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563章 一百六十三·失踪
  宋楚宜被宋贵妃的一席话说的心里苦,又有些慌,还有些手足无措。从重生以来,她已经很少遇见叫她手足无措没办法应对的事了,关于将来的婚事这一点,却恰恰就是最叫她应付不来的一件事。宋贵妃说的对,人不能太贪心,荣华富贵安稳无忧,亦或是飞蛾扑火追逐什么良人,总不能太贪心,别妄想两者皆有,总要选一样。

  相比较起来,镇南王府的确是很好很好的去处,叶景川喜欢她,他看着她的时候目光是遮挡不住的在意跟光亮,宋楚宜看见他就好像看见上一世的自己。

  可是她恰恰怕的就是叶景川太喜欢她,叶景川能给她荣华富贵,镇南王府也能护她安稳,可是她却不能给予相应的回报,或者她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在镇南王府站稳脚跟,可是她实在没有办法回应叶景川这样纯粹的喜欢,两方有一方付出的太多的时候,付出多的那一方年深日久,总会慢慢觉得不平衡的。

  就连她自己当初那样喜欢沈清让,也要求沈清让对她柔情蜜意......

  她揉了揉太阳穴,冒着寒风下了马车,就见紫云已经等在二门处,正焦急的来回打转,见了她就一溜烟儿的跑过来,急匆匆的道:“姑娘,罗贵送信进来,说是马长江跟马旺琨他们几个.......就是您派去抓了黄大娘黄大姐的那几个人,通通都不见了。”

  宋楚宜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才刚出现的疲累和厌倦一扫而空,立住了脚问她:“什么时候传进来的消息?”

  “早上您一走,消息就已经递进来了。可是您又进宫去了......”紫云搓着手哈着气:“罗贵说他本来跟马长江马旺琨约好了今天去收陈三太太的那批利银的,可是左等右等都没等来人,去黄大仙庙那里的宅子一瞧,才现一个人也没有。”

  马长江跟马旺琨都是懂分寸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玩消失,这么久了,他们从来没出现过这样临时找不到人的情况。除非是出事了,可是现在元慧人已经死在了锦衣狱里,皇觉寺正该是人人自危的时候......

  她正想吩咐青莺出去吩咐罗贵使孙二狗等人探听探听消息,就见一个婆子隔着垂花门冲她们锁在的地方探头探脑的,行迹鬼祟可疑。

  紫云眼尖,立即也瞧见了,本来如今她就有些担心,见状声气也不是很好,招手把那婆子唤至跟前,这才问她:“你鬼鬼祟祟在看什么?”

  婆子点头哈腰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来,迟疑着递给紫云:“有人使我送封信给姑娘。”她收了人家二两银子,二两银子呢,这可是她四个月的月银,怎么也得不吃不喝四五个月才攒的下来,因此纵然是知道自己没资格进内院,也一口就把这事儿给揽了下来。

  紫云想着马长江马旺琨等人消失得蹊跷,心里着实有些不稳当,见这个婆子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必定是私下收了别人银子,才会替这等无名无姓的人递东西,登时有些恼怒,忍不住倒竖了柳眉呵斥她:“什么来路不明的东西,你也敢往姑娘眼前送!看我不回了林嫂子,把你打出去,如今你们也是越来越大胆了,府里的规矩搓着眼只是当看不见......”

  宋楚宜看了那婆子一眼,伸手接过信展开来瞧了一眼,就又把信阖上了,吩咐紫云:“去找大哥过来一趟。”

  信中约她去旗峰山枫叶亭,送信的时间又这么巧,肯定是跟马长江他们的失踪脱不了干系。宋楚宜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事儿还是和元慧有些关联除了元慧,旁人对马长江马旺琨是她的人也不知道。

  这些人手都是崔绍庭送给她的,她使唤起来很是顺手,这么久下来,马长江跟马旺琨帮了她不少忙,而且如今也都相处出了感情。她日后还有很多用得上他们的地方为了拉拢他们,她把他们的亲戚都安排在崔氏留给自己的庄子铺面里,如今也算是渐渐培养起来了,她不能功亏一篑。

  宋珏也是这么想,他沉思了片刻,就斩钉截铁的抬起头看着宋楚宜:“明天我陪你一同去。”

  不赴约,马长江马旺琨几乎就永远回不来了,不管前头是不是龙潭虎穴,总还是要闯一闯才能知道。

  旗峰山并不高,只是因为下了大雪路途泥泞,异常难走。宋珏跟宋楚宜好容易爬到半山腰的枫叶亭时,日头已经堪堪到了中央,眼光罩在枫叶亭顶上,上头的琉璃瓦璀璨异常。

  四面都无遮挡,风从四面八方灌进亭子里,吹的宋楚宜风帽上的毛都通通竖起来。她才转过脸,就见一个青衣小和尚打着赤脚从南面飞快的跑进了亭子,站在了她跟宋珏面前。

  这么冷的天,这个半大的孩子居然打着赤脚,宋珏往他脚上溜了一眼,见他脚跟已经冻得通红起了冻疮,可是这个孩子似乎毫无所绝,半点寒冷也感觉不到似地,面不改色,他不由就有些皱眉。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澳门赌博网站:小和尚先开口了,直直的冲着宋楚宜问:“六小姐想救那几个人吗?”

  果然是关于马旺琨和马长江等人的事儿!宋楚宜跟宋珏对视了一眼,问他:“想救如何,不想救又如何?”

  小和尚笑了笑,弯着大大的眼睛拈着一串佛珠盯着宋楚宜和宋珏看,说出来的话却全然不同他的人一样可爱:“想救,那边有个寒潭。六小姐从那里跳下去,那几个人自然就活了。不想救,六小姐就可以走了。”

  宋珏眉头紧皱,脸色很不好看的问他:“你是哪里来的小和尚?”

  一开口就要人去跳寒潭,皇觉寺未免胆子也太大了些,现在这风声鹤唳的时候,居然还敢顶风作案?

  小和尚笑一笑,仿佛早有准备:“总归不是皇觉寺的和尚,这天下的和尚信奉的菩萨都是一样的。六小姐坏了高僧大德,视人命如草芥,是祸根,不应留在这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