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章·颜色
  东平郡王一直也没认真把这些女孩子们放进心里,澳门赌博网站:这世间上的女子,纵然美貌如花,外头披着温婉良善的皮,可内里究竟怎么样,也只有天知晓。就像是他的母亲,外表看上去那样精致的美人儿,可是内里却冷酷无情,连对她那么好的父亲也可以背叛......

  他想到这里,眼神一点点沉下去,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说起来他心里还是忍不住怨忿,要是母亲不做的那么过火,这些事就不会被翻出来,他也不必被这些前尘旧事折磨。

  现如今,就算大范氏把退路都想好了,还给他请来了元慧大师这样厉害的助力,可他心里也仍旧是心虚的怎么能不心虚呢,他现在甚至都不敢去见父亲。

  元慧大师看出他的想法,双手合十念了声佛,目光定定的看住他:“殿下不是寻常人,一定要记住一个道理。出了事只会怨天尤人是不可取的,唯有向前看朝前走,才能走出困境。现如今局势如何殿下自己也尚且不清楚,就切忌给自己先划了个牢笼走不出去。与其在我这里磨,殿下不如回东宫去服侍太子殿下,尽尽为人子的孝心。”

  有些事情一直躲是躲不过去的,迟早要去面对,东平郡王闭了闭眼睛,点点头从蒲团上起身,临出门前又回头看着元慧,有些狐疑的问他:“大师,您为什么会选我?”

  为什么会选他,明明知道他现在很可能会遭受太子厌弃,还坚定不移的站在他身边?

  元慧神秘莫测的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不可说。”

  东平郡王摇摇头,心情却因为元慧大师的这句话变得大好,周唯昭有个张天师,说什么是道家认定的天命之人,他也有元慧大师,难道也可以说是佛家认定的天命之人?

  什么命不命的,一切都还要看自己的能力。他哈哈大笑了三声,回头恭恭敬敬的冲元慧大师行了个佛礼,出了门亲手带上门。

  元觉从屏风后头转出来,若有所思的盯着东平郡王的背影,转头看着元慧大师:“师兄的雄心壮志我都清楚,可为什么要选这样一位殿下?我观他并不是有雄才大略之辈......”

  “正是需要教导,才会选他。”元慧也从蒲团上起身,顺着元觉的目光去看窗外摇曳的红梅,眼神清明而澄澈:“你也见过另外那位殿下,年纪轻轻却心机深不可测,喜怒皆不形于色,他这样的年纪就能做到这个地步,可见龙虎山下的功夫之深。与其去扭转一个已经成型了的,不如去辅佐一个还可影响的......”

  这样他的才华才有用武之地,这样的他的抱负才可能透过那位殿下去施展。太有自己主见的人,辅佐起来太难,就如同与虎谋皮。

  元觉知道元慧决定的事向来不可更改,也就随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又道:“可是这位殿下同样也是个贪心的,师兄不想日后还有个宋家崔家在前头挡路,可是依着我看来,这位殿下轻易不肯对宋家和崔家放手......”

  “所以我要自己动手。”元慧目光阴沉,想起母亲跟姐姐眸间厉色陡然加重:“他没的选了,自然就只好一心一意的依靠我。”

  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他已经不只是个坐拥皇觉寺的普通和尚。他手里已经有许多能用的人和系统的势力,用起来得心应手。

  元慧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了,这对于修行佛法可不是件好事,或许是当年福建的抗倭那段经历实在是太惨痛了,给他的影响也太大......

  元慧究竟是怎么从一个大慈大悲连只蚂蚁也舍不得踩死,恨不得效仿佛祖割肉喂鹰的和尚变成如今这副野心勃勃的模样,元觉都记不清楚了。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恭敬的立在一旁念了声佛。

  “准备好了吗?”元慧已经转过头来看着他,向来看透世事的目光如今显得有些阴沉。

  宋楚宜既然敢掳走他的母亲和姐姐用来威胁他,他也不是善男信女。早在她摸他的底的时候,他也早把宋楚宜的底摸了个透。

  通州那座宅院里住着的几个人,全都是她的心腹。他要给宋楚宜一点颜色瞧瞧,看看到底是她这个身体里住着前世厉鬼的灾星更强些,还是他更强些。

  元觉立即出声应是:“准备好了,派去的人回来禀报说那座宅子里也没现大娘和姐姐的踪迹......”

  藏的倒是很深,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恐怕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莫名的笑了一声:“放把火,给她们点颜色看看。”

  里头的人死不死都不要紧,他还有的是后招。

  人要是死了,那就是宋楚宜的天煞孤星的命格已经开始起了作用,开始对身边的人施加不好的影响了。

  人要是没死,那也是宋楚宜的命格太硬了,与她沾边的人都会倒霉。反正横竖都是宋楚宜的命格带来的问题,不管怎么样都是宋楚宜才会招惹这么多的灾祸,她本身就是一个不祥之人。

  他进宫的时候该再和建章帝提一提这次的事九江和萍乡雪灾,很可能就是这颗天煞孤星开始挥作用了。

  这样做简直一举几得,别人家的扫帚星顶多也就是克父克母,可宋楚宜的命格却开始影响天下大势,不管是哪个帝王都绝不会容许。这种事情,自然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宋家和崔家再能耐,也救不了宋楚宜。因为天下受灾的百姓还有那些忙的焦头烂额的官员可不管你究竟是不是真的天煞孤星,他们只想给自己的怒火和前程找个借口。

  而这只是个开始,等宋楚宜死了,他再开始一点一点的对付宋家和崔家,先把在西北的崔绍庭解决,再开始对崔应书下手,然后是宋珏......这一个一个,都要死。

  第四章来啦,真的真的很累啊,跑去姑姑家可然儿并没什么卵用,姑姑打麻将我被吵的头疼,最后还干了一下午的苦力活.....真命苦。多谢3了3了吧的平安符大家看的开心,明天就是十二月啦,大家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