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八·修好
  皇觉寺的元觉大师亲自领着一干师傅下山来,轰轰烈烈的经过了朱雀大街蜂拥进了长宁伯府,为的就是做出一个态度,他们皇觉寺的和尚是知礼守礼的。

  事实上就算是现如今也还有国子监的学生不忿,静坐在正阳大街上,数落皇觉寺妖言惑众,秃驴干政害人。

  皇帝什么也没说,只每年一期的法会却不再在皇觉寺做了,改去了清虚观打醮做道场,这在往年几乎是从没有过的事。纵然建章帝更信道家一些,却从来也不敢耽搁了佛家这边,这回也是闹的太大了,不得不摆出一个态度来。

  连建章帝都有了态度,皇觉寺作为皇家寺庙,自然也得跟着表态做出立场。

  元觉下山之前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只要想到皇觉寺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元慧一夜间就暴毙在了锦衣狱里而无能为力,他的心就犹如被针扎一样。

  经营了这么多年,不过就是短短月余的事,他的师兄,他曾经佩服万份的师兄就先后毁了名声,丢了性命。这还全是拜宋楚宜一个小丫头所赐,他实在是不服气。

  元空大师却前所未有的坚决,问他是不是想连三难也一起搭进去,他方才低头了师兄已经死了,总不能连他生前唯一挂念的师侄也给搭进去。

  三难指使人抓了马长江和马旺琨预备给元慧报仇,他们虽然放了人,可是难保宋家心里不记恨,他想起元空师兄语气沉沉的告诉他:“你要仔细想想,现在我们皇觉寺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如果宋程濡咬死我们不放,我们会是个什么下场?就算是我们拼死一击,也不过是两败俱伤,胜负还未必能分。可是我们经营多年的心血就毁于一旦了,你师兄到死都还惦记着他的抱负,难不成你想叫他多年的心血都毁在你的一时之气上?”

  他这才老老实实的来了,做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恭恭敬敬朝宋老太太行了个佛礼:“方丈说前些日子元慧师兄信口开河,学艺不精给宋六小姐定错了命,惹了笑话特意着我来跟贵府赔罪。”

  宋老太太有心给皇觉寺难堪,却又知道皇觉寺北背景深厚,轻易得罪不得,脸上因而挂了淡淡的笑意:“信口开河?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元慧大师的心太大了”

  元觉垂着头,光溜溜的头在房里显得很是显眼,声音又压得更低了一些:“师兄他只会看命,却不懂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虽然他的度碟是挂在我们皇觉寺名下,可他毕竟曾去福建游方多年,移了性情了”

  宋老太太笑一笑打断他:“举头三尺有神明,大师们都是佛菩萨的座前弟子,一言定人前程也是有的。正因如此,更该谨言慎行才是。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元慧大师对我们家,着实无一丝慈悲可言不过元觉师傅您说的也对,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个道理我们也是知晓的,东西我们就收下了,劳烦大师们走了一趟,家里备下了素斋,请师傅们移步享用。”

  说的都是些场面话,宋老太太实在是不愿意听,要不是因为不能跟皇觉寺闹翻,这几句话她都不愿意跟元觉说。

  等见了宋楚宜,她精神就有些不济了,拉着她的手晃了晃,不提皇觉寺来赔罪的事儿,反问她:“跟茵茵处的怎么样?”

  宋老太太始终惦记着她跟尹云端的关系,虽然知道尹云端是个不会犯糊涂的,可是却还是担心宋楚宜会受委屈。

  宋楚宜心里一软,把头靠在宋老太太膝上,一管声音又清又亮:“很好,祖母放心。我会好好的过日子。”

  她平常都压着嗓子,为的就是做出沉稳的模样,此刻一旦放松下来,小女儿的娇态就展露无疑,听的人心都要化了似地。

  宋老太太拿了手替她梳理头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既是这样就好,快过年了,你也帮着你大伯母理一理事,你外祖母养女孩儿可不像我这样粗糙。你那个只大你半个月的表姐,不知道多好,不仅诗书琴棋上头造诣匪浅,连管家理事也一把抓,样样不含糊。这样的小娘子以后可了不得,你到时候去了,别被人比下去了。”

  崔华鸾是天下贵女争相效仿的典范,身份贵重,母族也是皇族,可身上一点儿没有九公主等人的娇纵气,听说当年晋中大旱,还曾经亲自领了族人凿井取水

  宋老太太会叫宋楚宜去晋中,也是因为晓得崔老夫人的打算若是宋家崔家一定要连成一线绑在东宫太孙身上,那崔华鸾还是要更适合些。

  而宋楚宜,不管是私心里希望她日后过的轻松一些,还是论合适不合适,宋老太太都不想她踏进这样的浑水。

  宋楚宜忍不住失笑,她跟崔华鸾有什么好比的呢?崔华鸾可是舅母的女儿,是她的表姐。她跟她亲近还来不及。

  可她也知道宋老太太这是心有偏向,也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从善如流的应是:“是,到时候请大伯母教教我跟明姿,也好叫我们以后当家理事了不至于当个睁眼的瞎子,更不怕被人比下去。”

  说了一会儿话,宋老太太就有些乏了,她服侍着宋老太太午睡了,才转出宁德院去了前头书房找宋珏。

  宋珏也是陪着宋毅一起迎亲了去的,告了两天假,这后头一天没什么事就躲在书房里,见了宋楚宜就把书一扔:“怎么,那群秃驴都应付完了?”

  他如今对皇觉寺的人可是越来越不客气,宋楚宜在他对面坐了,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又不用我应付,祖母见过了他们,外头有大伯父陪呢。我晓得你在这里躲清闲,所以就干脆来找你了。”

  宋珏昨天酒喝的有些多了,晚间又送客送的太晚有些着了风,咳嗽个不停,极力忍住了咳嗽冲她笑了笑:“放心吧,那边我盯着呢,半点儿事都出不了。”

  第二更来啦继续求订阅求打赏啦。爱你们么么哒。对了,十一号要上限免啦,所以今明后三天可能会两更或是三更,但是大家莫慌,到时候加更会大大大的有的先爬去码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