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八·进宫
  宋老太太心里对宋楚宜的事情越担忧,宋珏这边对叶景川的查探摸底就越的频繁,出入酒肆茶坊三天两头的也爱邀着他一道去。

  叶景川对这些地方向来是嗤之以鼻,奈何邀他的是宋楚宜的大哥,也就没了脾气,心甘情愿的跟宋琰尾巴似地跟在宋珏后头。

  这么来往了几趟,才现这世上之事果然全不能看表面。他从来都以为出入这些地方的都是些纨绔和不长进的,到了这里才现世事洞明皆学问。

  譬如说新提拔上来给东平郡王当讲官的是国子监的副司业,这位副司业姓胡,从前是在福建当个教谕,后来一步一步升了上来,好容易升上了国子监的副司业,转头又被提溜去了东宫给东平郡王当讲官,如今正是风生水起风头正劲的时候。

  再譬如说原本宋珏已经该提拔上羽林卫副指挥使了,临到头皇上却亲自点了郭怀英的儿子郭燕堂当这个副指挥使。郭怀英在福建奋勇抗倭,治理倭患,很是辛苦,圣上此举也是为了变相的给功臣奖励。

  还有行人司的夏行人,考了许多年,连个进士也没考上,也就是个同进士,却因为在行人司跑腿跑的久了,又长得周正帅气,会说一口顺利流畅的官话,现在被提拔进了吏部考功司当个司员这个可是个再好不过的肥缺,也不知多少勋贵家里就为了儿孙们图这个位子大把大把的撒银子,谁知道叫一个美男子得了便宜。

  这些信息杂乱无章,这些人谈话一会儿一件事,可是这里头包涵的信息却囊括了朝中大小事,怪道父亲跟兄长总是说外头有推不掉的应酬,现在看来果真来一趟能学到不少东西。他看着旁边谈笑风生的宋珏,再看看泰然自若已经在这样的场合游刃有余的宋琰,不由得咋舌宋家这些人可真是个个奇怪,宋琰这样的,既不承爵年纪又小,宋珏竟然也敢带着他来这样的场所,还允许他喝酒......

  等回了家镇南王和叶景宽问他最近怎么这样频繁出门,又经常去账上支银子的时候,他就老老实实的托盘而出,又有些疑惑:“宋珏每次都带着我和宋琰一起去,可是去了又没什么下文......”他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宋珏在考验叶景川的为人了,也看看他如何处事。

  镇南王有些替自家儿子担忧,叶景川从小就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旁人在他那么大的时候总喜欢看戏逛园子,偏他天天蹲在演武场看着人练武。年纪再大一些,就干脆要去战场。

  他把他扔去西北历练了一番,后来更是叫他福建呆了三年。

  可在西北的时候有他舅舅带着,去了福建又有郭怀英关照,说起来,叶景川倒真的并没有什么心机。他从前还真的总怕叶景川要是娶了宋楚宜,会降服不住这个聪明的女孩儿。

  可叶景宽却觉得这是好事,就算叶景川不用承爵,就算他只想当个将军,也不是说当个莽夫,该有的心机手段总要有,为人处事也总要学。

  宋珏说的原本就没有错,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些东西身在官场就避免不了的,连镇南王和他也得时常放下身份跟人喝喝酒称兄道弟,何况是叶景川?现在学这些,也是时候了。

  想到这里,就不由大笑了几声:“咱们母妃去了长宁伯府这么多趟,该说的也都说了。长宁伯府给的回复是说等从晋中回来再决定,可对你的考验,却现在就开始了。宋珏自己就是个人精,年纪轻轻就考上了武进士,你瞧瞧他是不是跟谁都处得来?连魏家那样攀附东平郡王的,都跟他称兄道弟热乎的很,这是份本事。现在他把你带在身边,就是想看看你上不上道。你也不小了,要是真想娶宋六小姐,就要打点起精神好好学学这些仕途经济。可别到时候宋六小姐把你的内宅整治的服服帖帖,你自己却总在外头栽跟头,或是连应酬也无,这可不像话。”

  叶景川得了提醒,虽然仍旧有些似懂非懂,却知道这是宋珏在考验他,从此打点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席间认真听,回了家不懂的就问父亲哥哥,等第二天去找宋珏的时候再跟宋珏说一说昨天的趣事跟心得。

  宋珏见他明白自己的意思,虽然反应仍旧有些慢,可显见得是在用心学,心里就多了几分满意,去宋老太太跟前也说了几句叶景川的好话:“看得出从前是个从来都不斗鸡走狗的,是个正派的。现如今虽然跟着我去了,可是却也很有分寸,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能做。也开始晓得对着什么人说什么话了.......跟六妹妹比起来自然是还差得远,可有这份心也是难得了。”人品端方才是第一要紧,否则在人情世故上再圆滑通透也是枉然。

  宋老太太转头去看崔夫人和余氏,不由有些感叹:“连珏哥儿也说他好,可见真是个好的。我倒是真喜欢这个后生......要是他能降服得住小宜,我真的就可以闭眼了。”

  崔夫人也渐渐瞧出宋楚宜的不对劲来,闻言忍不住跟着叹了一声气:“老太太说的是,她要是能想得通,这真是一门极好的亲事。”

  事到如今,余氏反倒更看得开了,闻言就笑着劝她们:“总归是缘分未到,现在小宜也还早呢,指不定哪一天她自己就开了窍。现在咱们在这里替她担心也没用,倒还不如替她想想这趟进宫皇后娘娘问她话,她该怎么答。”

  皇后娘娘早就宣了宋楚宜进宫,可是这桩桩件件的事情这么一拖,就拖到了如今。现如今元慧的事一出,皇后娘娘见宋楚宜的理由就绝不是为了什么天煞孤星了,该是宽慰赏赐一番,也算是间接的补偿宋家。

  多谢山大王阿锅、我爱赵寅成的香囊,也多谢瑛紫oo7、血呃子、十月的菱、血呃子、尧要的平安符,还有落凡的一天的桃花扇,太感谢啦。

  另外招募副版主啦,大家也理一下我嘛,书评区的广告太多了,我处理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