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四·安心
  要说对这些神佛之事半点不信那是假的,宋楚宜本身就是莫名的带着怨气卷土重来,又怎么会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她略带惶恐的摊开手往手心里瞧了一眼,又立即攥紧了拳头。

  她不怕报应,澳门赌博网站:只怕真的如同元慧说的那样,还要连累身边的人。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有时候午夜梦回,宋楚宜总要被噩梦惊醒,前世今生的回忆通通重现在她眼前,她总是分不清楚现实梦境。重生以来的日子总好像在走钢丝,她跟那些杂耍匠人一样要如履薄冰全神贯注,一刻都不能松散,心里始终要绷着一根不能断掉的弦,有时候想想,的确跟元慧所说的那样,她逆天改命也要付出代价,其实她心里隐约也知道这一点,才会总是睡不安枕。

  她静静的站在大厅中央,风似乎从四面八方灌进来,她拢了拢风帽,指尖触及自己脸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血似乎都凉了。

  宋琰上来牵她的手,见她发愣就摇了摇她,轻声道:“他都是胡说的,姐姐你不要理他。”

  什么因果报应,要真是有因果报应,元慧自己这个出家人岂不是更该先遭到报应吗?

  宋楚宜这才回过神来,收拢了宋琰的手,回头去看周唯昭:“殿下怎么来了?”

  “来给安安过生日。”周唯昭笑着扬了扬手里漂亮的锦匣:“上次安安说想要郎师傅刻的糖人,我特意给她带来了。”

  徐嬷嬷赶来前厅招呼他们都往后院去用长寿面,一面又笑:“今天原本还装了一屉寿桃,特意用蜜桃露调制的面粉,不晓得能不能做出那个味儿来,待会儿等大娘回来了,再上灶蒸,吃个新鲜。”

  张叔已经领着人去修门了,也不知道元慧哪儿来那么大力气,这么大的门说砸给就给砸了,外头人看着总归是不像样子。

  趁着众人吃面的功夫,宋楚宜皱着眉头喊了周唯昭一声,试探的问他:“青卓跟含锋没有跟来?”

  廊下的风呼啸,宋楚宜的脸虽然隐在风帽里,也被吹的有些红,周唯昭瞧她一眼:“元慧没有你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幸亏你没有对他下杀手。”

  宋楚宜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留了一点余地,也才更要把黄大娘和黄大姐握在手里,只有这样,元慧行事才能有所顾忌。

  这个真正在佛学和武道上都有很深造诣的和尚,是个有靠山的人。

  “他进了顺天府衙门不过一晚就被放出来了。”宋楚宜转过头看着周唯昭,眼睛亮亮的:“殿下知不知道是谁在背后起了作用?”

  周唯昭也眼带笑意的看着宋楚宜:“听说皇觉寺的主持大师元空大师下山来之前,先使人去杜阁老府上送了一份帖子。”

  所以他说元慧是个极难对付的角色,他跟端王有很深的牵扯,同时还能神秘的跟恭王保持良好的关系,甚至在他已经对东平郡王投诚以后,恭王的人还愿意拉他一把。

  虽然相比较元慧落难,恭王更不愿意看到东宫未来的两个助力崔家和宋家得意,所以才伸手,可到底他们还是请动了杜阁老。

  宋楚宜隐约却觉得有些不对,杜阁老会帮元慧,未必是出自恭王的示意。

  当初要撤崔绍庭之前那任福建总督的时候,似乎当时还只是个翰林院侍讲的杜阁老拼死上书反对过,还因为这个蹲了一阵子的大牢

  她联想起上一世的事情,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边,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更深的联系,不由有些头疼。

  “杜阁老在京城经营了这么多年,他如果出手帮元慧,再凭借元慧本来就有的势力,能找到人也不奇怪。”周唯昭看着她:“不过你也放心,杜阁老如今还不想得罪宋家崔家,不会对你的人怎么样的,何况还有青卓跟含锋在。”

  宋楚宜不想纵虎归山,元慧跟陈家和端王又不一样,他本身就是个有本事的人,若是他愿意,刚才这满屋子的人没一个是他的对手,他可以轻轻松松就撕了她。

  “不知道我要是一定要杀元慧。杜阁老会不会为了元慧暴露自己。”宋楚宜皱眉看向周唯昭:“殿下,我之前求您帮忙的时候就告诉过您,我不会放过想要杀我的人。如果现在我放元慧一马,下一个死的恐怕就是我。我不能把自己和我家人的性命放在这么危险的位子上。”

  “这也是我要劝你的地方。决定做一件事了以后,就千万不要瞻前顾后。”周唯昭看着她:“你手里有刀的时候,就千万别听别人的蛊惑放下那把刀。因为旁人随时可能捡起你丢下的这把刀捅向你。”

  顿了顿,周唯昭又道:“现在元慧的名声已经糟透了,皇祖父对他的印象也坏到了极点。这个时候,正该是一鼓作气的时候。否则你说得对,他没有死,下一个死的就该是你了。”

  实在是宋楚宜下手太狠,直接一刀命中了元慧的心脏,生生的剜了他的肉,叫他以后的抱负恐怕都要落空。

  是,元慧最大的支撑其实是来自建章帝的宠幸,从前众人都看他几分面子,是因为觉得他说的话建章帝听的进去,现在建章帝厌恶他了,底下的人自然会看风向。

  就算杜阁老因为情分和旁的目的,能救元慧一次也救不了他第二次。东平郡王跟大范氏投鼠忌器,现在又正是跟太子关系微妙的时候,同样不会插手。

  “我下山的时候,我师傅告诉过我一句话。”周唯昭见她神情重新坚定,脸上就含了一抹温和的笑看着她:“现在我同样也告诉你。不要期待,不要假想,不要强求。顺其自然,如果注定,便一定会发生。”

  什么报应不报应的,尽人事听天命了之后再说,那些都是很远的事了,先把眼前的日子过好才是真的。

  宋楚宜蓦然觉得心落回了实处,眼前豁然开朗。

  多谢书友161011062602071的平安符,第四更说到做到的来了,继续求订阅求打赏,重要的话今天只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