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九·暗示
  皇觉寺的动静传进东宫的时候,范良娣正端着玉色的琉璃碗伺候太子用药,闻言先把眼阖一阖,轻声笑了笑:“皇觉寺这帮子和尚,倒也晓得见风使舵。”

  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当初也不会端王出了事他们还屹立不倒了。太子张口接了大范氏递来的蜜饯含在嘴里,等嘴里的苦味散尽了,才问她:“前天不是见了那个小姑娘了?觉得怎么样?”太子已经不止一次从旁人嘴巴里听说宋楚宜聪明,聪明是应该的,要是不聪明,也枉费了上天待她的那份深情厚谊了。

  重生,重活一世,把所有事情都推翻从头来过,一切都还有改变的可能,这样的际遇,就连他那个高高在上的在龙椅上坐着的父皇也想要的很吧?也是,谁不想要,连他自己,想想能把人生从头走一遍,趋利避害,把想要的都拿到手,也觉得热血沸腾

  大范氏从玉盘里拿了橙子,用刀子破了去皮,捧到太子跟前,似笑非笑的夸了一声:“聪明,是真的聪明。母后想替太孙殿下探探底,人家小姑娘硬是不动声色的避过去了,连一句实话都没叫母后捞着。相比较起来,陈家的那个小姑娘,可就普通得多了。”

  大范氏的确是有些喜欢这个小姑娘了,聪明的厉害又知道怎么掩藏锋芒,要不是她们都提前知道她的底细,怎么也看不出来眼前的漂亮小姑娘竟然能有那么重的心机,那么厉害的手段。这样的人,要是嫁给了太孙,那就等于给太子妃和太孙送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她心里已经立即就把陈家那个丫头给放到脑后去了,试探的看了太子一眼,又似乎有些迟疑的问他:“殿下,母后似乎真的有意把她许给太孙殿下”

  宋程濡这只老狐狸原本就已经察觉出自己的野心,所以才选择观望,想要从东宫这条船上脱身。到时候要是宋楚宜嫁给了周唯昭,这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天天围在身边转,很容易就能发现出不对头的地方

  太子的目光有些发冷,西北的那条线如今是他的本钱,不管是谁也不能碰。谁要是碰,谁就先去死。他偏头看了一眼仍旧垂着头仔细替他破橙子的大范氏,忽而开口问她:“韩正清回信了么?”

  好端端的死了嫡子,再怎么样也该有个态度才是,听说韩二老爷已经连着往大同送去了七八封信了,东宫也去过消息,锦乡侯府又一把火被烧了,朝廷抚恤的消息应该也传到大同才是,可是韩正清好像迟迟没有回应传回来。

  大范氏受伤动作一顿,抬头先小心翼翼的端详了太子的脸色,才斟酌着回答:“还没有回信,使人去韩家打听过消息,知道韩正清也没消息传回来给韩氏族里。或许是西北那边军情紧急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

  韩正清其实不算是一个绝情的人,相比较起韩止来,他简直算得上是一个多情多义的人了。不管是对韩氏整个家族还是对娶了不久就殒命的前妻的一家,他都是很关照的。

  想起这一点,太子不由心里头有些不舒服。他记得韩正清在小范氏前头的那个原配似乎就是大范氏进京城不久后暴毙的,死状听说很是凄惨是从惊马上摔了下来被马踩踏而死。

  联想起后来小范氏嫁给韩正清的时机,太子总觉得这里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有些事一旦起了个头就很难阻止自己不继续深究下去,越想很多细节就越不值得推敲小范氏说过她是被大范氏设计了才委身韩正清的,太子隐约有点相信。

  人的劣根性他再了解不过了,一个男人要是真的喜欢上某个女人,在最初的那几年的确是很容易对那个女人言听计从。

  要说韩正清正是毛头小伙子的那段时间愿意听从大范氏的安排害死原配,侮辱小范氏把小范氏绑在身边,太子是信的。

  他若有所思的看一眼大范氏,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里头的目光也更加阴冷。

  大范氏在这么多年之后还以折磨小范氏为乐,到底是真的如她所说只是对从前身为嫡长女却一直给一个庶女让路而不甘心,还是觉得韩正清渐渐对小范氏上心了心里不平衡?

  他摇了摇头,脸上表情重新自然起来。

  眼前的情势,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大范氏的确没那个胆子背叛他,至于她从前的那些破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清算,不急于这一时。

  “他若是有了消息,立即告诉我。”沉默良久,他又淡淡的交代大范氏:“还有,元慧死了,皇觉寺那帮和尚不会坐以待毙的,元慧的势力都在元空手里了。你叫琪儿多往皇觉寺走几趟。”

  之前已经跟元慧有了默契,元空应该也知道元慧的打算。他们那帮人别看是和尚,可是却不可小觑光是这些年接济的那些之前穷困潦倒的考生就数不胜数,更不必提之前元慧在福建那边积累下的人脉,这些东西握在手里了那就是天大的好处,本来就该多多上心。

  西北那边已经出现了一个崔绍庭搅局,福建那边总不能仍旧叫郭怀英给把持。偏偏扬州弊案虽然把端王恭王的人换的干干净净,可是东宫却没占到什么便宜。想起这件事,他就想到常首辅,想到常首辅,又不免想到周唯昭跟建章帝。

  周唯昭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关键时刻竟然也向着建章帝摇尾巴,要不是他去提醒了常首辅,常首辅也不会把扬州那边官员的任命把持的那么严还没掌权呢,就已经跟他不是一条心的了,好似根本不明白东宫上下就是同穿一条裤子一样。太子冷冷笑了一声,也罢,反正皇家无父子只有君臣,何况他本来也不甚喜欢这个卢太子妃所出的儿子。

  今天第一更来啦,有点迟,大家不要停止爱我啊,我今天立三更,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