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七·主谋
  靠着亭子里那几只灯笼昏暗的光和天上的半轮月光,宋楚宜只能看得见那些跟夜色几乎要融为一体的黑衣人手里寒光凛凛的剑飞快的来回舞动。

  叶景川手里拽着一个黑衣人,咬牙切齿的把他跟破掉的麻袋一样往地上一丢,颇有些气急败坏:“死了!”

  行刺不成功就自杀,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杀手,更像是被人精心培养的死士。

  青莺惊魂未定,上上下下的把宋楚宜打量一遍,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姑娘,你的脸破了”

  一个女孩子家,最重要的莫过于那张脸,现如今看着宋楚宜腮边的血源源不断的渗出来,青莺只觉得整个人几乎都要晕过去。

  叶景川也是被她这么一喊才发现宋楚宜的脸受了伤,借着月光一看,见她欺霜赛雪的脸上渗出触目惊心的红来,整个人眼睛都红了,眯着眼看着场上还在继续的打斗,恨不得把这些黑衣人通通都杀个干净。

  宋楚宜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疼,伸出手往腮边一摸,转眼就瞧见自己满手的血也不知是脸上的,还是刚刚摔在地上的时候手受伤的血。

  可这些其实算不得什么,她顾不上脸上刺骨的痛感,急急忙忙的要往前面躺着的那个黑衣人那里冲,却立即被人攥住了手腕。

  周唯昭目光从她脸上一顿,再扫一扫她已经破了的衣裳,旋即解了自己的斗篷一气呵成的将她整个人都罩在斗篷里,轻轻冲她摇了摇头:“别过去。”

  宋楚宜并没甩开,她怔怔的看着那个还有生气的黑衣人被旁边的黑衣人拎麻袋一样的拎起来,几个腾跃就从树上借力跃至屋顶,飞快的又从屋顶跃至了旁边那户人家的院子,远远的隐入夜色里,目光一直没动。

  过了许久,她才转过头来看着周唯昭。

  她惨白的脸上带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张张嘴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分明是在看他,可是眼神僵直瞳孔放空,看他如同看一根草一个石头一样毫无分别,并没什么生气。

  青莺只当她是吓傻了,整个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深恨自己居然令宋楚宜陷入这样的危险境地里,内疚得连唇都咬破了,丝丝的往外冒着血腥气。

  宋楚宜认识刚才那个拿着剑对着她眉心的人,那张脸虽然被黑布罩着,可是那双眼睛她跟这双眼睛的主人从小一起长大,她上一世的时候曾经很爱他,为了他的几句好听话甚至宁愿什么也不要,最终她被他的冷淡和疏远逼死了。

  她原本以为这一世她已经彻底把这个人踩在了脚底下,掌控在了手里,就在前一刻她还在叫赖成龙替她留心留心英国公府的动向,可没想到下一刻,她就被这个她原本以为已经基本废了的人拿着剑夺走了性命。

  青莺焦急的喊了她几声,可她充耳不闻,目光直愣愣的盯着刚才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瞧,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叶景川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伸出手试探的在她面前晃了几下,有些手足无措的回头问周唯昭:“这怎么”

  他见过宋楚宜在通州庄子上的时候面对那些鞑靼暴兵也面不改色的样子,那个时候她比现在还要才七八岁,可同样从生死关头闯过来却根本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怎么现在却反应大成了这样?

  周唯昭的手搭上宋楚宜的肩,重重的握了握,声音低沉的喊一声她的名字:“宋楚宜!”

  宋楚宜!不是英国公夫人,不是下堂妇,不是那个死了儿子只能偏安一隅苟延残喘的被天下人取笑的笑柄。

  宋楚宜一下子被惊醒过来,这才惊觉自己并不是在上一世那个困了她余生的破败院落里,眼前的人也不是穿着官服不可一世的英国公沈清让。

  她迎着周唯昭的目光,不知为何忽然有些想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逼走了泪意,轻声应了一声,又低低的道了一声谢。

  谢谢他没有和前世一样不明不白的死,像一座山一样立在这里,劈开重重噩梦一般的往事把她从回忆里捞出来,让她意识到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

  “他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胆子”她反应过来就跟周唯昭直截了当的开口:“他也没有这么厉害的护卫”

  周唯昭递给她一个精致的小玉葫芦,一面点头道:“我知道。”

  青莺知道这位殿下身上带着不少从龙虎山上带下来的好东西,伸手接了玉葫芦,先替宋楚宜把脸上的污渍擦干净,才小心翼翼的倒出药膏抹在她脸上。

  叶景川也知道这事情不对,前脚元慧才说宋楚宜的血光之灾近在眼前,后脚宋楚宜就被人行刺,岂不是正好应了元慧的话?就跟上一次围场的事情一模一样,什么高僧断命之后立即就灵验这世上也就是说书才这么巧。

  他想起拉着他来这里的周唯昭,就皱着眉头问:“你怎么知道这里要出事?你们说谁没这个本事,你们已经知道是谁来行刺了?”他一席话问的又快又急,看着周唯昭和宋楚宜的眼神也有些发暗,隐隐觉得自己有些受挫。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好像他永远都是慢一拍才知道的。

  “动用的是端王以前的人。”周唯昭跟宋楚宜解释:“我听见说是端王余党有动静就猜到不对元慧本来就是端王的人,他能调动端王余党不足为奇,可是可沈清让为什么会跟元慧扯上关系?”

  是端王的余党行刺,能使唤的动他们的除了贤妃就是元慧。

  沈晓海早在方登家里出事之后就跟端王划清了界限,他这样会见风使舵的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依附贤妃,贤妃失去了端王这个儿子,根本已经兴不起什么风浪了。他应该是想要通过傍上元慧讨好东平郡王。

  大家早上好,我又原地复活啦。北方的朋友你们懂的,要是我在北方有暖气的话根本就不至于爪子都冻僵啊多谢山大王阿锅的香囊,也多谢我爱赵寅成、爱睿宝贝、eh0402和芫姜、白云绿妖、卫凤娘之彼岸花、青丝轻绾倚窗的平安符,多谢多谢。另外今天四更,继续求订阅跟打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