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九·对手
  叶景川每次跟宋楚宜和周唯昭在一起时都会出现的那种被排斥感不知不觉的又出现了,他觉得心里有些失落,宋楚宜并不喜欢他,甚至都不如信任周唯昭那样信任他。就比如刚才,宋楚宜莫名的发抖害怕,他束手无策,可周唯昭不过是叫一声她的名字,就把她给唤醒了。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有些不好受,他毕竟还是个半大少年,第一次有了想要放在心里珍而重之的心上人,可心上人却似乎对他的心意避之不及

  长廊上的灯笼重新又点上了,他透过昏黄的光去看不远处的宋楚宜,只觉得她笼在一层薄薄的光影里,模模糊糊的让人看不清楚。

  青莺疾步上前告诉宋楚宜:“马三和孙二狗伤的重一些,晏大夫说有些麻烦,其他人并没有伤筋动骨的,大多都是剑伤和皮外伤。”

  这个院子已经被元慧知道了,不能再继续呆下去,是她自己太大意了,想着要防元慧,却怎么也没想到元慧胆子竟然大成这样,敢公然在京城就派杀手。

  她环顾了一圈满院的遍地狼藉,想了想吩咐青莺嘱咐晏大夫去准备马车,先避到之前黄大仙庙的那座宅子里这院子已经暴露了,荣成公主要是想把那些黑衣人的目的说成是行刺自己,那也要用这院子才行,幸好黄大仙庙那边那座宅子一直都有人守着,隔壁又就是周唯昭的人,加上马长江等人自己也有了警惕,近期应该会太平一阵。

  等太平过了这一阵子,他们也该跟自己启程去晋中了。

  马长江捂着胳膊上的伤气的直发狠:“他们千万别落在我手里,有朝一日若是真落在我手里,我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年轻时候就已经上山落草,后来又在军营里摸爬滚打,一身的兵痞气,见识的多了,杀的人也多,见的血更多,说这样的话还真有几分底气。

  宋楚宜笑了笑,撑着头坐在石桌上喘匀了这口气,这才转过头问他:“我之前叫你们盯着元慧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他还有个老母和一个已经出嫁了的姐姐?”

  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元慧的弱点就是太孝顺,上一世他辅助端王上了位,天下人都骂他坏了大统,是奸臣贼子,他的母亲因此对他闭门不纳,每每他都要在家门外跪上三天三夜。

  后来他的姐夫横行乡里出了事,他头一次为了私事跟端王求情,并且替他姐夫姐姐求来了一个官位一个诰命。

  宋楚宜原本没想到用这样阴损的招数,可是她忽然又发现,很多事不是她能决定的。她给人留余地,人家不会给她留。

  这一次要不是周唯昭跟叶景川,她已经死了,她曾经发过誓,谁要她死,她就要谁死。

  马长江有些意外,不明白宋楚宜怎么连这个也知道,这件事连她们也不是太在乎,毕竟和尚也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有个把亲人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嘴巴张了半天才算反应过来,恩啊了两句挠了挠头,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元慧似乎确实每个月都要下山一趟,似乎就是去他母亲和姐姐家里的。

  马旺琨也已经想起来了,举着手指扬了扬,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对对对!他确实是有个母亲和已经出嫁了的姐姐,就住在皇觉寺山脚下的白河庄!他姐夫好像还是个里长”

  元慧纵然在佛道上有所成,可他终究不是真的菩萨,管不了世俗的人世俗的事。他的母亲和姐姐都是红尘中人,他心中有挂念,就没法真的当他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所谓圣僧。

  “很好。”月光洒在宋楚宜脸上,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明天大清早你们就出城一趟,我要他的母亲和姐姐姐夫。好好招待,找所民居先住起来,别急着露面。”

  前世今生加起来整整四十余年,她一直过的如履薄冰提醒吊胆,而今她再也不想被动挨打了,前面挡路的石头,她要一个一个全部砸碎。

  “你别冲动”叶景川急着打断她,触及她冷冷清清的眼神时眼神又忍不住暗下来:“我是说,皇觉寺都是元慧的人,他比主持大师说话还管用些。他自己也身手不凡,贸然得罪了他”

  “他没机会了。”宋楚宜定定的望住周唯昭双眼:“殿下,我上次说的话依旧算数。您帮我良多,我力所能及之处一定为您粉身碎骨。而今您能不能再帮我一次?”

  风乍起,她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散乱了的发髻彻底散开,一头及腰长发如瀑布一般铺在暗红色斗篷上,越发衬得她雪肤花貌。

  青卓在一旁使劲朝周唯昭使眼色,恨不得立时张嘴替周唯昭答应下来。

  “风寒露重,先回去再说。”周唯昭不置可否,只转头吩咐青莺:“伺候你家姑娘重新梳洗,我亲自送她回去。”

  青卓跟含锋对视了一眼,都觉得自家殿下实在是有些不上道。

  夜色深沉,那半轮月光已经挂上了树梢,青莺墩身应了是,扶着宋楚宜转身进了穿堂。

  周唯昭这才交代青卓:“拿我的玉佩,跟含锋亲自往姑姑府上去一趟”

  叶景川心里堵得慌,总觉得自己似乎连反应都比周唯昭和宋楚宜慢上半拍,深吸了一口气喊住了青卓:“还是我去一趟吧,我跟嫂嫂说,比你去说要方便一些。”

  青卓和含锋毕竟是常常跟在周唯昭跟前的熟面孔,难免引人注意,而作为驸马亲弟的他自己,做起这些事来显然要方便的多。

  至少能力所能及的帮她做一些事,总比在旁边干瞪眼束手无策的好。

  他去的确比青卓和含锋去要稳妥,周唯昭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叶景川一眼,半响才叹了一口气:“那你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