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三章·华鸾
  才刚下船时舟车劳顿,宋楚宜虽然漂亮打眼可是也不是太打眼,可是如今妆扮了这么一站在灯下,钱妈妈霎时看的忍不住收住了脚,咳嗽了一声才笑了一声掩饰过了自己的失态,笑着上前拉了宋楚宜:“姑娘们都放了学回来了,老夫人让我来瞧瞧您这边准备好了没有。”

  钱妈妈见过的贵女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自问就从没见过比自家大小姐崔华鸾还好的,可是如今宋楚宜站在身边,霎时就有些想不起崔华鸾的模样来。不是崔华鸾不漂亮,实在是宋楚宜太好看,美的光华大盛,看见了她的脸就不会再想去看别人的。没料到大小姐能生下这么精致好看的表小姐来,而且钱妈妈冷眼看着,举止教养也是再好不过的。

  老夫人的榕安苑已经亮起了灯,从正门进去转过抄手游廊,不时有飞花伴着清脆的鸟鸣声飘落院中,进了正院更是落英缤纷,飞红满地,连那两只白孔雀身上也全是花瓣。

  廊下的丫头们一齐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表小姐,笑嘻嘻的看着宋楚宜进屋了,才重新坐下来叹一声:“这位表小姐可真是比咱们大小姐也不遑多让了”

  宽阔的屋里此刻已经坐满了人,崔老夫人伸手把宋楚宜拉在身边,笑着一个个同她引见:“这是你二舅母,上午见过了的。这是你三舅母”

  宋楚宜蹲下身子还没来得及行完礼,已经被谢氏一把拉了起来就笑:“并不是外人,这么多礼做什么?”一面从给了见面礼,是一对金镶九龙戏珠手镯,珍珠通透圆润,一瞧就知道不是凡品。三舅母郑氏给的是一个累丝嵌宝石的海棠纹金簪并一套鲛绡纱。

  崔家嫡支一共四房,如今见面的全是她外祖这一支的,连余氏也并不在场。崔老夫人拉了她的手笑:“先叫你认一认这边的亲戚,待会儿那边府里来人了,怕你弄糊涂了。”

  一面又朝钱妈妈点点头:“去把姑娘们领出来。”

  东暖阁的帘子一打,几个小姑娘就鱼贯而出,纷纷上来跟宋楚宜见礼。

  崔家的姑娘们都钟灵毓秀,生的眉目如画,其中又以个子最高的那个最为出色,气质沉稳,简直是冰肌玉骨神仙态,眉似远山含秋水。

  谢氏笑着给她介绍:“这是你大表姐”

  怪不得崔华仪提起崔华鸾来的时候语气里总是带着与有荣焉的骄傲,光是相貌这一样,这位大表姐就可称得上万里挑一了。

  宋楚宜和她们各自都才见了礼,外头就有小丫头一叠声的开始喊人了:“二老太太、三老太太来了!”

  东府的崔府里头住着二房三房两房人,中间以一条河隔开,向来同进同出。四房已经搬去清河了,这些来之前宋楚宜都听崔夫人说过的。

  帘子一揭,二老太太三老太太就并排走进来,穿着暗黄色印纹袍子,额头上带着镶蓝宝石的是二老太太,略落后了一步穿着大红色长袍,被余氏搀扶着的就是三老太太了。

  崔二老爷是庶出,崔三老爷才是跟宋楚宜的外祖父一母同胞的兄弟,宋楚宜上前见了礼,两位老太太都给了贵重的见面礼,三老太太端详她一阵,有些感叹:“不知不觉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汀汀的女儿都这样大了。看着她,就好像看见了汀汀似地”

  一时差点又招的崔老夫人落下泪来,众人忙都劝住了。

  崔老夫人瞪她一眼:“我才好些,你少来招我。”

  崔老夫人跟三老太太的关系显而易见的亲密,三老太太丝毫不怵她,伸手拉着宋楚宜不放,垂着头温和的瞧着她:“好孩子,既来了,就好好待一阵子,千万不要拘束。”

  三老太太的话才说完,豆蔻站在门边露了个脸儿,谢氏眼睛厉,先就瞧见了,笑着出去略站了一站,就回来俯身在崔老夫人耳朵旁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崔老夫人眉头皱起来,脸上笑意却没变,笑着让二老太太三老太太先行移步往秋爽斋去,又叮嘱崔华鸾好好照顾宋楚宜。

  崔华鸾带着护耳,一张脸隐在毛茸茸的毛里几乎就要瞧不见了,瞧着越发玉雪可爱,出了门就笑着拉了宋楚宜的手,和善又可亲:“我们家里人多,是不是被晃花了眼睛?”

  不等宋楚宜说话就又忙着笑:“我上回去二婶娘家里做客就认不清人,她们家人还没我们家的多你再住一段日子,就慢慢的分清了。”

  果然是善解人意,还主动拿自己出来,怕人觉得丢丑。

  宋楚宜还没来得及回话,身后披着鹅黄色大氅、穿着木屐的小姑娘就语笑盈盈的开了口:“听华仪说六妹妹你的骑术甚好?什么时候咱们来赛一场?”

  “华清姐姐自幼师承马术大师倪先生,在您面前,我那点小把戏可不够用的。”宋楚宜略点了点头,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当初能赢九公主,也只是侥幸罢了。”

  到底是不是侥幸众人心里自然有数,宋楚宜说崔华清师承倪先生,没理由不知道九公主也是由名师教导,说这话不过是自谦罢了。

  小姑娘们的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有些收不住,崔华清崔华瑶姐妹没一会儿就与宋楚宜并排而行,笑着问起她在京城的趣事:“听说你在通州的时候还曾经帮过太孙殿下和驸马退敌?”

  崔华清和崔华瑶她们可能没有发现,从来没有见过她们的宋楚宜对她们的性格脾气都万分了解,居然张口就能把人跟名字对的上号,看样子之前在京城是没少下苦功的。崔华鸾带着笑,不动声色的落后一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眼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在见宋楚宜之前,她已经从很多人嘴里听说过这位表妹的事迹,父母亲写来的家书里几乎每一封都带着这个表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