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九·观火
  元慧认定她是妖孽,澳门赌博网站:是来逆天改命的,会挡住他的路,所以就不择手段的要她死,可她同样也不是甘心引颈就戮的。元慧既然已经出手这么狠辣,她就不会心慈手软。

  这世上没有人是真正无辜的,就像黄大娘跟黄大姐,她们两个看似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可这些也是拿整个白河庄的人换来的。她要是做错了,甘愿成鬼的时候坠入十八层地狱,可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就为以后的事情担心。

  谁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元慧是这样,她也是。如果以后有报应,她也心甘情愿。

  “小宜......”崔应书上前一步看着她,隐隐带着些担忧:“你不要做的太过火了......我知道你聪明,可你要知道,这世上聪明人许多。”他顿了一顿,看了宋程濡一眼,提醒宋楚宜:“就像是贤妃,这一次你彻底的把她打倒了,可你也同样招来了端王余党的彻骨痛恨。只要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在逃,你就多一份危险。舅舅不希望你总是处在这样的危险当中。”

  上一世宋楚宜没有跟崔应书相处过,不知道这位舅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重活了一世,她呀觉得亲舅舅不如表舅舅那么对她处处放纵宠溺。可是她知道崔应书一直是对她好的,他很多事上对他严厉,不想叫他接触过多阴私,也是想她能跟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那样没有烦忧的活着。

  口不出恶言,耳不闻恶语,他自己的女儿崔华鸾这样长大,他也希望她能这样阳光健康。

  宋珏有些动容,他也不希望宋楚宜被这样推上风口浪尖,更不希望妹妹再跟前几天那样,带着浑身的伤和血腥气回来。

  他沉默了半响,可终究没有开口说话宋楚宜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就算说不上锱铢必较,也算是有仇必报的性子。

  围场的事宋楚宜没有跟他计较,可是他再一次冲着宋楚宜来了,还差点要了她的命,这是宋楚宜绝对不能容忍的一点。他知道她不可能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退让。

  果然宋楚宜紧跟着摇了摇头:“舅舅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我放下了屠刀,这把屠刀下一刻就会砍在我的脖子上。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生。您说的道理我都明白,敌人杀不完,对你别有用心的人你也不能一个个的都处理过去,可是至少,当有人举起刀已经放在了我的脖子上的时候,我不能当作没有生。这是元慧欠我的,他既然把自己当高高在上普渡众生的菩萨,就该真的跟菩萨一样慈悲为怀,可他把我的命当蝼蚁......就别怪我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

  崔应书只好无奈的叹气,他向来拿这个外甥女没有办法,他曾经也问过端慧郡主,觉不觉得宋楚宜这个性格太过偏执了一些,爱恨情仇都分的那么清楚,活的实在太累了。可端慧郡主说,这是因为宋楚宜从小失去了母亲的缘故,她要保护弟弟,心肠就不能软......

  他定了定神回过神看着宋楚宜叹了口气,认命的问她:“那你打算怎么做?故意透露了痕迹给元慧,他上门来找你要人的话......”

  “自然是要讲条件。”宋楚宜冷笑了一声接过话头:“元慧大师在神坛上呆的太久了,恐怕都已经不知道人情世故了。到时候我会好好招待他的。”

  宋程濡叫崔应书来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事儿,冲宋楚宜点了点头:“要什么就跟我们说。”

  宋楚宜点了点头,见他们似乎有事要商量,就告退出来。宋程濡现在这个时候会叫崔应书来,大约是因为崔应书今年要跟九江河道的人一起整修九江大坝的事情。

  青莺已经在穿廊处等着她了,引着她进了垂花门转过了院子,这才拉着她告诉她:“姑娘,您让我去告诉童小姐沈七公子受伤的事我已经办好了,童小姐似乎这阵子跟沈七公子的关系和缓了一些,听说了消息就急慌慌的带着人去看沈七公子......”

  所以说这世上有些婚姻就是个笑话,分明沈七万分嫌恶童芍,可是碍于沈晓海,碍于武宁侯府和以后的前途,还是要讨好这位骄横的大小姐。

  说什么情投意合,分明就是结两姓之好,也仅仅只是结两姓之好罢了。

  青桃也跟上来搀扶她,有些不解的歪了歪头:“姑娘,您为什么要童小姐去看沈七公子?依我看,他们一家最好鸡飞狗跳才好。”

  就是要沈家鸡飞狗跳,所以才更要童芍这个爆碳去看沈清让,沈清让心虚,怎么跟多疑敏感的童芍解释自己的伤?沈晓海这个窝囊废别的事不行,看风使舵的本事倒是一流,真是哪里有好处就跟苍蝇盯着蛋一样扑上去了,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现在顺天府和锦衣卫因为荣成公主被刺的原因正四处找端王余党,在这样的时候,童芍大咧咧的带着那么多人那么多伤药去看沈清让,沈晓海和沈清让这两个做贼心虚的会怎么想?他们本来胆子就小,有贼心没贼胆,做错了事又喜欢往旁人身上推。

  童芍可不是宋楚宁,得不到沈清让这个大少爷的怜香惜玉,暴躁之下恐怕沈清让又要跟她吵起来。

  这样一吵起来,沈清让就得为自己的伤编个借口,对于他这个斗鸡走狗样样都通的纨绔子弟来说,什么样的借口最让人信服?当然是眠花宿柳跟人起了争执英雄救美了......反正这个理由信手拈来,连编都编的更真实可信一些。

  上次在皇觉寺宋楚宜就已经看出来了童芍微妙的变化,她喜欢自然是还喜欢着沈清让的,可是却又不仅仅只是喜欢了,她眼里已经没有了当初看向沈清让的时候的光亮,带着许许多多的委屈怨忿。

  有时候女孩子的怨忿,是很恐怖的情绪,尤其是她家背景够强,有人可用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