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二·辞官
  镇南王看着自己的儿子,叶景川年纪小行事跳脱,向来喜欢抛头颅洒热血,怀着一腔壮志豪情,想要当个英雄。他向来觉得儿子是没经过风浪,对世事都怀着太过美好的畅想,可是如今看来,他儿子看事情的眼光反而纯粹又理智。

  他跟叶景宽对视了一眼,忽而都露出微笑,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得好!”他笑了笑,看着叶景川,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果然虎父无犬子,虽然你不知道我跟你大哥究竟为什么也站在宋家这边,可这心思却是正的。你说得对,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不管怎么样,你这小子能保持这份赤子之心也就算难得了。”

  有了这颗赤子之心,才不会做出沈晓海跟沈清让那样愚蠢的事,也不会被人所不齿。他们行军打仗的武将,要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来做什么?!抛头颅洒热血,马革裹尸才是大丈夫所为!

  叶景川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景宽也笑着开口:“既然真这样喜欢宋六小姐,不如就别再试探来试探去,过几天就叫母亲亲自上门去一趟,光明正大的把话挑明了。咱们开诚布公,长宁伯府那边也不是扭捏的人,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总要给我们个交代。”

  周唯昭跟宋楚宜坐在长宁伯府的凉亭里,四周都挂着竹席,湖边有一页扁舟,旁边炉上正温着酒,周唯昭端起酒杯只闻了闻就仍旧放下,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事情闹大了。”

  真是闹大了,连钦天监的监使都跑出来说她是祸国殃民的灾星。这要是放在从前,早就被推出去当作妖孽,一把火烧死了。

  “幸好我提前请了太孙殿下您帮忙。”宋楚宜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颊边的酒窝深深陷进去,看着周唯昭问:“殿下教教我,该怎么破这个局。”

  她脸颊上的伤尚未痊愈,如雪的脸上横亘着这么一道疤,实在是有些影响美观。周唯昭又忍不住回想起那一晚宋楚宜失魂落魄的模样。

  有一瞬间他好像在宋楚宜身上看到了自己那个刚上龙虎山,总是喜欢抱着师傅的腿,却被一夜间扔进了深山老林独自呆了一夜的自己。

  他后来常常回想自己那一夜自己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先好像是哭,只觉得被抛弃了,等天稍微晚了就开始怕,那种脚底毛的感觉一点一点的渗入骨子里......

  他那个时候真的很茫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身为太孙的自己要受那种苦,为什么他的母妃要那么狠心把他送去跟一群道士做伴,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要把他一个人扔在那样吓人的地方,根本不怕野兽会毫不留情的吞了他。

  就算后来得知师傅其实在他不远处的树上守了他一夜,可是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却深深的刻进了心里,难以忘怀。

  所以那一天他福至心灵的懂宋楚宜在想些什么她一定也陷入了从前痛苦的回忆里,需要人来把她叫醒。

  周唯昭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冲着宋楚宜摇了摇头,似是有些无奈:“你都已经想好了,还要来问我。”

  宋楚宜偏着头看向外头,夕阳西下,天气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冰凉的风吹动竹席灌进亭子里,她伸手握住暖炉,忽而朝周唯昭绽出一个笑。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多谢殿下愿意帮我。”她顿了顿,露出一个与年纪十分不相符的表情:“估计最迟后日,皇后娘娘就要召见我了。”

  第二天,阁老宋程濡在太极殿上朝时自请辞官,说是祖宗无德,不足以舔居重位,家门不幸,不足以担重责,请辞吏部尚书及文化殿大学士等职。

  满朝哗然,建章帝的脸隐在光影里,看不清楚神色,过了许久才淡淡的哦了一声,问他何为家门不幸。

  宋程濡脱了官帽跪在地上,态度诚恳十足:“元慧大师断言老臣孙女儿是天煞孤星的命格,钦天监监使也说她是星照命,主天下乱。总归是微臣家中失德,上天才派下此女降罪......”

  王侍郎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瞪大眼睛朝地上的宋程濡看了一眼,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

  这个老狐狸!竟把事情扯在了什么失德不失德之事上,若是宋程濡失德,那现在坐在龙椅上的建章帝治下出了这个灾星,又说明建章帝是怎么样?!

  他垂下头,紧张得两腿软,两股战战,险些站立不住。

  果然宋程濡此言一出,殿中诸人就纷纷斥责他:“鬼神之说怎可尽信?!宋公若是如此说,莫不是说在场的众臣都是失德的,否则上天怎么不单单降祸于你家,还要连带上萍乡、临江一带?你这么说,难不成觉得江西那边的百姓都是活该?”

  岑必梁冷冷的哼了一声:“宋公老了,居然也开始相信起这些无稽之谈来!什么鬼神之说,什么天降灾祸,若真是如此说,萍乡临江的百姓莫不是都是失德于天地,所以天地才降下灾祸惩戒他们?”

  宋程濡跪伏于地,挺直了脊背朗声道:“臣自认为俯仰无愧于天地,对待圣上也是一腔忠心。奈何元慧大师和钦天监监使都如此说,他们莫不是故意要跟我家一个小孩子过不去?总归是确有其事......”

  岑必梁瞥了常辅一眼,又立即义正言辞的接话:“宋公也太小看圣上,难不成圣上是不问苍生问鬼神之人?!现如今满朝都为了九江跟临江的雪灾忙活,宋公却为了此等无稽之谈来辞官躲清闲......实在是太女子情状了一些!”

  不问苍生问鬼神!建章帝若是任由宋程濡辞官,就要坐实这个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不负责任的名声!

  陈阁老隐有所悟,本能的收住了即将出口的话,警戒的闭紧了嘴巴,决定站在一边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