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三·苏醒
  陈明玉正使出浑身解数逗皇后娘娘开心,眉间的胭脂痣因为她浅浅的笑更加显得她超凡脱俗,就像是观音座下的龙女,瞧着就喜庆舒服。

  但凡年长些的长辈,没有不喜欢她的长相的,连钦天监的大人们都说,眉间一点胭脂痣,实在是富贵的命相。

  她从前并不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里,只觉得他们说的都是废话她的祖父乃是阁老重臣,权柄煊赫,她自然是富贵的命。可自从宋楚宜被人断言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之后,她又相信起来了,俨然觉得自己比起宋楚宜那个扫把星的命格要高尚不知多少,连带着在人前,也觉得脊背都挺的更直了一些。

  此刻她正捏着一只狼毫笔,仔仔细细替皇后娘娘手抄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一笔一笔都写的极为用心。

  连谢司仪也忍不住笑着和皇后娘娘夸她:“年纪这么小的小姑娘,像是陈姑娘这么沉得住气的可不多见。”

  皇后娘娘也笑了一笑,颊边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身世好,懂进退,长得也好看,一看就是端庄沉稳的大家闺秀,又有钦天监的人给算了命,的确是个好的。

  殿里气氛正好,兰芷疾步从殿外进来,轻声在皇后娘娘跟前说了几句话,皇后娘娘的目光就陡然锐利起来,倏然起了身,吩咐谢司仪更衣。

  陈明玉甚少见皇后娘娘变脸,一时竟差点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了才忙匍匐在了地上。

  皇后怒气难掩,抿了抿唇唤她起身,脸上又挂上了惯常温和的笑意:“好孩子,吓着你了。快起来,本宫有些事要出去一趟,你就在这里抄经罢,抄完了我再使人送你出去。”

  陈明玉恭声应是,垂眉敛目的候着皇后娘娘出去了,拿起笔继续一丝不苟的抄她的能叫皇后娘娘如此震怒的事,除了公主殿下就是太子殿下了,总之跟她扯不上关系,她如今正该一心一意的抄经替太子祈福。

  贤妃再没料到端王留下的那批人会失手,就像元慧告诉她的那样,这批人都是端王留在京城以防万一的,个个堪比锦衣卫可就是这样一批人,居然失手了!不过是对付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居然失手了!

  她攥着拳头,长长的染着鲜红蔻丹的指甲直直的戳进来报信的掌事胳膊里,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呵斥她:“你胡说!胡说!”

  怎么可能呢?宋家那个丫头再厉害,总不可能真是妖怪转世吧?

  “是真的”掌事觉得自己的胳膊大概是被贤妃娘娘尖利的指甲扣出血来了,可却不敢喊疼,一个劲儿的朝地上叩头:“太孙殿下和叶二少爷也在不知道是谁给的消息出了问题,太孙殿下和叶二少爷身边都带着好手呢”

  贤妃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这事越发的玄乎起来,什么太孙殿下?这事好端端的怎么就又扯上了太孙殿下?

  她还没来得及再继续揪着人问清楚,殿门就被人推开了,夏公公噙着笑意先不紧不慢的请了安,对她这副景况视若无睹的请她去太极殿:“皇上候着您呢。”

  贤妃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可她根本来不及准备,猝不及防的被荣成公主的话惊得呆在了当场。

  宋楚宜竟然是在荣成公主的宅子里出了事?!那帮人到底是怎么做的事?!怎么会挑荣成公主的地方下手?!

  荣成公主泪盈于睫,攀住建章帝的手哽咽起来:“父皇,儿臣只不过是因为九妹的事和贤妃娘娘起了些争执,可儿臣以为不过也就是一些小小的争执罢了哪里想到贤妃娘娘竟是想要我死啊”

  建章帝抿着唇凉凉的抬头看贤妃一眼,冲她扬了扬下巴:“你有什么话说?”

  有什么话说?贤妃只觉得脑子乱成了一团,她难道说她派去的人根本就不是为了杀荣成这个蠢货,而是要杀宋楚宜的?!她脸色青白交加,脖颈下青筋一根根凸起。

  皇后并没进去,在门前立了半响,仍旧转身回清宁殿去了。

  这是不欲使他为难,知道贤妃毕竟是潜邸出来的旧人,知道他向来顾念旧情。建章帝不由长长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贤妃仗着太子身体不好没少在底下使小动作,他也由于实在担忧太子身体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皇后和东宫越是避让,他们反而越发的得寸进尺。

  到了现在,不过因为几句争执,就敢派人行刺,还胆大至此,直接闯进了荣成的宅子里。幸亏唯昭出行身边都带着人,否则若是殃及了唯昭

  建章帝连看也不愿意再看贤妃一眼,豁然起身冷眼看着她:“阿九出嫁了之后你身体就一直不好,还是搬去谨身殿养病吧。”

  贤妃脸色瞬间煞白,跪在地上泪如雨下。她还想问问元慧,澳门赌博网站:怎么出这样不入流的错,还想再想办法圆了九公主的念想,可是现在建章帝甚至都不叫人再审问审问,直接就把她打进了冷宫。谨身殿那是什么去处?她要是去了,过不了几日恐怕就要病亡了

  陈明玉抄完了经,由兰芷亲自领着送出宫门,回了府换了衣裳立即先去跟陈老夫人请安。

  陈三太太柳眉倒竖,一副十分不平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陈明玉看也没看她一眼,陈三太太不忿于她能进宫给皇后娘娘抄经,却不想想自己的丈夫不过是庶出。

  陈老夫人先打发了陈三太太,这才看向陈明玉,问她:“怎么今天回来的要早些?”

  陈明玉低声把皇后娘娘中途去太极殿的事情说了:“恐怕是太子殿下醒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总之我看谢司仪的神情,似乎不是小事。连皇后娘娘脸色也难得的有些难看”

  下暴雨,回来的晚啦,抱歉抱歉。现在送上第三更。明天要是没意外的还是四更,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