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二章·送人
  周唯昭在忙着平定阳泉县的叛乱,宋楚宜也收到了青卓地进来的消息,不由有些愕然:“阳泉县叛乱?”整个县的人因为煤矿而跟着一个富户反了,想着要把煤矿占为己有,财帛动人心,何况当地的百姓都穷怕了,富户许诺他们所得的红利均分,他们当然都杀红了眼。

  紫云一边替她飞快的梳了个垂鬟分肖髻,一边替她在首饰盒里找出一根雕刻成海棠花形状的碧玉簪子来替她带上,一边看着镜子里的宋楚宜肯定的点了点头:“听说杀红了眼,连知县跟县丞都杀了,还占了衙门。为了个煤矿,个个连诛九族也顾不上了。”

  穷怕了,自然也就无所顾忌,宋楚宜想起之前在船上的见闻,忽而闭上了眼睛。

  青莺就朝紫云使了个眼色经过一处激流时,她们隐约看见有一处水域隐隐绰绰的露出许多小包裹,好奇的问那是什么,结果令人实在不忍听那些全是女孩儿尸首。许多人家生了女孩儿嫌是赔钱货,就直接扔进水里,且扔成了风俗。

  紫云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转开了话头:“青卓还说,殿下此番跟驸马一同去阳泉平乱,他想跟着一同去,请姑娘给殿下写封信。”

  周唯昭把青卓跟含锋都给了宋楚宜使唤那,这两个人就一直忠心耿耿的陪在宋楚宜身边,平时进退也极有分寸,不越雷池半步,不多说一句话,实在是令人省心。

  宋楚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在她前世的记忆里并没有阳泉县这一回事,她甚至连这个县名都未曾听过,因此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可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帮周唯昭想一想法子也是理所当然说起来有些好笑,她觉得皇后娘娘急不可耐的想通过她笼住宋家崔家为东宫所用的举措叫她难以忍受,可是对着周唯昭的时候她又一丝怨忿都没有。

  大约是殿下帮她的忙实在是太多了,从初次见他,他替她打发了五城兵马司的方登,到后来通州的涟漪这一路以来他实在是帮她良多。

  她坐在小桌旁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紫云:“送出去给青卓,就说我的吩咐,让他尽管带着信去寻太孙殿下。”

  紫云点了点头出去,很快又回来,且这回还捎带上了两个人,她快步走到宋楚宜跟前蹲下身子告诉宋楚宜:“青卓说,这两个这两个姑娘是殿下送来的,听说也是龙虎山上下来的,身手了得。原本咱们离京之前就要送来的,可是她们到京城的时候,咱们已经登船了,因此她们是随着太孙殿下一起来的”

  宋楚宜有些茫然,龙虎山上不是道士的地方吗?怎么还有女道士?她有些弄不明白,深思熟虑之下让紫云把人领进来。

  这一领进来宋楚宜才有些吃惊,这两个小姑娘大约也就是跟紫云和青莺一般年纪,总不过也才十五左右,她还以为武功了得又是道姑,总该有些年纪了才是。

  她想起青卓跟含锋差不多也是这个年纪,不由就有些好奇的问她们:“你们跟青卓含锋他们也是认识的?都叫什么名字?”

  两个人高矮胖瘦都一样,身形也几乎一样,如今都做寻常打扮,一个穿着水蓝色的褙子,另一个穿着清粉色的褙子,闻言左边的那个姑娘先开了口:“我叫轻罗,她叫含烟,青卓跟含锋是我们的师兄。”

  好似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宋楚宜也就不再问,想了想就笑:“你们初来乍到,不如先跟着紫云学一段时间的规矩。只是委屈了你们,一身武艺要陪在我身边,有些大材小用了。”

  含烟抿着唇飞快的抬头看她一眼,这一看眼睛就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了她穿着粉红色绣海棠花边的缂丝衫子,底下穿着雪花纱制成的八幅流光裙,头上只简单的簪着一只海棠花玉簪,发间只用滚珠大小的珍珠点缀,一双眼睛光华流转说不出的好看。

  轻罗不着痕迹的扯一扯她的衣裳把她拉的低了头,这才低声应是。等临要出门了,又回过头来看着宋楚宜,有些犹疑的问她:“六小姐,我看您眉间发青,眼圈乌黑,应该是在船上舟车劳顿失了调养”

  宋楚宜的确是失了调养,所以今天才精神不济,陪崔老夫人说了会儿话就觉得乏的厉害。紫云闻言惊讶的看她一眼:“你会医术?”

  轻罗点了点头:“略有涉猎,我先给六小姐配药,六小姐喝一阵子吧?”

  不仅会武功,连医术也会,看她那模样,绝不是略有涉猎这样简单,宋楚宜简直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周唯昭的细心了,她脸上的笑意温和了几分:“既然如此,就多谢你了。”

  轻罗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好在这位六小姐是个省事的,不会凡事都一定要追根究底刨出花儿来。

  紫云领了她们下去,跟徐妈妈说了她们的来历,又让徐妈妈同管事的人说一声,陡然添了两个人,还是要跟崔家这边的管事嬷嬷说一声,不然人家还以为是自己招待不周的缘故,面子上可不难看?

  青莺伺候着宋楚宜再添了一件大红羽缎面白狐狸毛里出锋的昭君兜,一面替她系带子一面道:“在船上反反复复的发热,可真是把我们吓怕了。姑娘也吃了不少罪,如今有了个会医术的丫头跟在身边,可不知要避免咱们多少麻烦。殿下真是个细心的。”

  她本来就出自皇后宫里,虽然是由皇后赐给崔夫人,崔夫人又给了宋楚宜的,可不管隔了多少层,总归还是记得旧主。再加上几次三番周唯昭都帮了宋楚宜不少的忙,心里自然而然的就觉得太孙殿下无一不好。

  才穿好了昭君兜,外面青桃就笑着喊了一声钱妈妈,打了帘子把钱妈妈迎进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