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八·痕迹
  太子苏醒的消息是端慧郡主给宋家带来的,宋楚宜站在廊下看那只会说话的鹦鹉,它上窜下跳的,扑棱棱煽动着翅膀,没有片刻安宁的时候,一下子就弄得白芷一脸一头的水。

  白芷被气的狠了,拿了小树梢狠狠地抽了它几下,它方才老实了,扑哧扑哧的骂白芷心狠:“白芷坏,心肠坏,虎姑婆!”

  白芷被它骂的又好气又好笑,伸手进笼子里提了它,伸手戳它的头:“你才坏,你这个坏心眼的鹦鹉!瞧我不拔了你的毛!”

  玉兰捧着几株三角梅进房去插瓶,见状就忍不住笑:“瞧你多大的人了,还跟一只鸟儿计较,越活越回去了,还不快些收拾了喂它吃了东西,带它出去散散。”

  连青莺也看的乐不可支,转过头跟宋楚宜笑:“这可真是......小白被教的越发的刁钻了。恐怕等到咱们带着它去晋中的时候,它张嘴说的不是吉祥话,倒是出口成脏......”

  宋楚宜提着裙摆从小白身边过,小白扯了嗓子喊她:“小六儿!小六儿!”

  白芷连忙拎着它往外头去了,实在是对这个小祖宗又气又恨,偏偏又拿它半点办法也没有。

  连里头的崔夫人和宋老太太也听见了动静,见宋楚宜进门就笑她:“是不是又和小白打嘴仗了?隔着这么老远也能听见它扯着嗓子使劲儿叫唤。”

  “可不是......”宋楚宜无奈的绽出一个笑来:“也不知道小白是跟谁学的,嘴皮子这么利索,骂人的话信手拈来,吉祥话却全凭着自己心意。它要是这样下去,我可不敢带她去晋中外祖母那里,要是一个不妨被它迸出几句难听的来,可不是要在众位亲眷跟前丢人?”

  崔夫人掩着嘴笑,伸手把宋楚宜揽在身前坐下,笑着戳了她一指头:“这个你倒是大可放心,你外祖母可不是那等没见过世面的,雅俗都能赏。小白虽然不爱说吉祥话,可是有趣可爱,不会丢你的脸。”

  宋老太太也跟着笑:“你舅母说得对,小白虽然娇纵了些,可是在外人跟前可不含糊,从来没出过错。大概也是......”她笑了一声:“大概也是怕真的被拔毛炖了......”

  自从被宋珏拎着从滚水锅里走了一圈,小白的确从来不在外人跟前放肆,宋楚宜听见这件事也忍不住笑起来,笑完了又问崔夫人:“才刚舅母说太子殿下已经醒了?”

  “昨天就醒了。”崔夫人收起脸上笑意,往后靠了靠:“可是任凭皇后娘娘怎么问,他都不肯说为什么被气病的,只肯含含糊糊说是小范氏以下犯上......”

  宋楚宜了然的笑了笑,这位太子殿下当初都能纵容大范氏把卢太子妃逼到那个份上,把太孙周唯昭也送去龙虎山,对大范氏的感情肯定是假不了的。

  就算是小范氏拼了性命说出大范氏的真面目,他也不肯相信。这也算是人的劣根性,一旦你认准了一件事,在这件事上付出了多年心血,自然而然的不希望它是不值得你的付出的,那你这几十年的付出不就通通成了笑话?现在太子会这样替大范氏遮掩,也是正常。

  他疼爱了大范氏这么多年,因为大范氏惹了多少争议也在所不惜?要是现在就冷落大范氏,甚至把大范氏所做的事都抖搂出来,那他自己也彻头彻尾的成了个笑话。太子是丢不起这个人的,何况他跟大范氏相处到了如今,牵扯也不紧紧只是感情了,还有数不清的利益牵扯还有其他附庸,澳门赌博网站:牵一发而动全身,太子不是这么狠得下心的人,要是大范氏豁出去拼死一击,就算是太子也承受不住这个后果。

  不过这不代表大范氏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过去了,明面上太子自然是不会怎么样她,她应该也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可是这根刺就像她之前说的,会永远盘亘在太子心里,太子再也没法对大范氏如同从前那样一心一意的信任了。

  元慧就是因为靠上了东平郡王和范良娣,所以才想把宋家这个挡路的石头扳开,宋老太太对大范氏的狠绝心有余悸,又觉得宋楚宜惹上元慧也是因为范良娣,听了这话自然而然的就露出一个冷笑:“太子这会儿不说是为了面子,可未必会长长久久的忍下去。等到他忍不下去的那一天,就热闹了。”

  当夫妻的,最忌讳的就是互相不信任,连信任都没了,日后感情拿什么来维系?有了这件事,太子以后会时时刻刻怀疑大范氏是不是真的对不起他,大范氏也会更加诚惶诚恐,两个人都心有芥蒂,就容易陷入恶性循环,迟早矛盾就要爆发出来。

  宋楚宜垂着头听她跟崔夫人又说了一会儿去晋中该带的礼物等话,就听见外头青莺隔着帘子报信说是书房里宋老太爷和宋珏有请。

  这个时候宋老太爷跟宋珏会找她,应该是说之前她在外头遇袭的事儿。她冲宋老太太和崔夫人告了退,带着青莺去了前院书房。

  宋老太爷和宋珏正跟崔应书商议事情,见了她进门先都朝她看过来,然后才朝她招了招手:“元慧广派了人手去查探消息,已经顺着你留下的线索找到了当日你被刺的那座宅院。”

  这是宋楚宜故意给元慧留下的线索,她要元慧知道人在她手里。

  崔应书摸了摸她的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这样一来,傻子也知道是你识破了他是背后主谋,所以绑了他的母亲跟姐姐作为报复。恐怕元慧不会善罢甘休。”

  宋楚宜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故意叫元慧知道的,自然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祖父和舅舅等着吧,这几天元慧大师就要找上门来了。”她含着一抹嘲讽的笑意:“他稳坐钓鱼台这么久,也该尝一尝当鱼的滋味。”

  早上好,今天的第一更来啦。今天难得的出了太阳没再下雨,心情好好哈哈哈,准备出去摘个草莓啦,多谢我爱赵寅成的平安符大家看的开心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