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二·远走
  安安过生日这一天又下起了大雪,新夫人是在十九日进门,安安是在十四日生日,赶得倒是巧。往年宋楚宜在安安生日的时候去通州总得住上两三天陪一陪安安,可是这回恐怕就只能当日去次日回了,绿衣替她系好了风帽的带子,有些担忧:“这几天姑娘也没怎么休息好,还得连着坐两天的马车,也不知道身体经不经受得住。”

  可她也只是这么白说一句罢了,不管经受得住还是经受不住,安安的生日,宋楚宜没一次是错过的。何况新夫人的婚宴完了,再过个半月宋楚宜又要启程去晋中,这个时候也的确该去通州通知一下徐嬷嬷跟涟漪她们做好准备。

  青莺拿了暖炉给宋楚宜抱着,听绿衣说这话就笑:“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咱们姑娘的性子?天塌下来她也得去给安安过这个生日的,还是少说几句罢。给安安的新衣裳都带了吗?礼物也都准备好了?”

  绿衣正要应声,外头紫云就打了帘子笑:“四少爷来了!”

  前几次宋琰没赶上,今年的生日宋琰早就说过了会去陪安安过的,他穿着霜白滚金边的袍子,腰间系着金色的纹着云纹的腰带,见了宋楚宜就笑:“姐姐,外头马车都已经套好了。秦叔叔说下雪路滑不好走,不叫我骑马,叫我跟你一块儿坐车。”

  宋琰最近除了跟着宋珏读戏院体验人生,就喜欢跟着秦川他们学骑射,宋楚宜笑了笑,牵着他一同去给老太太请安。

  向明姿也已经等在宋老太太房里,见了他们忙抱怨:“平常也没见你们这样磨蹭,偏这回人家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你们才磨蹭起来!”

  宋老太太忍不住指着她告诉宋楚宜和宋琰:“难得出门,就跟山上的野猴子似地,一刻也闲不住,你们再不来,她就要催玉兰去把你们绑来了!”

  笑完了,一起用完早膳,宋老太太又拉着宋楚宜叮嘱:“今日去明天回,人手都给你带够了的。秦总管还有林海都跟着你们一同去。现在也算是非常时期,你们自己多上点心小心一些。你大哥哥说有事不能护送你们过去了,恰好前天镇南王妃提起来,叶二少爷也要去通州办事,我就托了他......他手底下领着二十个府君卫,有他跟着,我也放心些。”

  虽然将近年关,可是宋珏本来也没这么忙,之前说过会送他们去通州的。

  向明姿就拿眼去瞧宋楚宜宋老太太这分明就是和镇南王妃有了默契,渐渐的开始给宋楚宜创造机会,这个小妮子太有自己的主见,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讨她的欢心,还是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来,一点儿也不能露出痕迹。

  宋楚宜自然也知道宋老太太的意思,不由有些无奈,可她抿了抿唇,到底没有直接拒绝。

  雪下的越的大了,叶景川穿一袭白蟒箭袖立在城门口,等的有些焦心。长安鞍前马后的给他递吃的叶景川出门出的太早了,生怕宋家的马车先走,连饭都顾不上吃,五更天就在城门口等着了。

  他真是有些想不通,自家公子是不是脑子有点坏了,谁家姑娘会天不亮就出门?

  叶景川根本没心思吃,骑在马上朝大路张望,好容易终于瞧见了领头的秦川跟林海,眼睛立即就亮了,驱马上前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林海跟秦川都有些意外他来的这么早,忙不迭的行了礼,有些吃惊的问他:“二少爷这是还有旁的事要忙?”

  本来就是要求人家帮忙,如果人家还有别的事,他们也不好耽误人家的正事。

  叶景川忙不迭的摆了摆手,忽而瞪大了眼睛又看向秦川他们身后英国公府怎么好端端的也要出城?!他的警惕心立即就起来了,吩咐跟着小跑过来的长安:“去打听打听,他们怎么也要出城。”

  长安最机灵不过,向来知道自家主子为什么总是看沈七公子不顺眼,得令看了宋楚宜马车一眼,一溜儿小跑踩着雪就滑过去了,不一会儿跑回来急匆匆的上了马跟上了叶景川,悄悄告诉他:“搬家呢,听说是先把东西送去通州码头,二十那一日就启程回祖宅了。”

  怪不得沈清让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原来是要离开京城这个富庶繁华的地方回老家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这个臭虫走才好,看见他就浑身都不自在,英国公府也的确叫人看着讨厌。叶景川忍不住又高兴起来,看了身后宋家的马车一眼,脸上都带了笑。

  只是才刚出了城门,沈清让这个不长眼的就策马上前拦住了宋家马车的去路,说是要见一见宋六小姐。

  叶景川有些不耐烦,恨不得一鞭子摔在沈清让身下那匹马的屁股上,叫沈清让消失的快一些,说出来的话也不甚好听:“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好见的?身边既没个长辈,见了也不方便,大家都还要忙着赶路呢,你也快走吧。”

  沈七有些不甘心,他死死地盯住宋楚宜所在的那辆八宝香车,抿着唇眼神阴鸷。可他也做不了什么,别说今时今日英国公府现在这副破落模样,就算是英国公府没被武宁侯府折腾散之前,他也不敢在宋家头上动土。

  沈清让固执的等在马车外头,眼睛酸痛不可描述,澳门赌博网站:攥着拳头喊了一声:“六妹妹......”

  他从前心情好的时候喊宋楚宜六妹妹,心情不好的时候喊她宋六,他希望宋六会念这份情。

  宋楚宜到底没开口,从头到尾连帘子也没掀开一条缝。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今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她最终也没对沈家赶尽杀绝,留了他们一条生路,她放他们回归故里得以保全,不像他们上一世对自己那样赶尽杀绝不留余地。从此以后两不相欠,再见应不识,也就够了。

  第二更来啦,多谢一直静静的、eipengo578、燃烧的荒草的平安符。继续求订阅求打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