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三·偏心
  话是这么说,可是晚间去陈老太太那里请安的时候,陈三太太心里的愤恨嫉妒就又忍不住噌噌噌的往上涌她去的时候陈明玉正跟陈老太太商量去清虚观那一日要穿什么衣裳。

  “那套云锦面填鸭子毛的袄子太华丽了”陈明玉拉着陈老夫人的胳膊撒娇套头:“在太阳下一走就波光流转的,太招人注意。咱们是去看道场的,不如我穿那件杏色绣牡丹的那件长褙子,外头再搭上次娘娘赐下来的那件白狐狸毛的大氅?那样一搭,肯定又出挑又好看。”

  她揣踱着宋楚宜会穿什么样的衣裳,就不肯穿的过于华丽了皇后召见宋楚宜的消息她不是不知道,宫里良妃娘娘也给她们透露了消息出来,说是那天皇后娘娘拉着宋楚宜说了很久的话,瞧那样子,恐怕是看上宋家这个小姑娘了。

  她心里的警惕心就越发的重,宋楚宜本来就已经跟太孙关系不错,要是还有皇后娘娘的喜欢,那不是更叫她进退两难么?

  陈老夫人心里对她的想法明镜似地,闻言就笑着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指点一点她的额头:“好好好,都随你,既然这样搭,头上就不可太素了。我那里还有一套红宝的头面,待会儿叫如霜给你领回去,那天刚好就插戴起来。”

  金镶红宝石的头面那套头面陈三太太是知道的,是陈老夫人的陪嫁,当年拿出来的时候连人的眼睛都晃花了,底下的花儿做托,上头缀着原形的红宝石,总共有两对簪子一个步摇,还有一条项链三对耳环,一套下来少说也要千把两银子。陈老夫人这样轻飘飘的就把这么贵重的首饰给了陈明玉。

  陈三太太看一眼立在一旁静静的带着微笑的女儿,心里的酸涩不可抑止的涌动。

  她勉强笑了笑,抢在大太太跟二太太之前开了口:“那可了不得了,我光是这样一听,就仿佛瞧见了咱们明玉亭亭玉立晃得人睁不开眼的模样儿”

  陈明玉一双眼睛水光粼粼的,雪肤花貌,抿唇露出一个羞涩的笑。

  陈三太太紧跟着就道:“只是我们晴儿可就没那等福气了,别说什么云锦蜀锦的,连套出去见客用的大衣裳还得费尽心思找一找”她仿佛没注意到面色已经沉下来的陈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不顾女儿哀求的眼色摇头:“说不得就要给咱们明玉丢人了,旁人见了她们,谁看得出她们是姐妹?”

  这话说的不像,几乎就差指着陈老太太的鼻子骂她偏心了,大太太有些不耐烦,她自从死了丈夫就一心一意的敛财,陈明玉的那份她沾不着,可是等老太太死了,家里的大部分家财都是她的,现在陈三太太这副破落户伸手要钱的姿态实在是难看,她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瑟缩不安的陈明晴,嘴里的话就不怎么好听:“府里四季衣裳都有定例,也没听说少了晴儿的。三弟妹说这话,旁人不知道的,还只当我们陈府怎么苛待了你们。”

  大太太其实不受陈老太太喜欢,这几个媳妇儿,她就没有一个满意的。说起来她膝下两个儿子娶的媳妇儿都不由她,那时候陈阁老还不是阁老,不过是个东宫侍讲,往上升需要钱财打点,流水似地银子花出去,陈家那点儿家底哪里够?就只好从儿女亲事上打主意,大太太二太太娘家都是富得流油的

  可这也是陈老太爷跟陈老太太最后悔的一点,商户人家娶回来的媳妇儿,没什么见识不说,满身的铜臭气,商人重利,大儿子死了,大儿媳妇还捂着她的嫁妆不肯放

  可现在陈大太太这番话陈老夫人听着却并没出言训斥,相比起大儿媳二儿媳来,她更厌恶三儿媳轮到庶出的儿子娶媳妇的时候,陈老太爷官运亨通了,钱也不缺了,自然就不能再找商户女,她费尽心思的给陈三老爷找的好几个人选都被推了,最后陈老太爷作主,定了翰林家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陈三太太。

  自古翰林清貴,可这龙翰林家却舍得,生怕女儿受了委屈似地,凑足了六十六抬嫁妆不说,还给了一万两银子的压箱钱。

  庶子却娶了个最好的媳妇儿,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对三房从来都是有些刻薄的,现如今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三儿媳一步一步变成了如今这市侩算计的模样,她心里又忍不住开心起来,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哦了一声就道:“你说什么?什么外人看不看的?你们后天去清虚观,是去童家的道场。童家是给已故的童小姐做的道场,晴儿怎么好穿的那么张扬?至于明玉,她是要去皇后娘娘替临江和萍乡的百姓做的道场替百姓祈福的,这怎么好比?又怎么能跟晴儿扯得到一起去?”

  陈三太太的脸噌的就红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陈老太太,骂人的话差点要脱口而出。她回头看看女儿已经垂下的眼睛而微微发抖的肩膀,自己的手也握着拳攥的死死地,面上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

  她还以为陈家是想跟童家交好,所以让女眷都去道场,可现如今来看,陈老夫人根本没把陈明晴跟童家的婚事当回事,连这样的场合都只打算让她们自己去。

  这样也就罢了,陈明玉居然要去皇后娘娘专门请清虚观办的道场同样是姓陈的姑娘,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生怕不能叫别人瞧出个眉眼高低来。

  她只觉忍得心头滴血,出了门迎面看见太阳,不自禁的抬手遮了眼睛,想起刚才陈老太太跟陈大太太的话,只觉得替女儿心酸委屈,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她说什么来着?要是指望陈老太太,陈明晴的嫁妆还不知道能不能凑足三十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