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八·久别
  宋楚宜不难想象如今京城里收到消息的陈老太太会打什么主意,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害她不死,恐怕心里越发的焦躁不安了。陈老太爷既然连陈三太太都纵着,自然不会对内宅的事多上心,澳门赌博网站:多半是听陈老太太说了几句也就过去了。

  陈家在她眼里早就已经是秋后的蚂蚱,她心里倒是一点儿也没受影响,船停了岸补充瓜果蔬菜一类东西的时候还有兴趣撩开帘子露出一双眼睛瞧一瞧岸上的风景说起来她虽然加起来都活了四十多岁,可是却从来没出过远门,更没坐过船,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虽然她算得上是老成持重,可心里也难免有一丝好奇。

  而且算算时间,宋珏也该送信来给她了,信都是寄到驿站里,再叫采买的去驿站里顺道取回来的,前两站都没见宋珏的信,这次无论如何也该有了。

  宋珏的信是跟向明姿的家书一起到的,之前她走的时候就同向明姿约好了,一旬一封信,如今她们将将才离开一旬,向明姿的信就准时送到了她手里。

  青莺替她焚了香炉过了年了,许多人家开始在田里烧麦秆,顺着风飘进来的再不是花香味儿,全是浓重的烟味儿,点了香才叫鼻子少受些罪。

  她才转过头,就瞧见宋楚宜的面色不对才刚还笑盈盈的,可现在眼圈儿都红透了,她心里咯噔一下,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见宋楚宜的眼泪就顺着长长的睫毛滑落出来,一颗接一颗的从脸庞上滚落下来。

  “这是怎么了?”这下连青莺都有些慌了,宋楚宜自来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哭这样的事更是一个手都数的过来,如今见宋楚宜哭,她立时就想起上一次宋楚宜哭的原因那还是为着宋琰才哭的呢,在宋楚宜心里,又有几个人及得上四少爷重要?值得她哭上一哭?她本能的觉得是出事了,心里掠过无数不好的念头,半跪在了宋楚宜旁边,手忙脚乱的去摇她的胳膊:“姑娘可别吓我?这究竟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瞧了信怎么就哭了?”她把目光往小几上一溜,看出宋珏的信还没拆,心里更是惶惑。

  宋老太太病了,是为了她急的病的。虽然宋楚宜的信按时送回了长宁伯府,也习惯了报喜不报忧,水匪的事儿压根连提也没提,可是她不提,不代表五老爷不提,五老爷写回家里的家书,就说了这一档子事儿。

  虽然五老爷那晚整晚都听宋琰的睡在船舱里由秦川和林海陪着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到底是水匪啊,他思来想去,写给父亲的信里就还是说了一声,虽然说的并不惊心动魄,只是短短的几行字。

  结果宋老太太看见了,当时急的就差点晕过去,虽然听宋珏和宋老太爷再三安抚说不过是小事,可是人老了到底受不得刺激,当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热。

  人不在身边,就算知道是安全的也不放心,何况遭遇的还是水匪,宋老太太想着宋楚宜寄回来的信里一个关于水匪的字也没提,心里知道孙女儿应付的来,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担心着急,做梦都吓得出一身冷汗,说是梦见宋楚宜掉进了水里

  向明姿的信里说最近她都陪着宋老太太一起睡,宋老太太一个人根本睡不安稳,总是要从梦里惊醒。末了又在信里叮嘱她再写封信回家给宋老太太报个平安。

  宋楚宜忍着眼泪手忙脚乱的找纸笔,思虑再三眼泪都晕开了也没能写出一个字来。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她自小算是被宋老太太带大的,宋老太太身体日益变差,她却还要累的老人家操心病倒,心里的内疚和难过铺天盖地的涌上心头。

  最后她还是提起笔艰难万分的写完了给宋老太提的信,又格外再寄了一封信给向明姿,让她多多宽慰宋老太太。

  她平复了许久才有心思去拆宋珏的信,宋珏的信就相比起来叫她好受许多,说陆丙元如今俨然已经是陈府的座上宾,凡是有陈阁老的地方就必有陆丙元。

  这样一来,他们的计划就更加顺利了。

  宋珏并没问她水匪的事儿,出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路上不太平,宋珏把秦川叫到身边耳提面命了也不知多久,还特意严格的看着秦川选了镖局。他也知道宋程濡给了宋楚宜几个能用人的名单,知道宋楚宜不会出什么事儿。

  可最后宋珏却在信里叮嘱她一路平安,五月里等着她一起去通州骑马,宋楚宜的眼睛冷不丁又红了。这一世他在意的人通通都还好好活着,她实在是再没什么好求的。

  宋琰上来瞧她的时候见她眼圈发红,立即就有些着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又发烧了?”

  船上风大,宋楚宜嫌船舱里闷总喜欢开着窗户,前些天就是这么病的。他如今倒不像是弟弟,更像是哥哥了。

  宋楚宜摇了摇头拉住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扯出一个笑来,轻声道:“咱们说会儿话吧,说会儿话就好了。”

  宋琰甚少见姐姐这个样子,可是既然姐姐开口了,他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安静的点了点头坐在宋楚宜身边偏着头瞧她一眼,问她:“姐姐是不是想祖母了?”

  他自己跟宋老太太相处的时间不算多,远没有宋楚宜和宋老太太那么亲密,可是想一想自己独自去蜀中求学的那段日子有多想宋楚宜,就能体谅宋楚宜有多放不下宋老太太。

  宋楚宜点了点头,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祖母年纪大了”

  宋琰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等去给外祖母贺完寿咱们就回去了,你别担心。姐姐,你没见过外祖母,外祖母也老了我当年走的时候,我也舍不得外祖母,就跟你现在舍不得祖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