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一·重赏
  宋老太太整整喝了两杯茶才算是觉得身子回暖了一些,窝在榻上迷迷蒙蒙的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是被卢皇后的一番话说的有些心神不宁。

  虽然知道卢皇后的决定肯定不可能是现在就下,宋楚宜的前程也不可能如今就因为跟陈明玉一起来了趟清虚观就被定下来,可是那种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滋味实在是有些难熬。

  玉兰轻手轻脚的退出来冲宋楚宜跟向明姿摆了摆手儿,朝里头看了一眼:“好容易眯瞪了一会儿,老太太有些精神不济,还是叫她多睡一会儿罢,反正现在时候还早呢。”

  廊下一溜烟儿的全都是点着荷花灯,想必是专程为了今天女眷们来打醮祈福准备的,透过日光看过去,朦朦胧胧的荷花灯上画着各式各样的美人图,映衬着山间的松林波涛,很是别致清幽。向明姿见愈看泽洋说,就拉着宋楚宜往外走,心里存着几分气,面上也不由得带出来:“皇后娘娘这是个什么意思?”

  她呆在宋老太太身边久了,对宋老太太的意思是清楚的,知道宋老太太打算把宋楚宜嫁去镇南王府,如今见皇后娘娘处处捧高她跟陈明玉,心里烦躁又担忧:“这不是挑起你跟陈明玉去争去抢吗?”

  陈家跟宋家的关系本来就算是撕破了脸皮,现在皇后娘娘还说这话,对太孙妃的位置虎视眈眈的陈家还不把宋楚宜当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本来宋楚宜都要去晋中了的,现在又闹出这事儿来,这事儿一出,多少目光又都聚集在了宋楚宜身上?向明姿光是想想,就替宋楚宜心烦。

  宋楚宜自己倒还算是想得开些,拍了拍向明姿的手反过来开导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事情找上门来了,一味的躲跟抱怨都是没有用的。何况祖母说得对,皇后娘娘此举如今也不过是想告诉宋家,她有这个意思,警告宋家别随便定下我的亲事罢了。暂时她是不会怎么样的太孙殿下毕竟是奇货可居,她也舍不得一下子就把人选定下来。”

  青卓正好从前院跑来跟宋楚宜通消息,听了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不对说太孙殿下是奇货可居是怎么个意思?他挠挠头,总觉得宋六小姐听起来似乎对皇后娘娘看重她好似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却又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的站到宋楚宜跟前告诉她:“六小姐,都准备好了,马长江马旺琨他们押着您的东西先走一步。”

  光明正大的带着马旺琨跟马长江总是不好,现在虽然韩止已经不在了,可是皇觉寺的和尚还是知道马旺琨他们的底细,现在西北那边局势吃紧,要是有人拿这个当借口告崔绍庭一状,说他养私兵,那可就给崔绍庭添了大麻烦。这趟去晋中,也要想想办法再找些能干得用的人跟在身边,马长江马旺琨他们人虽然好也得力,可毕竟底子不算干净,又都曾经在前线打过仗,就算身份已经见得了光了,可是要是被有心人挖出来在建章帝那里说些有的没的,也容易给崔绍庭招惹是非。

  宋楚宜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见青卓立着没动,就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我说过,做完这件事你就可以回殿下那里去了你怎么还是没动静?”

  马长江马旺琨昨天就已经登上了船了,青卓应该昨天就来回报消息才是的,特意拖到了今天已经有些奇怪,现在把事情都说完了还不走,宋楚宜就有些疑惑。

  青卓叹口气告诉她:“六小姐,我们殿下让我跟含锋都跟着您,这一路上您可未必就安全。”

  向明姿吓得脸色有些发白,她原本见青卓跟含锋是太孙殿下的人,还指望着他们离宋楚宜越远越好,现在听了青卓这话,就忙问:“什么叫做未必安全?难不成还会有人”

  “您要走水路。”青卓见宋楚宜若有所思,就神色认真的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尽量将话说的清楚透亮:“现如今水路上盗匪猖獗,前些日子镇江知府的夫人和儿子就在扶灵回金陵的时候被水匪杀了,澳门赌博网站:到现在连尸首都还没找着您身份这样特殊,随行的偏偏还有崔夫人若是碰上水匪,可就麻烦了。因此殿下的意思是,把我跟含锋调给您使唤。”

  青卓和含锋都是龙虎山上下来的,自小就在龙虎山上练了一身的武艺,他们又是太孙的人,等闲的一路上的官员见了,总归也要给几分面子,一路上会方便安全很多。

  宋楚宜有些感念周唯昭的好心,心里却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和防备青卓这话回的实在是有些蹊跷,好似重点落在了后头那一句崔夫人身上。莫非是有人要打余氏的主意不成?

  向明姿紧张的手指都在发抖,拽着宋楚宜的胳膊,半天才问她:“把这事儿告诉外祖父和哥哥否则这样,怎么放心你去晋中?”

  去晋中原本是去祝寿的,也算是避避风头,现在还没上路就已经有埋伏等着了,搁谁身上谁恐怕都要不放心。

  宋楚宜却知道这事情说了也没用,太孙既然让青卓这么说,就一定是收到了风声

  她还发着呆,外头忽然传来高声的唱喏声,皇后娘娘跟前的谢司仪亲自来了她院里,送来了皇后娘娘的赏赐。

  是一只点头金步摇、一对粉绿相间碧玺手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光芒险些要灼伤人的眼睛。

  这么重的赏赐宋楚宜又想起上次去围场之前收到的赏赐,不由苦笑,这是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当初她出发去围场之前,宫里好像也送出来过这样丰厚非常的赏赐。那个时候还是太孙着意让太子妃加重些赏赐替她解围,这次却是皇后娘娘想拉她入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