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六·求你
  应该是要先回晋中去问问崔老夫人的意见,镇南王妃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崔氏一门能人辈出后起之秀颇多,可是她自认为叶景川也不比谁差连沈鸯也替沈家的姑娘们打听过她儿子呢,沈家的门庭虽然不如崔家,可却也算得上望族之一了。

  她笑着揽住宋老太太的胳膊,姿态亲昵而自然:“老太太说的对,两个孩子年岁也都还并不着急,我也只是来探探路......都说一家女百家求,汀汀的女儿更是好的。”

  其实要镇南王妃来瞧宋楚宜好不好,她还真的不大瞧的出来,只是儿子瞧她哪里都好,她自然也就跟着爱屋及乌了。

  众人在偏厅用了点心,又移步去卷棚那里用饭,广恩伯等人另外由宋大老爷和宋珏等人在外头花厅里摆宴招待了。

  饭才用到一半,外头黄嬷嬷脚步匆匆的进来,弯腰附在宋老太太耳朵旁边轻声说了句话,宋老太太就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随即笑了一笑,托词说要更衣,领着人往外头去。

  宋大夫人和宋三太太却并未跟着出去,相视一眼招呼起众女眷行起了酒令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礼不可废,这里总得要有人招待。

  等出了卷棚,寒气就扑面而来,宋老太太看着漫天的大雪皱了皱眉,似乎是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重新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英国公世子夫人求见?”

  英国公府如今的日子很不好过虽然托了老太太被童芍推至跌倒受伤的借口跟武宁侯府退了亲事,皇后娘娘也亲自下了懿旨申饬武宁侯夫人败坏祖宗德行教女不严,可是童芍却服毒自尽了。

  武宁侯府虽然因为皇后娘娘的申饬不敢明面上再对英国公府怎么样,更不敢跟从前一样肆无忌惮的追上英国公府去打骂摔门,可是别的却是能做的。

  听说武宁侯夫人现在天天搂着外孙女的衣服在夜里啼哭,出去做客提起英国公府也是咬牙切齿,说沈清让始乱终弃,坏了她家外孙女的清白又祸害了女孩儿的名声,却还是不改眠花宿柳的本性,所以才招致童芍性情大变,做了蠢事。

  常言都说人死万事消,童小姐虽然前阵子在京城的名声坏到了骨子里,可是毕竟她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现在英国公府一退亲她又自己服毒死了,旁人就都忘记了她的可恶,只觉得她可怜,对英国公府的风评就渐渐的不好起来。

  再加上沈清让的确是狗改不了吃屎,听说屡屡被人发现在勾栏妓院里流连,英国公府现在俨然已经被排斥出了勋贵圈子。

  现在何氏应该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怎么还敢来长宁伯府求见?明明长宁伯府自从上次宋楚宜去英国公府赴宴而遭童芍挑衅那一次起就已经断了往来,这次宋毅娶继室,就算一开始没打算大张旗鼓,宋老太太也没想过给英国公府下帖子。

  黄嬷嬷点了点头,轻声道:“还特意说明了,是来求见您跟咱们六小姐的......”

  要不是提起了宋楚宜,何氏这回恐怕真的连长宁伯府的门也进不来,也亏得今天长宁伯府有客人在,不想闹的失了体面,否则何氏只能吃个闭门羹。

  宋老太太果然面色阴沉下来,冷冷笑了一声:“见小宜?她自家出事,好端端来见我孙女儿做什么?难不成脑子都糊涂了?”

  话是这么说,宋老太太却还是决意见何氏一面,扶着黄嬷嬷的手上了滑竿,先行回了宁德院。

  何氏已经战战兢兢的搓着手等在宁德院明间里,不时伸长了脖子往外瞧,生怕等来的只是送客的决定。

  好在她也没有提心吊胆多久,外头就打起了帘子,一叠声的说是老太太回来了。她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觉得心中那股憋闷疏散许多,忙站起了身。

  从前她也经常来长宁伯府,可却极少这样卑微,这会子也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以前至少爵位还是比长宁伯府高出一截,不过是没有实权,面上的体面还是做得到,可现在英国公府脑成了这样的境地,简直在京城臭了名声,她也没功夫在意什么体面不体面的了。

  宋老太太进了屋子,玉兰立即就领着人端了热水,拧了热帕子给她敷脸净手。她等刚才那股寒气驱散干净了,才看向何氏不紧不慢的笑了一声:“世子夫人急匆匆的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按理来说英国公府已经跟长宁伯府毫无关系,何氏为什么还要来找宋楚宜?宋老太太探究的看着她,面上神情虽然温和,可眼底却殊无笑意。

  何氏垂下了头似乎觉得有些难堪,她没有帖子,也没有被邀请,的确是求着上门来的,在门房上递了好几个封包也没人接......要不是后来长宁伯府的人怕人来人往看着难看,才勉强替她通报了一声,她都进不了长宁伯府的门。

  隔了一会儿,何氏却忽然浑身哆嗦着站起了身朝宋老太太面前走了几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宋老太太吓了一跳,论理来说英国公府是公府,比她们长宁伯府还是要高两阶,英国公世子夫人虽是小辈,可这么一跪也叫她皱了眉,忙喊人去扶她起来。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世子夫人这么做可真是折煞了我。”宋老太太皱着眉头有些不耐:“可别动不动就跪,我又不是那神座上的菩萨。”

  何氏噙着满眼的眼泪,抖抖索索的被人扶着站起身来,闻听此言几乎又要跪在地上,往前疾走了两步,跪是不敢再跪了,可是眼泪却怎么也是止不住的掉,哆嗦着嘴唇磕磕绊绊的求情:“老太太,求您......”

  她实在是没了半点办法,唯一能想到的法子就是来求求宋老太太,要是宋老太太咬死了不肯理她,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多谢n1237、冷一凡、青丝轻绾倚窗、轩1314、爱睿宝贝、150818120814716、乖宝老妈新号、血呃子、苝小肉的平安符,也多谢我爱赵寅成、br、邀月青旋的香囊,感激不尽。太爱你们啦,么么哒。今天第三更奉上晚上还有,继续努力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