好几天,听说是殿下专程给宋六小姐的,就是因为宋六小姐身子不适,她们又擅长各种药膳和医术。道士易得,可是道兵却难找。殿下这样大手笔,可不就是对宋六小姐很上心吗?”

  周围的喧嚣声霎时变作了叫人有些难堪的沉默,谢青籽看看宋楚宜,又不由自主的偏头去看一眼崔华鸾,左顾右盼的有些欲言又止。

  宋楚宜却忽然明白了这位本该亲近却显得很疏离的表姐的心结来自哪里,她轻飘飘的看了孔辰君一眼,脸上露出兴味盎然的笑来:“孔小姐不仅消息灵通,连嘴巴也这样会说话。”

  等出了园子,徐嬷嬷就有些埋怨起那位孔小姐来:“也不知怎的,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咱们避开太孙殿下还来不及呢,她倒是好,明晃晃的说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地。这下还不知道大小姐要怎么多想呢”

  青莺也觉得这个孔小姐的嘴巴可恶:“我看她就是存心的,什么不好说,非得提起这事儿来。我才来了崔家这么几天,也大概知道崔家有把大小姐配给太孙殿下的打算。她这样分明就是在挑拨您跟大小姐的关系!”

  怪不得她来了晋中以后崔华鸾一直对她不冷不热不远不近的,原来是中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宋楚宜说不清心里是何感受。她对崔华鸾的印象全都是建立在跟崔夫人平时的交谈里,直到见了真人才觉得跟崔夫人说的有些一样又有些不一样,如今看来这位表姐恐怕并没有崔夫人以为的那样喜欢自己

  青莺的话音才落,后头孔辰君就飞快的赶上来跟她并肩而立,偏头问她:“六小姐这是要往前头去吗?殿下今天也来呢”

  这就有些太过了,徐嬷嬷实在忍无可忍的出声提醒:“孔姑娘还是慎言,殿下看在郡主娘娘的情分上才对我们家小姐多有照顾。怎么到了您嘴里就是对我们家小姐上心了?就是现在,我们小姐是要去给老夫人拜寿磕头了,怎么您这点规矩都不懂,直接就说出什么去前头?难不成您是要去前头的?”

  前院是招待男宾的,就算晋地风俗开放,也没道理女眷往男宾堆里扎的。

  徐嬷嬷这一番话说的又快又急又毫不留情面,孔辰君霎时闹了个大红脸,鼻子上几点雀斑随着她呼吸一抖一抖的,显见是气急了。

  她再没想到宋楚宜身边的下人会这样不留情面,一时再是伶牙俐齿也不由呆愣在了当场,眼圈红红的看着宋楚宜:“我也只是好奇”

  “那孔小姐还是不要这样好奇了。”宋楚宜冷静的打断她,目光清澈坦然的瞧着她:“且不说我跟太孙殿下的关系究竟如何,就算真的如何,也不是孔小姐该置喙的。现如今孔大人还要协助殿下平乱,要是孔小姐说的多了,泄漏了些什么机密就不对不对?”

  这是在说她嘴巴大,拐着玩儿的说她教养不好,孔辰君泪光盈盈泫然欲泣,咬着唇看着宋楚宜,眼里既有不服气也有怨忿。

  徐嬷嬷却已经不耐烦再跟她多说,这样的小姑娘在京城她见的多了,替宋楚宜整理好了斗篷,一行人转过拱门,往崔老夫人的榕安苑去了。

  另外推荐我好机油自在观的周氏医女,听名字大家就知道是古言啦,澳门赌博网站:有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