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章·祖孙
  再没有长辈屈尊去晚辈房里看望的道理,廊下正忙着的许嬷嬷跟徐嬷嬷听说老夫人来了都惊讶得说不出话,互相看了一眼,忙使了青莺去告诉宋楚宜,一面直起了身子。

  宋楚宜正净面,一头长发瀑布一般铺在背上,闻言也诧异的站起身出门迎接,才到廊下就瞧见崔老夫人在谢氏的搀扶下已经进了院子,她忙迎了几步扶住了崔老夫人的右手,惊诧的问她:“外祖母,天寒地冻的,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就是长宁伯府宋老太太那样宠爱她,也从来没有亲自去过她的院子,这实在是太不合规矩了。

  崔老夫人走了一段路,喘得有些厉害,拍了拍宋楚宜的手,等进了屋子坐了喝了茶,才把宋楚宜拉在身边坐下:“我听说,你们在来的路上出了事?”

  来了才这么一天不到,崔府如今因为崔老夫人的寿辰又门庭若市,余氏回了东府去安顿行礼处置家务,因此宋楚宜的确还没来得及把这事情告诉崔老夫人。

  她点了点头,把船上发生的事情了,末了又道:“临上船前其实就已经收到了消息,祖父给了我几个名帖,大哥也替我们请了镖师因此并没什么大事。”

  不仅没出事,还把那帮水匪几乎一网打尽了,谢氏心头浮现起怪异的念头,盯着宋楚宜看了好一会儿,实在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美丽得不似凡人的外甥女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借力打力将计就计的把困扰漆园镇多年的匪患一举扫除,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她又想起之前大哥大嫂寄回来的家书,每每丈夫崔二老爷看过之后就要感叹汀汀的女儿聪明可聪明也不该是这样个聪明法,这哪里是女孩子该做的事?

  崔老夫人拉着宋楚宜的手蹙眉问她:“黄一平此人,你祖父与他并无什么交情要请动他可是难事。”她看着宋楚宜,眉间隐含忧虑:“小宜你是怎么让他带兵去燕子谷的?”

  “是太孙殿下帮的忙”宋楚宜偏头看着崔老夫人,实话实说:“我也是托了殿下的福,才在上船之前做了准备,就是怕在路上会出什么事。”

  谢氏忍不住又看了宋楚宜一眼京城传来的消息说,皇后娘娘似乎是有意把宋楚宜给太孙殿下做太孙妃的,可宋家来信却是叫崔家帮忙选定宋楚宜的婚事,摆明了不想宋楚宜趟皇家的浑水,何况大嫂家里还有一个掌上明珠在,那才是太孙殿下的正经表妹,曾经还在龙虎山上呆过两个月宋楚宜是不知道家里的安排?否则为什么跟太孙走的这么近?

  她正发呆,就听见崔老夫人冲她道:“老二媳妇,你先回去罢,我同小宜说会儿话。”

  竟是连她也要打发走,崔老夫人唯一的掌上明珠死在了京城再未见面,这个外孙女对她意味着什么谢氏一直很清楚,何况宋楚宜再厉害,也不过是来崔家暂住的表小姐,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她日后真的要跟崔华鸾抢那个位子,也跟自己的女儿扯不上干系。她笑了笑,从善如流的应了是,轻手轻脚的退出来,又叮嘱廊下守着的钱妈妈:“等天再暗些路就不好走,叫人抬了软轿来,免得老夫人吹了风妈妈别恼我多嘴,老夫人不叫我在这儿”

  钱妈妈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谢氏出身也是望族,可跟皇亲国戚的崔夫人端慧郡主比起来就又矮了那么一头,崔夫人去了京城之后就由她掌着中馈,她是样样都尽心尽力事必躬亲,生怕别人拿她跟崔夫人比较起来时说上一声到底不如大夫人。

  谢氏领着人回了房,正好听见外头说是二老爷回来了,就忙迎上前去亲自替他下了披风,又叫丫头服侍他去净房梳洗过换了衣裳,这才笑盈盈的捧上一杯热茶,问他:“见了宋家五老爷跟琰哥儿就开心成这样?聊什么聊的这样晚?”

  今天女眷男丁是分开摆的接风宴,男丁们都由崔家的男人们在东府招待了,也就住在东府。

  崔应堂长得剑眉鹰目斯文俊秀,喝了一口热茶不由有些感叹:“五老爷学问实在精深,我与他在一起倒是像有说不完的话。最叫人吃惊的还是琰哥儿,你不知道不过才四年时间他变了多少,见识也广了人也长进了,我看了他的文章难怪年纪这样小就能考中童生。他五月间就又要回蜀中去,唐明钊果然名不虚传,琰哥儿在他的调教下学的很好。”

  谢氏把他的披风挂在衣架上,闻言就笑:“也不知汀汀是怎么生的,孩子们一个生的比一个好。外甥这样聪明俊秀,外甥女更是出落的天仙一样,言谈举止都是上佳,礼仪规矩更是一丝不漏,做的叫人赏心悦目。旁人做起这么多礼数来总叫人觉得刻板,偏偏她做起来就格外的好看,轻松写意行云流水,你不知道,我当时真是眼睛都看直了。”

  崔应堂还没见着外甥女,听她这么说也不由来了笑意:“你可甚少这样夸人,可别是为了故意抬着她来贬低鸾姐儿”

  虽然都是崔氏女,可是崔华鸾声名在外,人家提起崔家女儿,头一个夸赞的就是崔华鸾,谢氏心里隐隐还是憋着一口气,虽然教养不允许她做出拈酸吃醋使绊子的事儿来,可平时口头上偶尔的替女儿挣个先也是有的。她听丈夫这样提起来就忍不住有些羞恼:“偏你会数落人”

  崔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问宋楚宜:“那你可知殿下也来了晋地?”

  周唯昭奉旨来禁地平乱的消息算一算也该传开了,宋楚宜点点头:“也是今天才刚刚知道。殿下之前给了我两个人帮忙,他们如今都央了我放他们出去,我已经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