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六·疏远
  卢皇后从很早以前就不愿意再当人的枪,她也一直自认为做到了这一点。可是这回,女儿却被人当成了手里的枪,甚至是她最看重的孙子也是这样。

  她眉间隐隐带着一丝失望,半响才伸手把荣成公主扶起来:“我曾经告诫过你,宋家这个六小姐的事,你不要插手。当初十二娘求到我这里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说。”

  谁都知道元慧的话是鬼话连篇,要是真的是什么天煞孤星的命格,那宋家的人早该死光了,怎么就死了一个亲妈一个继母?

  可是宋家的确也该受些教训了,皇后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算是笑了笑。宋家总想做个纯臣,因为东宫掀起的扬州弊案一事,宋程濡这只老狐狸大概是察觉到了危险,所以居然下定了决心脱离东宫也不能算是脱离东宫,只能算是明哲保身,想要在建章帝心里挂个纯臣的号。

  可是有些船上了,哪里是那么轻易就能下的?宋程濡还当真以为帮了东宫几个忙,又帮忙铲除了端王,就能安枕无忧的站在高地当他的纯臣了?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她就要叫宋程濡看看,四不靠的下场。

  陈家算计他和崔绍庭,她心里明镜似地清楚,可是却选择装不知道,根本不插手,也不提醒端慧郡主,原因就是想叫宋家跌一个大跟头。

  谁知道宋家倒是机灵,跟崔绍庭一起度过了难关不说,在建章帝心里还更上层楼。她虽然不至于出手对付宋家,却也选择转过头捧着陈阁老的孙女,叫宋家也知道,东宫可不止他们一家人可选。

  现在荣成公主和周唯昭却一个救了宋六,一个为了宋六自己出来揽下事,替宋楚宜出头,她心里隐隐有些火气。

  荣成公主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因为宋家之前的刻意疏远而生了气,心中叹了一声,亲昵的坐在了皇后娘娘左侧,将头靠在她肩上:“母亲也该喘一口气......贤妃分明已经是日落西山,您又何必处处忍让?”

  谢司仪就看了荣成公主一眼,心里有些赞同,皇后娘娘的确是谨慎得过了头了,明明她跟建章帝的情分比建章帝和贤妃要深得多,可是她从来不以这些情分来邀宠,更不以这些情分来谋取任何利益,就算是端王最得意,太子殿下几乎丧命的那几年,上头还要面对荣贤太后的掣肘,她也稳如泰山,半点窘迫也不在建章帝跟前露出来。

  都说过刚易折,皇后娘娘虽然和男子有区别,可是这份心性,却比普天下的大部分男子还要硬气一些。

  卢皇后低声笑了一声,一管声音冷的像是河里的冰水,叫人大冬天的听得不禁浑身冷:“忍让?要不是有我的忍让,她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动用端王的余党,留这么大的把柄给人抓?”

  明明可以做的更好,更不露痕迹,可是偏偏周唯昭和荣成搅进了这趟浑水。

  荣成公主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她向来知道母后厉害,就算外人看起来最艰难的那几年,其实在宫里荣贤太后和贤妃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建章帝嘴里不说,心里却知道她们清宁殿和东宫有多委屈,她出嫁的时候,婚礼和嫁妆的规格较世嘉长公主的翻了整整一倍,十里红妆风光无比,这些都是父皇的弥补。

  可是她没有料到自己母后的心思已经重到了这个地步,卢皇后要是不说,连她这个亲生女儿都不知道原来她做的这些退让都是在一步一步叫贤妃死的更快。

  卢皇后实在是做的太不留痕迹了,连她也没看出来。

  “母后......”她垂下了眼睛,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

  没关系,这是因为自己瞒得太好的缘故,只有这样,只有连儿女都以为她是个大气端庄,从来不曾把小恩小怨放在心上的受气包,其他人才会更加相信这一点,也更加佩服卢氏女的大气忍让。

  她终于露出一点笑意,揽着女儿的肩膀轻声的叹了口气:“我怎么会生你们的气?我这一世,还不就是为了你们活着?只是宋家那个小丫头......有些意思。”

  当初围场的事宋楚宜就已经睿智得叫人吃惊,没料到此番遇见这样的事,她居然都还能镇定自若,这个主意就算不是她想出来的,她也一定想到了背后的牵扯。

  陈家的那个小姑娘只是面上精明,可是宋家这个,却分明是真的成了精。

  她倒是忽然觉得这个小丫头有些意思了,若是她真的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聪明,配给叶二倒真的可惜了一些。她心里对宋家摇摆不定的气消了一些,若有所思的露出一个笑。

  静了一会儿,她招手唤来谢司仪,轻声嘱咐她:“让翠庭跟明泰去跟青卓含锋问一问,这些日子到底生了什么事。”

  翠庭跟明泰是她自小就派去龙虎山伺候周唯昭的,现如今也学了一身的本事。虽然不如青卓和含锋在周唯昭跟前得力,可是却也是用的上的。

  谢司仪恭敬的听了,转身要走,又被皇后出声唤住。

  “另外,叫他们多跟着走动走动,着意留心留心宋家的动静。”卢皇后冲她摆了摆手,回身冲荣成公主伸出手:“你既然进宫了一趟,索性陪我去瞧瞧你哥哥。”

  宋家被人算计了,澳门赌博网站:必定不肯善罢甘休,恐怕倒霉的不止是贤妃一个。卢皇后有意看看他们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荣成公主听见母后提起兄长,脸上就不自觉的又带出忧色:“好容易这几年好一些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又病了......还病的这样重,本来身体就不好,这样气急攻心之下晕过去......”

  卢皇后目光微沉,头上凤冠熠熠生辉,整个人高贵华丽异常,听完荣成公主的话,脸上缓缓现出一个冷笑。

  第三更啦,继续求订阅求打赏另外多谢简单洛洛和苝小肉的平安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