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章·双姝
  皇后娘娘要办道场,澳门赌博网站:还亲自驾临清虚观,谁敢不给这个面子。

  宋老太太一早就打扮起来,虽说不用按品大妆,可是却也不能太过简薄失了礼数,等收拾齐整了,才领着几个儿媳和宋楚宜向明姿出门。

  宋老太太心里浮现一层担忧,宋楚宜是皇后娘娘特意送了口谕来,钦点要出席的。否则以宋老太太的意思,是打算叫余氏跟宋楚宜今天就启程去晋中,恰好也避开这个道场。

  上次去了一趟皇觉寺就招惹出元慧那么多话来,谁知道这回去清虚观会不会又有观主出来预言什么命相或是拉什么红线?总归其实还是避开了才最保险,可惜皇后娘娘亲自下的谕令,仿佛就是为了防着宋家这一招似地,宋老太太心里的担忧就更甚。

  倒是宋楚宜还算是自在,晃了晃宋老太太的隔壁安慰她:“祖母不必想这么多,就像您说的,宋崔两家不是只有我一个合适的女孩儿,况且皇后娘娘总要问一问太孙殿下的意思”

  今天清虚观贵人云集,道士们几乎倾巢而出,从山脚下开始就有官兵沿路把守,没有帖子的一概不准接近,就是为了防止前几年围场的事儿再度发生。

  宋楚宜向明姿一左一右的搀扶了宋老太太下马车,往前才走了几步,就碰上了老熟人陈老夫人也正带着一个圆脸儿的中年妇人和陈明玉下马车,见了宋老太太就热情的招呼起来:“老姐姐好?这天气冷了,我腿脚又不好,一向不得得见。如今瞧着,老姐姐气色倒好。”

  出了崔绍庭的事儿,其实两方都心知肚明对方如今已经恨透了自己,可是只要一天还没彻底撕破脸,一天陈老太爷跟宋老太爷还同朝为官,这面上的情就还是要做,宋老太太微笑着颔首:“多谢妹妹想着,一向好着呢。”

  陈明玉看见宋楚宜的时候瞳孔微缩,可转瞬就又回复过来,微笑着上前先跟向明姿寒暄了一阵,这才亲热的拉了宋楚宜的手:“前些日子你进宫去皇后娘娘那里,恰好那天我有事儿不得去,否则还能领你去瞧一瞧我在娘娘宫里养着的一尾五花珍珠了,养在青花瓷大缸里,通体透红,龙睛翻腮,实在是稀奇有趣。”

  宋老太太含笑看了陈明玉一眼,冲陈老太太夸赞:“我也听说陈姑娘很是得娘娘的喜欢,三天两头的就要进宫陪娘娘抄经,小辈之中得娘娘这样喜欢的,可着实是没几个了。可见妹妹你教的好。”

  陈明玉这分明是在炫耀自己进出皇后娘娘的宫殿之频繁,还特意要拿金鱼出来说,又说是自己替皇后娘娘养的,无形之中就把自己说的如同清宁殿的主人一样。宋老太太半点儿不在意这些,既然陈明玉愿意听,她就愿意捧着她。

  宋楚宜也跟着笑:“皇后娘娘不过是因为觉得元慧大师的话叫我一个闺阁中的女儿受了委屈,所以才召见我。哪里能跟姐姐你一样时常出入呢?可见这等机缘不是人人都有。”

  一面说一面走,一行人很快就撞上了镇南王妃,又不由纷纷互相见了礼。

  镇南王妃显见得跟宋家亲密一些,走了一段路就招呼宋楚宜跟向明姿:“来来,你们两个小丫头过来扶着我些,我可走不动啦。”

  叶云岫叶云依去家庙请平安符了,并没跟着来,镇南王妃这次是自己来的。

  尹云端跟三太太相视一笑,二人自动上前揽了宋老太太的胳膊,宋老太太就指着镇南王妃骂她促狭:“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莫不是没了我家这两个丫头,你就不走路了?”

  陈老夫人不动声色的应和了几声,拍了拍陈明玉的手,眼睛往宋楚宜身上一溜,冲陈明玉点了点头。

  陈明玉会意,她也听说宋家有意把宋楚宜嫁去镇南王府,如今看镇南王妃跟宋老太太这一唱一和的,倒真的好似有这么点儿意思。可即便如此,她心里对宋楚宜的警惕也没有放下半分。

  这场道场是由观主亲自做的,**十岁的老神仙了,穿着青衣衣袖飘飘的,加上须眉皆白,真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观主念经起坛,两旁大道上一直点到神坛上的安魂灯就左右摇摆得厉害,可是这样厉害的风,那火硬是没熄,小姑娘们原都有些无精打采的,瞧见了这场景,倒不由有些起了鸡皮疙瘩,坐直了身子看的聚精会神。

  等做完了道场,皇后娘娘就领着一干女眷回三清殿去叩拜了三清,这才放了众女眷回各自的厢房休息更衣,预备下午看戏。

  宋楚宜扶着宋老太太起身,皇后娘娘跟前的谢司仪就领着人过来朝她笑:“六小姐,娘娘说闲坐着也是无聊,请老太太跟您过去说说话儿。”

  宋老太太有些意外,想到之前宋楚宜进宫之时皇后娘娘的那些打探的话,还有表露出来的意思。一时有些喘不过气,片刻之后才缓过神来领着宋楚宜一起去了皇后娘娘的净室。

  廊下一干宫娥整装肃立,鸦雀不闻,宋老太太领着宋楚宜进门才刚给皇后行完了礼,就听见说陈老夫人跟陈明玉也到了。

  皇后娘娘净了手更衣出来,见了她们就笑:“也不知是不是上了岁数,总想着寻几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说话儿您二位又都带着娇俏的小孙女儿,有她们陪着,便是不开口说话,也觉得自己年轻了。”

  陈明玉下意识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心里的猜想越发得到了证实,上次皇后娘娘召宋楚宜进宫,说什么是因为元慧大师断命叫宋楚宜委屈了缘故,分明不是。

  皇后娘娘笑了笑又道:“说起来这两个小姑娘都实在是惹人喜欢,哪一个都叫人喜欢也喜欢不过来。二位老封君果然会教孩子这两个小丫头一同立在这里,就好像枝头上最漂亮的两朵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