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四章·牵扯
  从四年前开始,宋楚宜这个名字就如影随形的伴随她到了现在。崔老夫人盼星星盼月亮似地盼着她,每逢父亲母亲来了书信总要感叹一番这位表妹的聪颖特别。她觉得她好似在同这位表妹进行一场不见硝烟的竞赛,比崔老夫人的疼爱,比家中人的重视,也比名声和样貌。

  今天乍然一见,她也有些被宋楚宜的样貌惊呆了,她曾经见过姑母的画像,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可是却也没到天下难见的地步,可这位表妹显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站在那里,俏生生的就像是枝头最漂亮的那朵玉兰花,叫人移不开眼睛。

  等晚间给宋楚宜接风完毕,应付完了这一场热闹,她才开始提笔练字,她的奶娘小徐嬷嬷就忙过来劝她:“今天上了一天的学,又折腾了这么一晚上,瞧这天色姑娘也别太用功了。”

  小徐嬷嬷是徐嬷嬷的堂妹,如今徐嬷嬷也回来了,大家为着好称呼,就立即改了称呼,称呼她的奶娘为小徐嬷嬷,生怕把小徐嬷嬷跟宋楚宜身边的那个徐嬷嬷弄混了。

  珍珠帘子被风一吹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崔华鸾笑了笑冲她摇头:“不碍的嬷嬷,先生布置下的功课,总没有为着来了客就怠慢了的道理。”顿了顿她又看了外面漆黑的夜色一眼,垂下头若无其事的问小徐嬷嬷:“嬷嬷可见着了表妹身边伺候的徐嬷嬷了?”

  小徐嬷嬷一面替她卷帘子,一面捧着一盏玻璃美人儿宫灯过来摆在桌上,怕她看坏了眼睛。闻言就笑的很是开怀:“见了见了,老夫人是个最慈善的,立即就放了姐姐回家见见我们,您也给我放了半天假不是?”她叹了一口气:“一眨眼也隔了这么十二年了,再没想着还能有再见的时候,她的女儿都那么大了瞧着倒是精神,也不大出老。听说表小姐待她是极好极好的,特意叫她跟她当家的去管了庄子,当了庄头跟庄头媳妇,过的很是滋润。”

  崔华鸾手下一顿,一点墨色就顺着宣旨晕开,她搁下笔拿帕子擦了擦手,跪坐在南窗下的白狐狸毛坐褥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琴。

  小徐嬷嬷觉得自家姑娘似乎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有些狐疑的问她:“姑娘今天有些不对劲,是有什么心事?”崔应书跟崔夫人四年前就去了京城,到如今也才回来过一次,澳门赌博网站:崔华鸾自小由崔老夫人带大,跟乳娘小徐嬷嬷也很是亲近,因此小徐嬷嬷自然而然的就问了出来。

  崔华鸾的手是很好看的,一根根手指由圆润到尖,中间骨节几乎都看不见,匀称修长,手指甲修剪得圆润通透,弧度恰到好处,上头还染着粉色的花汁,此刻她的纤纤素手放在琴弦上,却半天也没动静,这在从前从未有过。

  丹青还只当她是要弹琴,特意先替她焚了她亲手调制的香,可香味儿顺着风袅袅的升起来,崔华鸾反倒双手网琴上一拂,起身又站了起来。

  “去打听打听祖母院子里可熄灯了。”她吩咐丹青:“若是还没有,就先回来告诉我。”

  等丹青出去了,丹朱领着丫头把她的床铺好了,她才坐在梳妆台前由小徐嬷嬷服侍着卸了头上钗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嬷嬷,表妹她生的可真是好看。”

  小徐嬷嬷也笑开来,一面拿了桃木梳子一点一点的替她梳顺头发,小心的给她上了保养头发的头油:“是好看,除了您,我就没再见着过这样好看的小姑娘。乍一见她,还以为是天上的百花仙女下了凡也多亏了她身上穿着的那套衣裙,衣袂飘飘的,虽然是冬衣,居然一点儿也不显厚重,底下那条雪花纱外衬的八幅裙更是光华闪耀。都说人靠衣装”

  崔华鸾低着头没再说话,父亲母亲总是来信夸这个表妹,崔华蓥姐妹也对她交口称赞,现在见到了真人才知道他们真的一点儿也没夸张。

  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丹青回来告诉她:“还没梳洗熄灯,可老夫人并不在榕安苑,刚刚二夫人三夫人陪着她去烟爽斋了。”

  崔老夫人是长辈,是崔氏一族如今辈分和身份都最高的人之一,就算宋楚宜再得她宠爱,也不该纡尊降贵的亲自去瞧她。可崔老夫人还是去了

  小徐嬷嬷不免有些感叹:“老夫人盼着表小姐太久了,表小姐又是实在可人意的”

  崔华鸾淡淡的抹了唇上的唇脂,面无表情的冲丹朱道:“去净房准备吧。”

  既然崔老夫人去瞧宋楚宜了,一时半刻是不会回榕安苑的,等崔老夫人毁了榕安苑已不知多多晚,她明天还有先生的课要上,不能耽误。

  她窝在已经被汤婆子烘暖了的被窝里,长长的睫毛在灯下投出一片阴影,小徐嬷嬷爱怜的摸摸她的头发,替她下了帘子吹了灯。

  崔华鸾却忽然出声喊住了她,睁开眼一双眼睛在小徐嬷嬷手里捧着的烛台下光芒闪耀。

  小徐嬷嬷应了一声,关心的俯下了身子问她:“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平时崔华鸾虽然也安静,可是今天却好似安静的有些过头了,小徐嬷嬷担心她是吹了风受了凉。

  崔华鸾摇摇头,伸出一只手拉了拉小徐嬷嬷的衣摆,小徐嬷嬷就失笑,坐在脚踏上陪她说话儿:“瞧您一天都闷闷不乐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在学里受了委屈?”

  这也不该,大房女孩儿少,唯有崔华鸾跟崔华清崔华瑶三人,都是出类拔萃的,在学堂里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

  崔华鸾想说些什么,末了终于还是欲言又止什么没说,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小徐嬷嬷拿她没办法,崔华鸾向来是个心思深的,想的也多,她叹了一口气放下帘子,转身去了隔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