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四·得罪
  他像是没有看见宋珏猛然青紫的脸色,一门心思的盯着宋楚宜瞧,那双纯粹澄澈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杂质,甚至也并没有夹杂着怨恨,轻飘飘的把死字说的这样没有份量:“六小姐活了这么久了,手上沾的人命也够多了。您要是想报仇,此刻已经功德圆满,该是收手的时候了。”

  宋珏脸色铁青,看着眼前的小和尚只觉得血气上涌,伸脚就要往他身上踹:“什么狗屁不通的话!旁人的生死还要你们来断,你们真当自己是佛菩萨了?”

  他向来厌恶这些以神鬼之名行不轨之事的和尚,在他看来,和尚该念经就念经,该修行就修行,不该沾惹的事情根本就不该插手。可是元慧这样的人,不仅妄图插手政事,还随意决定他人生死,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子上,做事实在叫人讨厌。

  他生了一通气,又觉得跟个小和尚较劲并没什么意思,沉了脸看他一眼,叹了口气:“你回去,叫个能跟我们说话的来。也去换双鞋,再这样冻下去,都要冻死了。”

  小和尚双手合十坚定摇头,目光里露出不符合年纪的坚定沉稳:“这是修行,我如今就是在修行。至于施主说的叫我回去换能说话的人来,我就是能说话的。师傅叫我来,我就来了。”

  跟这些和尚说话真是万分的费尽,宋珏有些不耐烦了,虎着脸冷笑了一声:“既然只有你一个人来,你说的又都是些不经之谈,我就是现在把你扔进寒潭,也没人知道,看看你那神通广大的师傅救的了你还是救不了你。”

  宋楚宜一眼瞥见小和尚手上念珠,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皱,轻声问他:“你是元慧的嫡传弟子,三难?”

  小和尚终于露出了旁的表情,有些惊讶的偏头看着宋楚宜。

  宋楚宜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三难,上一世陪着元慧到油尽灯枯的最后一刻的唯一一个弟子,元慧死后就听从元慧的遗愿还俗,光明正大的陪在了端王左右,后来甚至还领兵出征鞑靼。

  原来小和尚从这么一丁点大的时候就开始跟在元慧身边了,她看着三难垂下眼睛,就笑了一声:“三难,你抓了我的人,你师傅师伯他们应该不知道吧?”

  她就说,皇觉寺的那帮和尚不像是会这么不知分寸的,现在这个时候,元慧刚死,和尚们正该是缩头做人的时候,怎么可能还会冒着风险来做这么得罪宋家的事。

  如果出手的是元慧的嫡传弟子,那就说的过去了。元慧的势力一定有一部分是三难可以随意动用的,只是这么一个小和尚,没想到还能有这般能耐。

  她微笑着看着三难的脸色一点点变了,就好整以暇的在冰凉的石凳上坐下,问他:“你抓他们,就是为了要我死?”

  三难紧盯着她,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坚定的点了点头:“你杀了我的师傅。”

  他不管什么报应不报应,当初师傅从福建死人堆里把他捡出来,他早就已经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记得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成为流民,只知道这世上唯有一个师傅对他好。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什么佛法不佛法,什么修行不修行,其实在耳朵里过了一遍就消散了,他半点儿不在乎。

  师傅是被眼前这个看上去同样温和无害的,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子害死的,那她就同样该死,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他一直都认定这个道理。

  宋楚宜拉住暴怒的宋珏,冷静的对上三难看过来的目光,话说的不急不躁:“你师傅他想当佛。佛是拯救世人的,佛有出离心。什么是出离心,你学了这么久的佛,应该有人同你说过。对轮回、对世间一切人,事,物,财富和名位没有丝毫的贪恋、留恋之心,能够认真地去承担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这才是出离心。”

  她看着睁大眼睛一脸茫然的三难,笑了一声:“可你师傅恰恰都有,他说他要拯救众生,可我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他却视我的命如同草芥,我跟我家乃至我的外祖家,都不过是他攀龙附凤的一块奠基石他要做佛,可是佛是在做人的基础上修行而成的,他连人都还没有做成,怎么能做佛呢?”

  三难死死地抿着唇一瞬一瞬的盯着宋楚宜,冷然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师傅曾经跟我说因果。如果非要照他的因果论来说,他想毁了我,没毁成,被我设计了。这就是因果。他是自找的,没有什么谁害谁一说。先起恶念的那个人不是我。”

  三难冷着脸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倔强的抬头看着宋楚宜:“那我现在替我师傅报仇,也同样是因果。宋六小姐再厉害,也不能猜到现在人被我藏在哪里,我要是杀了他们,宋六小姐再使人杀了我,我心甘情愿。”

  说到底,还是觉得元慧的死该由她来偿命,小和尚三难远远还没到他师傅的境地,天真的以为杀人必须是要偿命的。

  “你还是太小了。”宋楚宜揉揉头站起来:“我不会杀你,也犯不着杀你。你同样也杀不了我的人,你的师傅不会允许你在这个时候得罪我的。不信你回去瞧瞧,看看人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宋楚宜拢了拢风帽,看着小和尚赤着脚拔足狂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宋珏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小和尚跑远,回头来看着宋楚宜:“既然你知道皇觉寺的人会把人给你送回去,为什么不解决了这个小和尚?”

  “大哥又在说气话了。”宋楚宜有些无奈:“他们退一步,是不想在此刻就跟我们鱼死网破的意思,要是我不识好歹杀了三难那这个年,恐怕也别过了。”

  已经死了一个元慧,该是时候先收手了,否则所有精力又要放在皇觉寺身上,实在是容易忙中出错。

  开始喉咙痛了,是不是意味着快好了?简直被这场发烧折腾的去了半条命啊继续求订阅求打赏啦。另外副版主要实名认证,请想当副版主的亲实名认证一下,我才能发送任命邀请,麻烦各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