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三·才子
  晚间的时候跟宋老太太说了半天的话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启程,宋老太太最近一阵子精神又有些不济,宋楚宜不忍心打扰她,干脆就晚上先听宋老太太把话都吩咐完。

  宋老太太担忧她,拉着她只是不肯放手,许多话翻来覆去的叮嘱:“一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知道你能,可是出门在外,你们又都是女眷,能小心的就一定要小心”

  崔应书没法儿去,他奉了皇命要去江西,宋家这边就只好叫了五老爷领着她们去。

  向明姿忍着担忧看了宋楚宜一眼,重重的点头附和:“外祖母说的是,你在路上一定要小心些,幸好咱们家带的人手足,表舅母那里带的人也多。”

  宋珏忙于公务走不开,宋玘如今也开始理事,且又要忙着娶媳妇儿,宋毅开了年不久就要去严州府走马上任,宋家这边的确是抽不出男丁来,本来于情于理,都是该再多几个长辈一同跟着过去的,毕竟是崔老夫人的寿辰。

  可是连崔应书也临时被选中,被派往去江西临江跟萍乡督造官道和重建府衙官邸而分身乏术,宋家这边其他人又实在是走不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宋楚宜都一一的答应了,出了门就见荷春等在外头院里,请她去正院一趟。

  宋毅跟尹云端一同坐在上首,见了她进门停了话头,等她请完了安,宋毅才问她:“东西都准备好了?”

  他本来是最该去给崔老夫人贺寿的,可是吏部下了公文他立即就要走马上任,赶赴晋中就要误了差事,只好叫宋琰代替了自己去。

  宋楚宜点点头,宋毅再干巴巴的交代了几句话,就觉得无甚可说的了,眼巴巴的回头去看尹云端。成亲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天,他越发的觉得尹云端可人意又会处事,而且自娶了她以后连跟一双儿女的关系都缓和了许多,就更加愿意听尹云端的话。

  尹云端心里探一声,面上却什么也不露出来,拉了宋楚宜在身边耐心细致的交代了路途中该注意什么,又指了孙妈妈出来:“我这里还有一些药材跟小玩意儿,你带在身上,有个万一也好应急。”

  等她从二房正院走出来的时候,屋外所有的灯都已经被点亮了,道路旁两盏铜鎏金吐水金鱼座紫檀宫灯分立两旁,上头的金鱼在灯光映照下纤毫毕现极为逼真,映衬着树梢上挂着的紫色纱灯,将院子装点得美轮美奂。

  青莺在廊下候着,一见她出来就忙迎上来,摸了摸她手里的暖炉,见有些冷了,忙拔下头上的簪子拨了拨才仍旧递给她,扶着她往外走。

  “赖大人往罗贵那里送了封信。”青莺一面扶着她走,一面告诉她:“罗贵才刚送进来,您现在是先去找大少爷,还是先回关雎院?”

  今天是陆丙元刚进京城的日子,陆家替他在重音坊整整定了十桌酒席为他接风洗尘,场面办的很大,宋珏宋琰也混进去瞧热闹了,说好晚间回来告诉她有没有跟陆丙元说上话。

  宋楚宜想了想,就转头吩咐绿衣:“你往大房那边走一趟,看看大少爷回来了,再叫大少爷来关雎院走一趟。”

  赖成龙的信上也说的是周唯昭说过的话,说是去晋中的水路上有很难对付的水匪,传言是当初泰王造反时流离失所的流民聚集落草为寇的,已经成了很顽固的一股势力,当地的官府拿他们都没办法。让她自己要小心。

  这样一股势力,谁拿钱谁就能使唤的动,周唯昭跟赖成龙既然都这么提醒她,就说明这些人肯定是打算冲着她来的了。

  现在这个时候改走陆路也是一样麻烦要真是皇觉寺那批人想对付她,她走水路还是陆路都是一样的。

  现如今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叫她死的,不是陈家就是皇觉寺,她把信放回信封,连同信封一起扔进炭盆里,烧的干干净净。

  屋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宋楚宜往外头一瞧,紫云先就掀了帘子出去,不一会儿探头进来告诉她:“姑娘,是大少爷来了。”

  宋珏喝了一口热茶,见关雎院收拾的干干净净,想到这里的主人即将远行,心里既有担忧又有不舍,咳嗽了一声才老生常谈的叮嘱她路上小心注意之类的话。

  然后他才看着宋楚宜笑:“一切都照着计划在进行中,等你回来,陈家也就完了。”

  也算不得完全就完了,可是至少这个阁老是别再想当下去了,自古以来牵扯上这种事的,就没几个全须全尾抽身的。

  紫云替他添了热水,他看着茶叶上下浮沉散发出香味,眼里含着笑意:“陆丙元这人当真有趣,澳门赌博网站:你与他说结交权贵的好处他鼻孔朝天,正眼也不瞧你。可你若是把话题往圣人之言和书画一道上引,他就渐渐的上了道。这样的人,人情世故半分不懂,一心只读圣贤书,偏偏性格又洒脱不羁,难怪你说他在你梦里最后是那个下场,凭着他的性格,这个下场也是必然。”

  对付这种自诩清高的文人雅士,本来就不能以权势压人,也不能以金帛诱之,唯有投其所好才能达到目的,宋楚宜把茶捧着嗅了嗅,轻笑道:“你是拿陈阁老家里的那副春水秋霜图出来说事,才引得陆丙元动了心吧?”

  这个爱画成痴的人,听说有这副图真迹存世,哪里有不想一观的道理?只要抛出这幅画的名头,其他办点事都不必再做,陆丙元自己就会趋之若鹜了。

  宋珏隔着小几啪嗒一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斜睨了她一眼:“就你能耐!”

  “看来我是猜对了。”宋楚宜护住自己的头后退了两步在摇椅上坐下来:“不然这位陆公子哪里肯登门摧眉折腰的事权贵?大哥你也真是聪明,不过见了人两回,就知道他的关节在哪里了,还知道投其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