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八·水到
  年味儿越来越重了,长宁伯府的巷口也越来越热闹,许多货郎挑了担子来卖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天气这几天又正好放晴,卖风车的货郎赚了个盆满钵满。

  宋楚宜手里也拎了一个小巧有趣的草编的花篮,宋珏见她饶有兴致的摆弄的模样,就笑:“这是不是叶二送进来的?”

  叶景川变着法儿的往这里头送东西,宋珏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宋楚宜也知道这一点,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问他:“收到消息了?”

  问起了正事儿来宋珏就格外的靠谱了一些,袍子一掀在宋楚宜对面坐下来,看着宋楚宜往花篮里头插花,撑着下巴转动着杯子:“收到了,你想的一点儿也没错。陈三太太连几天都等不及,今天就已经去了方府了,生怕陆家这只肥烧鸡跑了。”

  这还真不是宋楚宜猜得准,而是陈三太太的处境决定了她一定以及肯定会去冒险做这样的事儿陈家是风光,可是这风光对于三房来说一点儿实际的用处都没有,陈三太太根本就没什么好处,年深月久的,当然就会有各式各样的抱怨。现在陈三太太山穷水尽了,当然也不会考虑自己的行为到底会不会给陈家带来麻烦,就算是现在明着告诉她可能会给陈阁老带来麻烦,她恐怕也是毫不犹豫的先要拿银子再说的。

  一个翰林家的姑娘,被逼到了这个份上,为五斗米折了腰,她已经没有旁的选择了。

  “那今天晚上他们在哪儿见面?”宋楚宜一面摆弄手里的花篮,一面有些苦恼的托着腮不知道到底把花儿怎么放可以使这个花篮更加生动有趣一些。

  宋珏瞥她一眼,嘴角的笑有些怪:“当然是重音坊了,毕竟你在里头偷听也不止一回两回了,一回生二回熟嘛,掌柜的也肯卖我这个面子。”

  掌柜的当然会卖他的面子,宋楚宜假作听不懂他的揶揄:“那个陆丙元的族叔真的靠得住?一定得拿到白纸黑字的有陈三老爷指印的单据才行。”

  陆丙元的确是天之骄子,可是这家伙就没做官的命,上一世也是牵扯进了春闱泄露考题的案子,听说也是因为他的族叔过于担心他,私下里去联络了主考官跟主考挂怒达成了默契大家都认定陆丙元是绝对考得上的,主考官自然而然的也乐意结个善缘,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占了恩师的名分以后在官场上也就多了一份助力。

  这一世宋楚宜一想到要设计陈阁老,就先想到了正该参加春闱了的陆丙元,再没有比陆丙元更合适的人选了他才华横溢又少年得志,飞扬意气得罪了不少人,又口无遮拦自诩有林下风气

  宋珏就笑了一声,抢过宋楚宜受伤的花篮摆弄几下,把一朵绿梅插进去,自己端详了一阵甚是满意,摸着下巴就有些得意:“放心吧,他那个族叔啊就是关心则乱的典型。明明自己侄子已经那样出名了,却还是想着提前先替他探探路。”

  说完这个宋珏就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似乎觉得陆丙元有些可惜了:“真是个有真材实料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如今被我们这么一搅合”

  宋楚宜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忽而起了促狭之心,转头看着他问:“大哥知不知道这个前途无量的大才子在我梦里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宋珏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的看着她:“什么结局?”他很喜欢听宋楚宜说梦里的事,听着那些2人名都一样家世背景也一样的同一批人截然不同的选择和结局,总觉得像是在看一本志怪演义,情节跌宕起伏,里头主角又跟自己息息相关,很是过瘾。

  “他后来投靠了恭王,做了恭王的幕僚。”宋楚宜目光悠远,看着宋珏:“可是他虽然是个才子,也不过就是个才子,成不了政客。他亲自带着恭王走上了一条死路,最后跟恭王一起,死在了太原。”

  宋珏就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他知道宋楚宜向来不打诳语,忍不住若有所思:“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本来就不适合当官?”

  宋楚宜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眼看着宋琰朝她们跑过来,笑着朝宋琰挥了挥手。

  “姐姐,舅母来了,祖母让你过去呢。”宋琰跑的有些急,脸都被风刮红了:“好像说,舅舅来了信了。”

  来信的舅舅是在崔家的那些表舅们还是在西北的崔绍庭?宋楚宜点了点头,回头看着宋珏:“那位陆先生给陈三老爷送钱花,未必肯得罪人做什么画押的事儿。大哥可得多上点心,这是证据,一定要拿到手。”

  宋珏抬了抬下巴表示答应了,看见宋琰的时候就眼前一亮:“阿琰今天晚上跟我一道去。”

  最近低着宋琰进出酒楼茶坊戏院,也该真正带宋琰去瞧一瞧外头是怎么样给人设圈套等人钻的了,这样以后要骗人更得心应手,不骗人也能防着被人骗。

  宋琰跟着宋珏的时间久了,就觉得跟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大哥是件很好玩的事,闻言立即去看宋楚宜。

  宋楚宜被看的没了办法,想着叫宋琰学一学也没什么,就点了点头。还是那句话,以后的路她不能替宋琰走,宋琰总得脱离她过日子,她现在教会他的东西越多,以后他身边的陷阱就会越少。

  她替宋琰理了理帽子,答应了以后又叮嘱他:“跟着大哥,不许乱跑,也不许自作主张。”

  这些宋琰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从前学了东西就想显得自己能耐,被宋珏收拾过几次后就老实了。如今别说什么自作主张,澳门赌博网站:就算是下个决定之前他都要再三思虑,宁愿慢一些,也不贪功冒进,就是怕会落入别人的圈套或是办蠢事。凡事三思而后行自然有好处,他如今已经算是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