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章·探问
  卢皇后从头到尾没有提起之前同荣成公主提起过的的,要把宋楚宜配给叶景川的事,她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问宋楚宜的话,大多都是些并不引人注意的闲话。

  宋楚宜却听出了一身冷汗卢皇后问的话看起来毫无关联普通寻常,可处处都是陷阱。摆明了要套她的话。她摸不着皇后娘娘问的这么仔细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干脆就装傻,面上端着和煦端庄的笑,举重若轻的揭过去。

  等再坐一刻,外头就报说是范良娣到了,殿里立即就是一静谁不知道范良娣前些天出了些事,娘家人不争气惹了事不说,锦乡侯夫人不但不知错,还反过来骂太子跟范良娣不帮手,把本就病弱的太子给气晕了。现如今这太子醒了可也还没几天,她怎么就又大大咧咧的来了?

  话说回来,众人心里对范良娣在太子心里的地位又各自有了一番思量,皇后娘娘宽厚温柔是不假,可是对太子这个身体不好的儿子向来是倍加留心的,恨不得天天人参燕窝的养着,现在锦乡侯夫人动了皇后娘娘的心肝宝贝,难不成皇后娘娘竟真的一点儿也不介意?

  范良娣画着时兴的梨花妆,头上步摇随着她走动而摇曳生姿,耳朵上缀着一对刻成蔷薇花形状的金镶玉耳坠,粉面桃腮,眉眼含笑,华丽逼人。

  她跟皇后娘娘跟贵妃分别请了安,等宋楚宜再来给她见礼的时候就一把扶住了,笑语盈盈显得分外可亲:“上次在围场就想见见,可惜没见着。现如今一见,可真是叫我不知道怎么夸好了,宋家的女孩子们个顶个的水灵,叫人爱也爱不过来。”

  要是宋楚宜不知道眼前这副漂亮的皮囊下是个怎样恶毒的灵魂,几乎对这样美丽的女人没有抵抗力,从头到脚都精致得叫人发指,怪不得太子殿下这样喜爱她。男人慕色,本是人之常情,若换做他是男子,面对这样的尤物,也很难不动心。

  皇后对她的态度不远不近,瞥了她一眼眼里笑意略微收敛:“你怎么来了?”

  太子病弱又敏感,澳门赌博网站:卢皇后在他身上花费的心思虽然多,可是却总觉得跟儿子离得很远太子小的时候她跟建章帝的日子还不是很好过,除了一个亲弟弟庄王,其他兄弟都如狼似虎环伺左右,那时候她们连喝口茶都要胆战心惊。后来泰王果然就谋了反她至今还记得泰王谋反的时候,她怀抱着着刚刚出生才几天的小儿子,吓得浑身血液都凉了,脑子也混沌了,身边的嬷嬷宫女护着她跑,她竟真的就把大儿子忘了

  好像母子间的隔阂就从那个时候横亘在中间,不管她怎么努力,这层阻碍就是不见消失。也正因为如此,东宫的事情,她向来是不大敢插手的。

  她已经为太子做了能做的所有事,连原本小儿子喜欢的表妹卢氏,也给了他当太子妃,为的就是把卢家送给他可儿子不喜欢。

  太子对卢氏总是淡淡的,连对卢氏生出的周唯昭也是淡淡的,最难过的那些年,侄女甚至被逼得没有办法,去求了张天师

  这桩桩件件的事其实她心里都门清,可是她但凡插手,太子就对这对母子越发冷淡。她心里隐约似乎知道儿子为什么对她这样别扭疏离,可是要说摸得很清楚却又不尽然。

  他们两母子本该互为援引相依为命,可是却总是对对方都藏着心事,甚至都不如远在封地的恭王跟她亲近,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要命的是太子从不肯承认这中间出了问题

  她这回叫宋楚宜进宫,是为了周唯昭相看未来的太孙妃不管怎么说,周唯昭是带着卢氏血脉的,她的亲孙子。而且从龙虎山下山之后实在表现的太过出色,连建章帝都对他宠爱有加。私心里,她其实仍旧是更偏向周唯昭的。

  可现在大范氏却来了

  大范氏不知道电光火石之间皇后娘娘已经想到了这么远,脸上的笑更加甜了几分,几乎有些腻人:“来跟母后请安,听说宋贵妃的娘家妹妹进宫来了,就赶来见一见。六小姐的名声最近实在是太响亮了,连儿臣也有些好奇”

  说完了,她就又转头自然而然大大方方的盯着宋楚宜瞧了一会儿,笑着从身边人手上接了一只锦匣递过去:“这里头是几只碧玉钗,六小姐拿着玩罢。”

  宋楚宜恭敬的收了,小心捧在手里,垂着眉眼回范良娣的话。

  范良娣问的无非也就是爱吃什么,爱玩什么一类的闲话,倒是不跟皇后娘娘那样目的性那样强,问了一会儿,她也不免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宋六小姐真是个妙人儿。”

  从前只听韩止他们说宋楚宜如何如何聪明,可却从不曾真见她有多聪明,毕竟宋家有个宋程濡镇着,又有宋老太太这种久经风浪的,外头人看着,宋楚宜自然就显不出来。现在真见了面,她才知道韩止所言非虚。

  问什么答什么,偏偏又说了跟没说是一个样,真正自己的本性半点没露出来,这样小的年纪,这么深的心机,怪不得韩止当初说要把她娶回去当个助力。这样家世厉害自己也厉害的,可不就是真正的助力。

  她直到此时方才真正对宋楚宜上了心,对着宋楚宜也就越发的温婉和善起来韩止背后是谁大家都清楚,要说她跟东平郡王对韩止所做的事没有半点察觉也没人肯信,可是有些事心照不宣就行了,聪明人总是晓得趋利避害。宋家若是真的有了投靠之心,那从前的种种,自然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宋楚宜却对她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她总觉得范良娣就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随时随地准备好了在背后咬你一口。

  不好意思,最近两三个月还是第一次两更,实在是昨天真的快病死了的感觉,抽了血说是细菌感染,洗了澡出了汗从下午睡到晚上,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今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