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六·美满
  十九日这一天的婚宴最终还是大摆了一场,街头巷尾的人奔走相告,争相在正阳大街和朱雀大街上瞧热闹,把一条长街围堵得水泄不通。

  宋琰骑在马上,胸前被围了一朵大红花,看宋毅时不时的露出些为难神色,心里就嗤笑了一声,按照规矩,作为儿子的自己的确是该在迎亲人选之列的,昨天晚上为了这事儿,宋毅急的嘴角冒泡,半夜三更了还去他的楚洲馆坐了大半夜,期期艾艾的希望他不要生气。

  其实宋琰对宋毅并没什么感情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接去了晋中,由外祖母和舅舅舅母抚养了两年,对宋毅最深刻的印象,也就是宋毅去晋中接他回京城的时候,面对崔应书的责问和外祖母的眼泪闪闪烁烁的眼睛。

  后来的事情就更不必提,他因为懦弱自私一直维护李氏母女,险些害了自己的命,因为这一点,姐姐一直心有芥蒂,对宋毅这个父亲从来都是不冷不热的模样。

  他如今越发长大,经历的人情世故多了,也就渐渐明白了一直僵着关系对宋楚宜没有什么好处,虽然如今宋家是宋老太爷宋老太太作主,宋楚宜想做什么都有人支持,可是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终究会老的,到时候宋楚宜的娘家只会有宋毅跟现在要娶进门的新任继母。他不能叫宋楚宜没有一门能替她说的上话的,强有力的娘家帮衬,所以他微笑着答应了宋毅,改变了对宋毅的态度。

  宋毅领着花轿绕了城中一圈,在黄昏的时候终于到了长宁伯府大门,牵着新娘子下了轿,一步一步迈进了花厅。

  仪式过后宋毅就要去吃酒,尹云端松了一口气,旁边的婆子丫头们忙过来伺候她梳洗,一面又轻声告诉她:“院子里伺候的就只有两个丫头,几个粗使婆子,如今都在外头等着您的吩咐。咱们嫁妆已经抬进二房正院的私库了。现如今张妈妈正守着,等缓过了这两天再清点。”

  说着,丫头荷叶一面拿了巾子给尹云端绞头发,一面轻声赞叹:“这位宋六小姐真是个妙人儿,前几天办堂会的时候就告诉了您这院子里的情形,咱们一过来事事都不用忙,处理的井井有条的。比在咱们自家还省心的多”

  在自己家反而不能省心,更要打点精神。过继来的哥哥倒是还好,可嫂子就难免有些眼红,觉得广恩伯老夫人偏心亲生的,把好东西都给了她当陪嫁。每次一看嫁妆单子脸就撂下了三尺长,更过分的事还有呢,居然借着催妆前一天乱哄哄的时候顺走了她首饰盒里许多首饰相比较起来,宋家这边却干净省心的多了。

  尹云端嘴角含笑,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失神,她到底还是给人当了填房,从前的时候可万万没想过给人当填房,私心里想着,怎么也得一个如意郎君来配才行。可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能随人心意,她要是真嫁了自己心里的如意郎君,娘家是那副模样,恐怕连自己的嫁妆都守不住这失神也不过是片刻间的事,她立即就又打起了精神,嘴角恒常挂着温和的笑意。

  宋六小姐这是投桃报李,大家都是想把日子过好的人,既然想把日子过好,彼此都实诚些,以后也好相处她之前几回试探,宋六小姐都给了回应,她也就松了一口气,能跟宋六小姐处好关系,怎么也是件好事,至少在宋老太太那里就能轻松的多。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宋毅带着满身的酒气进门来,瞧见尹云端的时候不由先是一愣刚才掀盖头的时候尹云端化着厚重的新娘妆,浓妆艳抹的瞧不出到底长什么模样,如今洗去了脸上那些浓重的脂粉,就露出一张鲜活漂亮的面孔。

  这种漂亮跟崔氏那种赏心悦目和李氏那种清秀全然不同,就是世俗的漂亮,他站在门口,忽而有些无所适从了。

  还是尹云端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喊了一声二老爷。

  屋里的下人井然有序的退出门去带上了门,尹云端看着宋毅就扑哧一声笑了,声音柔软带着几分撒娇似地看着宋二老爷:“黏黏腻腻的涂着那么多粉实在难受”

  宋二老爷也忍不住笑起来,上前端详了她一阵,点头赞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样果然美极了。”

  尹云端不是个没心计的人,父亲早死,母亲多愁善感,她就要早早的替母亲打算起来。家里过继来的哥哥不是不好,可是总归隔了一层,隔了一层就足以生出很多很多事,嫂子,嫂子的儿子,家里的财产,她的嫁妆桩桩件件都是事,她要是不小心翼翼不如履薄冰,什么时候被人一口吞了也不知道。

  宋毅,澳门赌博网站:她是早就已经借着母亲的口打探了无数回的,深知宋毅是个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宋毅是个再软弱不过的性子,耳根子发软,跟他千万不要来硬的,哄着他依着他也就是了,这样的人好收服。

  反而是一双继子女和宋老太爷宋老太太那里,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仔细对待。她心里这样想着,面上的神情就放的更加温婉,羞红了一张脸抽回了被宋毅握着的手,泪光盈盈的看着宋毅,抿着樱桃一样的唇极轻极轻的在宋毅耳边说话。

  “老爷,我这一生可就托付给您了”她顿了顿,漂亮的眼睛里恰到好处的露出些委屈惶恐:“茵茵从小失怙,命途坎坷,日后全要靠着二老爷了”

  宋毅心里油然生出一股怜香惜玉之情,牵着尹云端的手紧紧的握了握:“你放心!”

  尹云端破涕为笑,不胜羞怯的点了点头。

  人要学会知足,她幼年失怙,母亲没有改嫁把她一人扔在狼窝虎穴里,还把她拉扯到这么大,又给她找了一门这样富贵煊赫的人家,已经算得上是美满了,她要惜福

  拼死拼活总算赶上了,三更送到。我发现亲们说得对,喉咙痛咳嗽根本不是什么快好了,是更糟了。我真的快病死了看在我快病死了也坚持爬上来更文的份上,求打赏求订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