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二·打尽
  宋楚宜这么恨这帮水匪是有原因的上一世就是这帮水匪面上接受了招安,私底下却跟地方军勾结屠杀了漆园镇隔壁的祝家庄的百姓,导致周守备被弹劾,宋程濡也被牵连。

  这帮人无恶不作,本来就该死,何况这一世他们又惹到了她头上,她打从接到赖成龙提醒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放过这群丧尽天良的土匪恶霸。

  接到瞎子的信的林胜把信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大笑了几声吩咐左右当家的都去召集人手:“船已经到了漆园镇了,最迟明天下午就到燕子谷。咱们就在明天夜里动手,叫他们出不了燕子谷去!”他说着,眼睛扫一圈屋内有座位的众人:“我把话撂这儿,这笔生意要是做成了,咱们兄弟吃喝就至少三年不愁!大家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应付!”

  这燕子山上少说也有二三百人,对付一个四五十人的船队还是很是轻松,可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听从主家的建议在船上安插了内应,到时候好里应外合。

  这可是一笔就在眼前的横财,只要伸伸手就有了船上如今插了十名内应,又有花娘混在里头当厨娘,到时候往这些人的饭食里把蒙汗药一放,这些人就如同待宰的猪牛一样了,至于那些轮班吃不着饭的镖师们也不必着急,他们这里的人树是他们的十几倍,又都是擅长凫水的,保准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肥头大耳的左当家的站起身来往桌上拿了块牛肉啃的满嘴流油,一面吃一面还大笑:“大哥说得对!你们可都上点心,这趟要对付的可是那晋中望族的崔氏族里的女眷,说不得多貌美如花,到时候要是舍不得杀,就绑回来”他说着,又涎着脸看着林胜:“大哥,说起来那帮人不是给咱们知会过,说是也可不必赶尽杀绝,上头的女眷任咱们处置吗?到时候要是有漂亮顺眼的,你可得想着我点儿,回回你都先便宜了别人!”

  林胜哈哈大笑的拍拍他的肩膀,笑的一脸轻松畅快:“好好好!都给你享用,到时候风风光光的给你们办场喜事,咱们一起庆贺!”

  马长江匍匐在山壁旁边凸出来的一块石头上,攀附着山崖一点一点儿的往上攀,咬紧了牙关等了两天,摸清楚了这帮人的习性跟接头的暗号,才把一个不起眼的土匪抹了脖子扔下了山崖,自己大大咧咧的混进了土匪群里。

  他原本就是当土匪出身的,对土匪的这一套很是熟悉,知道众人聚在一起开大会了就猜到应该是说这趟生意的事儿,机灵的混进了议事厅给他们端茶倒水。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连马长江这样沉得住气的人也差点儿没忍住想跳起来掐死这帮子异想天开的土匪他家明珠一样的六小姐,这帮人也敢肖想,简直死了也是白死!

  他朝着角落里更不起眼的跟众人一起懒散着盘腿坐着的孙二狗使了个眼色,孙二狗就尿遁出门,弯到后山腰找到了一直等着的马旺琨和马三:“这是山上的地形图和他们留守下来的人的分布图。你们带下去给周守备,另外就说是六小姐说的,为了避免麻烦和百姓通风报信,最好一劳永逸,占了他们的老窝后一把火烧了,烧的干干净净的。”

  马三跟马旺琨都是猎户打扮,腰上还缠了当地百姓才知道的绿腰带,就是为了防止在山上遇见水匪了起冲突。闻言就点了点头,交代了孙二狗他们要小心,谨慎的回了镇里先住了一晚上,确定没人跟踪,镇上也没百姓起疑告密,才乔装打扮了之后大清早的出了门去周守备府上通风报信。

  夜里风大雨急,船队都打着帆亮起了灯,行进速度异常缓慢,月亮一点一点儿的隐进云层里,江上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连平时飘荡着的渔船和客船捞沙子的船也一条都看不见。花娘捅了捅李三嫂子的胳膊,见李三嫂子一股脑儿的爬起来,才恶声恶气的吩咐她:“你在这楼下走一遍,看看是不是都中了药。我上楼去!”

  楼上住着的都是主子,她只有自己去才放心,李三嫂子躲闪着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胡乱的点头答应了。幸而花娘起的急交代的也急,再加上这阵子跟李三嫂子相处下来觉得她没了二心因此没注意到,扔是头也不回的蹬蹬蹬的往楼上去了。

  可她才刚刚推开舱门,天空中就猛然炸开了一朵烟花,她忍不住皱了眉,心里暗骂瞎子他们沉不住气,现在还没核实好情况呢,才进了谷不到一半,这么早的就发行动的命令做什么?

  可是她也来不及思索更多,因为她往前才走了两步,喉咙里就插进了一把匕首,她惊恐的瞪大眼睛,察觉到自己皮肉裂开,血呼呼的流出来的热流。

  她最后只看见了一张极好看极好看的女孩子的面孔,连多余的话都来不及再说一声,就咽了气。

  行动的号令已经发出了,说明船上的人都已经中了蒙汗药,林胜在水里抛开用来渡气的芦苇根,率先攀住船舷一跃而起。

  就在现在,他梦寐以求的银子不仅已经堆在了眼前,还有更锦绣的未来那人许诺了他,以后是可以让他被朝廷招安当个小官的。有了官位,他以后也就算光宗耀祖了,再也不用躲在这山里。

  在原本的计划里,现在他们只需要登上船,船上最坏的情况他们也都想到了,顶多也就是镖师们全都没中毒,那也不过是三十多人,可他们整整来了二百人,这燕子谷的水里,他们的人密密麻麻的在水里等到了现在。

  可等他们从水里露出头的时候才察觉出不对,大船上到处林立着张着网的官兵,周围的的火把纷纷亮起来,两面的峭壁上竟然都布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