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一·蹊跷
  应付卢皇后跟大范氏实在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这两个人都是表面上温柔可亲,可内里却深藏不露的人,说的话看似处处妥帖,其实却处处设防。

  好容易捱到了宋贵妃的凤藻宫里,宋楚宜忍不住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可同时却又提起了一颗心。皇后娘娘根本提也不提镇南王府的事,这并不意味着皇后就放弃了对宋家的拉拢,相反,或许是经过元慧的事,皇后娘娘发觉了宋家隐藏的更大的实力,从此刻才真正想彻彻底底的把宋家拉上船。如果她的感觉没有出错的话,皇后娘娘此刻应该是重新估量了她的价值,觉得她嫁给叶二有些浪费,其实可以配给更高一层的人。

  而这更高一层又跟东宫关系更加紧密,甚至还跟皇后娘娘息息相关的,除了周唯昭跟周唯琪,没有其他人她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杯热茶看着蒸腾的雾气有些累,这些人看她就像是在看待价而沽的商品,随时随地准备用一个最合适的代价把她这个他们眼里的宝贝买走。

  她努力的避开上一世的悲剧,不是为了到这一世来当一个被人操纵的棋子和待价而沽的商品的。不管是皇后娘娘还是范良娣的打算都让她觉得厌恶。

  宋贵妃换了衣裳出来,招手把她唤至跟前,上下打量她一眼就笑:“这个时候的姑娘,一天一个样,比上次见你的时候又超逸许多了。”她说着,摸一摸宋楚宜的头发,又叹了一口气:“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今天进宫皇后娘娘跟范良娣的打算,你心里要有个数。”

  宋贵妃越来越喜欢这个聪明的妹妹,她总是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不仅知道,而且事事都能做的很好。事实上,从荣贤太后的事情开始,宋楚宜就几乎没有犯过错,一步一步的叫宋家扎根扎的更稳的同时还更上一层楼,连十一公主的亲事也都是多亏了她。

  可锋芒太露,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回宋楚宜实在是太显眼了,元慧因为断她的命把自己的命都给断送了,真正知情的聪明人难免要为她的这份心机吃惊。

  而像是卢皇后跟范良娣这种身居高位的,就不免对她生出利用的心思。

  宋楚宜点了点头,在世家,婚姻从来都不可能只是两厢情愿的事,掺杂利益关系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她有些疑惑:“长姐,我看范良娣似乎仍旧春风得意?”

  这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照理来说,太子就算是真的宠爱范良娣到了极点,也该要生一段日子的气才对。何况她总觉得上一世宋楚宁有句话说的很对,越是喜欢就越是容易吃醋在意,涉及男女大防方面的事,太子要是真心喜欢范良娣,澳门赌博网站:怎么可能这么轻飘飘的就放下了?

  看今天大范氏的样子,分明是半点没有受到影响,这件事隐隐总是透出些蹊跷。

  提起这件事,宋贵妃也忍不住有些匪夷所思:“可不正是,太子真是昏了头了”她接过竹影递来的热帕子擦了手,亲自拿起玉签子挑了一颗草莓给宋楚宜递过去:“你不知道,太子醒来那几天,什么话也不肯说,连圣上去瞧了他一趟,问他缘由,他也不肯说,还挨了一顿训斥。可过了几天太子见了范良娣一面,这风向就又变了。”

  连宋贵妃也有些羡慕嫉妒,范良娣这份勾男人的本事,可真是出神入化,居然连这样大的错也能叫太子轻描淡写的就遮过去。

  不符合常理,男人对这种事情都是忌讳至极的,太子这样位居高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尤其该是如此,可是太子竟然半点也不在意,居然连一点动静都没闹出来就轻飘飘的原谅了大范氏,大范氏又不是神女,难不成还真的有什么神力,把太子迷得昏了头?

  而且今天她进宫来见皇后,连太子妃也没出现,范良娣却来了,这说明什么?至少说明范良娣是不怵皇后的,出了这样的事,她连皇后都不怕

  她还想再问的仔细一些,忽然外头竹影急匆匆进殿来,看了宋楚宜一眼才低声道:“娘娘,谨身殿贤妃娘娘去了”

  贤妃连死也要挑宋楚宜进宫的日子,恐怕是想借着死再恶心恶心宋楚宜,彻底把她天煞孤星的名声坐实。

  可惜她已经进了冷宫消息不通,不晓得现在正是风声鹤唳闻和尚色变的时候,不知道已经没人敢再拿着什么天煞孤星这个名头说事了。

  宋贵妃淡淡的阖上眼睛轻笑了一声:“皇上和皇后那里怎么说?”

  鲁王还在,九公主又陪媵去了东瀛当东瀛王妃,贤妃的身后事总该不会寒酸。

  “还没动静。”竹影摇了摇头:“圣上为了雪灾的事情忙的脚不沾地,已经两天没进后宫了。”

  宋贵妃就点了点头:“那就先去皇后娘娘那里听消息吧。”

  她转过头来看着宋楚宜,脸上浮现一个冷笑:“可算是死了,真是到死都不忘想要恶心恶心我们。前些天我见过她一面,瞪着两只眼睛诅咒我不得好死我就是有些不明白,从头到尾咄咄逼人的不是我,把人逼到绝路了还不叫人还手,这是什么道理?”

  怪不得端王跟九公主的性子都被养的那么偏执极端,有贤妃这样死钻牛角尖的母亲,怎么会带出正常的孩子来?

  她自己的不甘心,通通都灌输给了孩子,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努力的想要叫儿女去争去抢给她得到。

  她说着握起宋楚宜的手重重的捏了捏:“小宜,我听祖母透露的意思,是想你嫁给叶二公子。可你不愿意,这是为什么?”

  镇南王府是世袭的勋贵,镇南王难得是从前就跟着建章帝的亲信,位子很稳很得圣心。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去处和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