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七·影响
  卢太子妃听见了消息忙迎出来请安,因为这几天日夜不断的侍疾,她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虽然上了粉,也遮不住眼圈下的乌黑。

  荣成公主与她既是表姐妹又是姑嫂,从小到大都玩在一起,向来感情很好,见状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又抱怨她:“虽然照顾大哥重要,可是你也要顾着些自己的身体。要是你也熬坏了,到时候可怎么办?”

  她这么说着,却碍于卢皇后在场不好再说旁的要是依着她的性子,太子既然这么宝爱那边那位,那就该叫那位来侍疾,凭什么人是她们家人惹病的,却要太子妃来收拾残局?

  太子妃垂下头摇了摇头,脸上一如既往的柔缓的笑:“自己照顾着总是放心一些,供奉说殿下已经好多了,若是没有意外,眼看着也该醒了。”

  仿佛是为了验证她的话,她话音刚落,里头的宫娥就急匆匆的面带喜色的奔出来,脸上带着怎么也遮不住的喜气告诉她们:“皇后娘娘、太子妃、公主,殿下醒了!”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总算是醒了!荣成公主握住卢太子妃的手,笑着松了一口气。连卢皇后也难得的露出了喜色,急匆匆的扶着太子妃的手快步走进殿中。

  太子的确已经醒了,虽然面色苍白,唇色也有些黯淡,可是整体瞧起来精神还是好的。供奉和太医又轮流给他把了脉,会诊以后都跪伏在地上朝皇后交代太子的病情:“醒了就无大碍,一日三餐按时服药,再有半年左右时间即可痊愈了。”

  到底还是伤了身体,本来身体就弱,被这么一刺激呕出了一口血,该是多伤身体,卢皇后面色沉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旋即就又松开,温和的冲着老供奉一点头:“本宫知道了,有劳诸位供奉和太医费心,在这里守了这样久。既是太子没有大碍,留几个人在这里守着,其余的大人们都回去休整休整吧。”

  老供奉松了一口气,只觉得一颗心这才落到了实处,磕了头恭恭敬敬的退出去。

  皇后娘娘看了卢太子妃一眼,吩咐她:“你也回去歇一歇,瞧你累的狼狈的样子......”

  卢太子妃看了一眼榻上睁开眼,好似还找不到什么焦距的太子,笑着应了一声是,拍了拍荣成公主的手转身退出去姑姑虽然是她的姑姑,可更是太子的亲生母亲,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既然人家想要说说私房话,她当然不会杵在这里碍眼。

  太久没有见到太阳了,太子妃迎着满地镀着金黄的大雪,忍不住抬手遮了眼睛,湘芷忙着上来搀住她,看了一眼门里,有些抱怨:“娘娘守了这么久,可都还没有跟太子殿下说上一句话就被打了出来......”

  亏得卢皇后还是太子妃的亲姑姑呢,平时对卢太子妃跟范良娣分不出亲疏就算了,到了现在,范良娣那边的人都把太子殿下气成了这样,反而是太子妃不计前嫌的日夜侍奉在侧的情况下,皇后娘娘居然还好似不远不近不冷不淡的样子,真是叫人忍不住寒心。

  太子妃面上带笑,眼里却含着警告看了湘芷一眼,见她垂下了头,这才悄声叹了口气,进了门由着沛音拿了热帕子敷在脸上,只觉得浑身都舒泰起来了,这才揭下了脸上的帕子扔进托盘里:“争什么闲气呢?你看看我那姑母,她自己不也是从来都不争那一口气吗?”

  一时站得稳有什么,长长久久的站得稳才是本事。她虽然不知道到底那边闹了什么幺蛾子,却知道必定不是寻常的小打小闹,否则太子也不会被气的直接晕过去。

  有些事情一时之间是看不出影响的,可是时间久了,后遗症就会慢慢显现出来。她现在有的是时间去等。

  皇后娘娘亲自拿了热帕子替太子擦手,见他睁着眼睛似乎清醒了,这才转头把帕子递给宫女,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问他:“到底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见了锦乡侯夫人一面,你就被气的晕倒了,是她跟你说了什么不敬的话?”

  她原本想亲自问一问锦乡侯夫人,可是锦乡侯夫人却没给她这个机会,回家了就一把火把锦乡侯府都葬送了。连建章帝也连连叹息,觉得逼死了朝廷命妇实在是有些不妥。

  她想着问一问大范氏,可是大范氏却只是哭,哀哀戚戚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太子僵硬的转动了一下脖子,面朝里的转过了身一言不。

  他宁愿不要醒,这些天他好像就只是睡了一觉,梦里什么烦恼也没有,轻轻松松的,还有从前那些他跟范良娣恩爱和谐的场景。

  可是他一睁开眼睛,立即就要面对这样残忍的现实。

  小范氏字字泣血,喊得声音都哑了的疯狂模样历历在目,他没法儿忘记那个场景。更没法忘记小范氏是怎么举着那只花钗到他眼前,问他认不认识的模样。

  小范氏还会弹琴,她弹奏起那曲高山流水的时候,真的与二十年前他在屏风后头看到的影子一模一样......她说那一天弹奏那曲子的是她,她说这么多年她姐姐一直都跟韩正清藕断丝连,还说大范氏是怎么丧心病狂的把她设计给了韩正清当继室.......又是怎么一步一步的把她的儿女都抢走,又在他们对她全心信任的时候把他们抛进地狱弃如弊履......

  她几乎要流出血泪,整个人就好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癫狂的不似常人。要是没有刻骨至极的恨意,一个人怎么会癫狂成这样?!

  他握紧了拳头,心里一口气差点又要上不来,面对母亲的再三追问有些难以招架。他要怎么说,难不成直接跟母亲开口,说他宠爱了这么多年的范良娣其实......其实跟他记忆里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吗?

  虽然晚了点但是还是说话算话的四更啦,继续求订阅求订阅大家看完了就早点睡吧么么哒,南方的冬天真是恨不得整个人都缩在被窝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