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五·死谏
  崔应书却做不到不闻不问,他知道宋楚宜向来跟韩止有龃龉,也知道韩止上次算计宋琰反被宋楚宜算计了,丢了性命的事。

  这回小范氏前脚出了宫,后脚东宫就出事,他总觉得跟宋楚宜脱不了干系。可是他不知道宋楚宜到底在这里头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她虽然跟韩止势不两立,跟范良娣也算是间接的结了仇,可是实在犯不着连着太子一起算计

  自从立了冬,雪已经纷纷扬扬的下了好几场,前几天好容易见了太阳,天就又阴沉沉的暗下来,到了中午就飘起了鹅毛似的雪花。宋楚宜踩着雪进门,风帽上都落了雪,很快便湿了一片。

  宋珏亲自替她下了斗篷,往桌上拿了个手炉塞进她手里:“怎么不穿件大氅?小心冻着!”

  单先生和成先生已经对这副场景见怪不怪,大少爷对六小姐向来是极好的,好的如同跟六小姐是同胞的兄妹。

  宋楚宜扬起脸冲他露出一个笑,显摆似地告诉他:“哥哥也忒像许妈妈了,放心罢,我穿着鹿皮小靴,斗篷也是双层的,冻不着。”

  一面说,宋楚宜一面先喊了崔应书一声舅舅,又跟成先生和宋先生见过礼,这才走到崔应书旁边:“舅舅说,太子病了?东平郡王也一起病了?”

  崔应书点点头,咳嗽了一声告诉她:“从前天锦乡侯夫人进宫谢恩之后就病了,这两天病情越发加重了。”

  算一算,也的确该是时候了。前几天在皇觉寺的时候青卓回话的时候就说过,小范氏说过,等韩月恒出了京城,韩止也走了以后就要揭穿大范氏的真面目。想必是她付诸行动了。

  只可惜宫中并没有传来过太子发怒的消息,崔应书也只是说东平郡王太子病倒了,并没提及大范氏,小范氏这么闹了一场,叫太子和东平郡王都不约而同的病了,可是对大范氏却似乎并没什么影响。

  外头的寒风拍在窗上,屋里除了几人的呼吸声就是窗外呼啸的风声。

  “这件事跟我没什么关系。”宋楚宜如实的把之前的事告诉崔应书,想了想就又道:“是范良娣自己惹来的麻烦。”

  她要是不跟得了失心疯一样的把小范氏逼得走投无路,小范氏不会反扑的这么狠,要知道忍了二十多年的人的怨恨,该有多深重。

  成先生认真的听完了,点头做出了判断:“六小姐说得对,这件事跟咱们没有关系。咱们也尽管当不知道。”

  知道东宫太子家丑的事可不是什么好事,从这以后,长宁伯府最好闭紧嘴巴,一个字多不能胡乱探问。

  崔应书实在没料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心中也不由对大范氏冒起了层层疑虑,可是他知道成先生和宋楚宜说得对,事关东宫秘史,不是他能打听的,就算他身为端慧郡主的郡马也不例外。

  宋珏却觉得有些可惜,不由叹了口气:“还以为锦乡侯夫人能闹出多大的动静,闹了半天,也是不痛不痒。”

  这也出乎了宋楚宜的意料,当初青卓说的清清楚楚,小范氏说过,一定会赔上性命,她认为一定要用自己的命,才能去信太子和东平郡王,才能叫他们相信她,大范氏真的跟韩正清不清不楚,真的是个恶毒的女人。

  她的疑惑很快就被解开了,刚用了晚饭,还没散席,崔夫人就听见阿福送来的消息,说是锦乡侯府着火了。

  一场火烧的异常的热闹,左邻右舍通通被波及,隔壁的广恩伯家的后花园都受了无妄之灾。五城兵马司的人已经上门去救火了。

  锦乡侯府还摆着韩止的棺材呢,此番又遭此大难,冲天的火情惊动了城中大半的人,从长宁伯府最高的追月亭里看去,的确能看到火光里浓浓的烟。

  锦乡侯府跟长宁伯府在两个不同的方向,中间还隔着小半个城,从这里都能看见火光,可见火烧的到底有多大

  宋老太太和崔夫人对视了一眼,已经从宋老太太和宋楚宜嘴里听说了小范氏和大范氏恩怨的崔夫人忍不住低低的叹了一声气:“这可算真是说到做到了,说是豁出命,果然就不要命了。”

  小范氏不仅用自己的命,还搭上了整个锦乡侯府,生怕闹的不够热闹。可见心里对范氏一族和大范氏的恨意究竟有多深,根本没想着给大范氏留一点脸面。

  在外面卷棚里吃酒的宋老太爷和崔应书等人也收到了消息,不由得出卷棚立了一阵。

  怪道宋楚宜说过不用急着对付大范氏,她至少最近这段时间内是绝对腾不出手来做别的事了,原来是早知道小范氏会扑上去咬大范氏一口。

  小范氏不仅搭上了性命,还把动静闹的这么大,一副以死明志的样子,太子心里就算原先只有一分怀疑,现在也要变成十分了。

  范家的两个姐妹,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大范氏以前算是捏住了小范氏的命门,把她两个孩子紧紧抓在手里,叫小范氏无可奈何只能退让。可如今大范氏不知道为何竟然昏了头了,连自己手里攥着的最大的筹码都亲手毁了小范氏憋了这么多年,最后连儿子女儿都没有保住,怎么可能还肯受这个闲气?论起来,同样都是范家教养出来的孩子,学的东西都差不多,两姐妹能差到哪里去?大范氏是顺风顺水的太久了,澳门赌博网站:以为小范氏只是一条被剪了牙齿的蛇,却不知道小范氏只是藏起了自己锋利的牙齿。

  宋程濡压低了声音唤了崔应书一声:“凤钦,你可知道明年江南春闱主考定了是谁?”

  崔应书随着宋老太爷进了卷棚,身上的寒气被一扫而空,负着手想了想:“是陈阁老?”他看着宋老太爷,见宋老太爷点了点头,心里就有了数。一山不容二虎,现在陈家和宋家崔家已经俨然是相争之势,的确是该预备起来了。

  妈妈咪呀,五更送上,作者君是说话算话的好孩子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啦,爱你们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