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八·反击
  宋楚宜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小看了元慧的恶毒,这个大和尚不仅仅只是想推开宋家和崔家这两块绊脚石一心一意的当东平郡王座下的第一人。

  他还想一箭双雕,用端王余党来刺杀自己,死了之后再推给贤妃,一下子既替他自己除了眼中钉,又替东平郡王和大范氏除了肉中刺,进一步换得他们的信任。

  这个和尚做每一件事,走每一步棋都有深意,谁也不知道他轻飘飘的说出来的一句话里埋藏着多少陷阱和后招。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捂着脸冷笑了一声。

  “我原本想着先对付陈家,元慧根深树茂又有皇觉寺当遮挡,想先把他放一放”宋楚宜深吸了一口气,膝盖上手肘处都传来尖锐的疼痛,可这些痛楚和刚才受到的羞辱和惊吓提起来又都不值一提了,至少她还能好生生的留着这条命站在这里。

  既然她没死,只好叫那些想让她死的人去死了。

  马长江和马旺琨几个人相携着走过来,那帮死士功夫了得下手狠辣,他们身上都挂了彩,尤其是负责守院子的马三,因为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和孙二狗他们都受了重伤。

  “先去请晏大夫来。”宋楚宜转头看着青莺:“告诉他多带几个徒弟,我们这里好几个人都受了伤。”

  晏大夫是徐妈妈专程请的游方大夫,因着他前年冬天差点冻死在门口,徐妈妈动了恻隐之心留了他在通州庄子上,他就干脆留了下来,平时庄子上谁有个头疼脑热的,他都能医。后来因为马长江他们经常受伤,宋楚宜身边又没有信得过的大夫,干脆就跟徐妈妈把他要来了,一直就住在这院里,平时研究些草药医术。

  青莺转头快步去找晏大夫,宋楚宜眼神冷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些尸体,问叶景川和周唯昭:“这些人怎么处理?”

  这座院子还是黄大仙庙那边的宅子出了事以后宋楚宜才买下来的,说起来也算是隐秘非常了,元慧居然连这里都能找到,还知道自己的行踪,看来在自己身上没少下功夫。

  这样一个算无遗策又能看透人的命相的大师,居然会对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出手这么狠,难不成真的跟元慧说的那样,她的重生会改变所有事情的轨迹,连她自己的命相也连带着变得模糊不清?

  她又想起那一次在皇宫里,贤妃让元慧说她适合陪媵的时候,张天师意味深长的看她的那一眼可随即她就甩了甩头,如果真的有命数这个说法,那老天爷既然开眼让她重生一回,总不是为了叫她再受一次苦的,就算是逆天改命,以后永堕轮回,她也认了。

  “报官,等顺天府来人。”周唯昭面色平淡的顺着她的目光把这些人扫了一眼:“虽然元慧出的力气比贤妃娘娘还要大,可是贤妃娘娘总是这样不死心的给你找麻烦也不是办法。端王已死,九公主也已经远嫁,剩下一个鲁王只愿意缩着头过日子这个时候给她些教训,也是好的。”

  叶景川瞪了他一眼,有些着急:“你疯了?!现在大家都说她是星照命,主血光之灾的。要是让人知道前脚元慧说完她的命格,后脚她就被人行刺,那不是等于昭告天下人,元慧说的真是对的?”

  围场的事已经应验了一次,要是再应验一次,宋楚宜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就连原先半信半疑的皇后娘娘和自己的母妃恐怕也会忌惮。

  周唯昭背着手,眼里仍旧带着温和的笑意,似是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动怒,他看了宋楚宜一眼:“当然不能叫别人知道这是她的地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养着一座这么大的宅院,平时进进出出的都是一帮大男人,旁人会怎么看她?元慧也是看准了出了事宋家也不敢声张,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这件事还得栽在你头上了。”

  周唯昭反手指着自己的下巴,嘴巴微张:“我?”

  “就是你。”周唯昭肯定的点了点头:“你本身就吊儿啷当的,以前在西北的时候又跟端王的人有旧怨,这回干脆就说是那些人为了报复你,所以想要杀你。有你父亲和你哥哥压着,顺天府尹的人不敢不查”

  “不不不。”他又想起来什么,立即又自己否定了这个说法,想了想道:“姑姑因为九公主的事和贤妃娘娘起了龃龉,最近贤妃娘娘每每见了姑姑都阴阳怪气干脆就去求求姑姑,说这庄子是她的”

  刺杀叶景川和荣成公主,这严重性可就立即上了几个台阶。不仅仅是顺天府尹要下死力气去查,连锦衣卫也要介入。

  他再给顺天府尹和锦衣卫的人透个底,让他们把那些端王余党一锅端了那帮死士要么什么都不说,要么顶多咬出一个贤妃来,绝不敢攀扯到元慧身上去。

  这样也算是先解决了贤妃这个总是时不时在身后捅刀子的火药桶,可是荣成公主未必就肯在这么大的事情上替人撒谎遮掩。

  宋楚宜有些犹疑:“可公主殿下那里”

  “我去说。”周唯昭转头看着她:“姑姑会答应的。”

  这倒是真的,上一世荣成公主会死,绝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得知周唯昭的死讯,生无可恋之下身体才极速的衰败了下去。

  贤妃的确该死了,她容大范氏蹦达,不过是因为大范氏之前的心思都在拉拢崔家和宋家上,没对他们长宁伯府做出太过分的事,也因为大范氏这种人,被宠爱了她这么多年的太子一夕之间视如洪水猛兽,她以后就算是洗脱了罪名,在太子心里也永远回不到从前,甚至在自己儿子心里,也永远是在妇德上有亏的污点,她以后要战战兢兢的过这样的日子,才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可贤妃这样的人,活着总是不停的给人惹麻烦,现在又少了儿女掣肘,简直就是个混不吝,连鲁王也不能叫她收敛一些。

  多谢白云绿妖的平安符今天的第二更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