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九·改期
  宋楚宜到宁德院的时候不仅大夫人和两位舅母在,连新婚的二夫人尹云端也正说话儿凑趣儿,屋里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宋楚宜不免多看了尹云端一眼这实在是个太过聪明理智的女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一心一意的去争取,半点儿不为别的事情扰了心神。她明明不喜欢宋毅,心里另有所爱,可是却能收藏的严严实实的半点风都不露,一心一意的待宋毅好。这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已经把宋毅收服的服服帖帖,哄的他什么都听这位新夫人的。

  宋毅如今不仅脸皮厚了许多,也不能说脸皮厚,只是在尹云端的开导下总算是察觉到了自己做父亲的责任,一天到晚的对他们嘘寒问暖,问宋琰的功课,连宋楚宜的事也偶尔敢跟宋老太太说一说,就算他不敢说,也有尹云端在。因此不过半月时间,尹云端就跟宋家上下都相处的极为融洽愉快,她为人又大方,虽然是从没落的广恩伯府出来的,可身上一点儿扣扣索索的穷酸做派都没有,该花钱的地方就舍得撒银子,连下人也喜欢她。

  她说她以后就把日子过好,她就真的是一门心思朝着把日子过好的目的去的。

  知行合一,宋珏当时还敲着她的头教训她:“世上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少,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就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的就更少了。你也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求什么。老祖宗跟旁人要你嫁叶二,你也得看看自己喜不喜欢”

  求什么?这个问题从重生那一天起就摆在她面前,她却一直尽量的避过去。她只求宋琰能平平安安的,崔家也好好的不要受到牵连,现如今宋琰的确是平平安安的,崔家也什么影响都没受到,可是她自己要什么,却成了个难题。

  她上前一一的见了礼,宋老太太就问她:“礼单都照着昨天说过的增减过了?”

  崔夫人忍不住笑了一声:“老太太也忒费事了,老夫人见到小宜就开心的了不得,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单不礼单的。咱们自家人说这些,就着实太见外了。”

  “礼不可废。”宋老太太摇摇头,见宋楚宜礼单都已经改好了,就又告诉她:“你舅舅送了信回来,说是到时候叫阿琰去帮忙做傧相送嫁。”

  宋楚宜忍不住有些诧异,照理来说送嫁的应该是崔家的男丁才是,崔家的人丁兴旺,哪里会用的上宋琰?

  余氏看出她的疑惑,笑着补充:“你舅舅也是,非说他的先生在金陵,要让阿琰去送嫁,顺便拜访拜访他的先生。”

  崔绍庭师从唐明钊同门师弟清风先生,他这么说,当然不是为了叫宋琰去拜访拜访自己的师叔,恐怕是为的再给宋琰添一层助力。

  唐明钊是当世大儒,清风先生也不遑多让,不过两师兄弟的脾性却全然不同。他估计是听说了宋琰之前遭韩止设计的事儿,怕宋琰学的太刻板了,打算再给宋琰铺一条路。

  这对于宋琰的前程有益无害,宋楚宜自然没有意见,见宋老太太也是满脸的笑意,就答应下来,又问余氏:“舅母,咱们还是初九那日启程吗?”

  府里先生算的日子来说,初九适宜出行访友,又刚好已经过了年,京里的亲友也都来拜访完了,因此定在了那一日。

  崔夫人转了转中指上的戒指看向她:“这次来就是为了跟你说,推后了一天,初十再走。初九那天不是皇后娘娘替江西那边受了雪灾的百姓办道场祈福么?我们大家都得去应应景儿的。”

  等从宁德院出来,尹云端就拉了宋楚宜的手去正院里,再叮嘱了她一番路上要小心之类的闲话,至于宋楚宜要带去晋中的礼单,她连问也没问有些事情能问,有些事情连手都不要沾,她向来能分辨的很清楚。

  说起来这实在是一个再叫人省心不过的继母,宋楚宜笑着领了她的好意,就听见她说:“开了年吏部的公文应该就下来了,你父亲大约是被派去了严州府任知府,到时候我会同他一同去赴任。”

  有了尹云端这个贤内助,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也放心把宋毅放出去了,江浙富裕又稳定,宋毅去了那里,不说进取立功,守成总还是成的。

  宋楚宜点了点头,只是宋毅三月大概就要走马上任,那个时候她大约还在晋中回来的路上,估计这两年内是没法儿再见到宋毅和尹云端了。

  尹云端也说起这一点:“只是你从晋中回来,亲事差不多就要定了,我跟你父亲远在浙江,你订亲未必能回来。不过等你出嫁,怎么也得赶回来的,你放心。”

  她说着,从身后荷春手里接过一只描金撒银粉的金玉相逢图案的匣子递给宋楚宜:“这就权当是我送你的礼物了,我之前同你说的话,你也好好想一想。”

  如今谁见了宋楚宜都要她好好想一想将来,连宋珏最近都总是在她耳朵旁边念叨,宋楚宜越发的觉得时间紧迫,心里纠结,面上却还是只如同往常那样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了,多谢母亲教导。”

  尹云端却看出来她根本没把话听进心里,或者说听进去了却还是拗不过这个弯来,不由摇了摇头。宋楚宜这个孩子是聪明,尹云端私心里是不想宋楚宜嫁进皇家的,那样宋毅和她就等于也跟宋楚宜一起绑住了,没有别的选择。到时候若是那边争起来,作为宋楚宜娘家的宋家当然也要选边站,这可是被扯进去了就脱不开身的事儿。

  可是这些事情也的确不是她能作主,她这么一想,也就不再多说,问了宋楚宜准备带哪些人跟着去服侍,行李准备的如何之类的话,都问完了之后又叮嘱一番她没想到的,帮她添了一些东西,才放她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