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六·遇袭
  天色渐渐暗下来,院子里四处都挂上了灯笼,马长江和马旺琨捧着几只烤得香喷喷的红薯递进亭子里请宋楚宜吃,一面又笑:“是丫头们生火在外头烤的,别看外头焦黑焦黑的,其实可香了,能吃!”

  青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看着漆黑的往外露出里头的红肉的红薯就摇头:“吃这个太上火,回头又要咳嗽”

  宋楚宜却来了兴致,伸手拿了一个,拿过桌上的调羹挖里头的肉吃,又问马长江:“韩止自从重音坊那一次跟小范氏见过面出了城之后,就没有其他的动向了?”

  虽然她跟周唯昭都觉得韩止已经掀不起风浪,可是韩止毕竟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纵然知道他现在已经没心思来对付自己,可是知道他的动向也是好的。

  说起正事来,马长江脸上的笑意就淡了很多,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虽然姑娘叫我们不必再跟着韩止探听消息了,可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跟了他几天。他从通州坐船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在码头上等了好几天,才确信他是真的走了。至于去哪里我们乔装成渔民跟关山打过交道,听关山的意思,他们是去福建了。”

  去福建?!宋楚宜皱着眉头有些意外,她跟周唯昭都以为韩止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报仇,而想要报仇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投在周唯昭门下,毕竟周唯昭跟周唯琪现在是天然的敌人

  可是现在看来韩止好像另有打算?宋楚宜想了想,忽而想起福建有范良娣的长兄在,范良娣的长兄范世坤如今在福建当个总了个总兵,听说剿匪还是很有一套。

  韩止往福建去了,难不成竟然是想去跟范世坤打擂台?

  这种人偏执阴狠,报仇的方式也跟普通人不一样,范良娣和东平郡王很大一部分支持是来自荥阳范氏,或许韩止是想一点点的从范家开始,一步一步的叫大范氏一无所有?

  宋楚宜有些想不通,心里却记上了这事儿,想着到时候要请崔夫人写信去问一问郭怀英的夫人沈鸯,让他们多上些心。

  风渐渐越吹越大,不远处那颗三年前才种上的银杏树都被刮得险些弯成两截,虽然亭子四周都垂了草席,里头还生着暖炉,可青莺还是被这风吹的觉得脚底发冷,看了看天色就劝宋楚宜回家去:“时间也不早了,再晚回去怕老太太和四少爷担心”

  可她的话音刚落,银杏树旁边就噼里啪啦落下了几块瓦片,瓦片落地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风竟然大到了这个地步?

  马长江脸上的笑意倏然消失,侧耳听了一阵就喊了一声不好:“出事了!”

  马旺琨也疾步靠着柱子透过草席的缝隙往外瞧,只一眼就脸色凝重的回过头来压低了声音摇头:“真出事了,灯笼全叫人灭了。”

  可是守院子的马三等人一点声响都没出马三等人也是有功夫在身的,纵然是有人入侵,他们也不至于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吧?

  仿佛就是为了印证他们的疑问,不过片刻,院里就响起刀剑碰撞的打斗声,马三众人的声音顺着风远远的送进凉亭他们的耳朵里:“快走!”

  是真的出事了,听动静来的人还不算少,否则马三不会一叠声的只顾着催着他们快走。可这凉亭三面环水,只有一条长桥可走,宋楚宜又不会武功

  青莺一把攥住宋楚宜的手把她藏在身后,还来不及做出更多反应,就从凉亭顶上跃下了几个蒙面的黑衣人。

  避无可避,马旺琨和马长江将手里的番薯一扔,和青莺一起将宋楚宜护在中间,心里却暗暗叫苦对方少说也有七八人,他们人少不说,还要护着宋楚宜,实在是一点胜算都没有。马三等人又在外头被缠住了

  宋楚宜也觉得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沉,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出手,她摸不准是陈家的人还是元慧的人,却知道自己这次一定凶多吉少。

  就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忽然有带着火光的箭矢破空而来,直直的擦过宋楚宜的耳朵,准确无比的射进了青莺正前方的那个黑衣人手臂上。

  没料到竟然还有帮手,几个黑衣人显然都有些意外,马长江最是机灵,见状立即和马旺琨对视了一眼,扑上去缠住了另外几人,声嘶力竭的叫青莺带宋楚宜跑。

  青莺根本来不及犹豫,拽着宋楚宜的手就顺着廊桥死命的跑,虽然外头不知道战况如何,可是留在亭子里,她们只有一个死字。

  一把剑笔直利落的朝她们插过去,青莺手一松,忙着去格挡,宋楚宜从身后被踩住了宽大的衣袍,失去重心朝前猛地扑在地上。

  粗粒的地板磨得她的膝盖钻心的痛,她狠狠心动作飞快的从靴子里抽出防身的短刀,撕拉一声把被人踩住了的衣摆割开,这才有了喘息的时间,立即翻过身子撑着地站起身。

  可她刚刚站起身,一把剑就已经直直的定在了她眉心。

  她已经能察觉到扑面的寒意和剑上浓重的血腥味和铁锈味,澳门赌博网站:那气味让人不舒服,可是剑的主人的眼神更叫人不寒而栗。

  她还没来得及出声,背后就有一只羽箭破空冲着她身前的黑衣人而来,持剑的人险险躲过,反手就是一剑把箭矢劈成了两段,锋利的剑尖不小心扫到宋楚宜脸上,她白嫩如雪的腮上立即渗出鲜红的血痕。

  “小心!”脸颊上的刺痛还没来得及感应,宋楚宜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扑倒,堪堪被人抱着在地上滚了两三圈。

  她被人裹挟着从地上拉起来,心如擂鼓跳的飞快,平复了好一阵才算站稳,直到青莺吓哭了揽着她,她这才有余力看着满院子的狼藉。

  今天我们这里太冷啦,一下子降了十几度,手都是僵的。只有三更很抱歉,明天继续四更大家原谅我吧,手现在冻得打字都不利索,等我缓一缓劲儿,明天应该不用再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