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四·病重
  当时宋老太爷还只以为宋楚宜是在安慰他,小小的女孩儿,刚刚被人又说什么有血光之灾的事,还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却仍旧沉得住气来替他分忧,他纵然是铁石心肠,心里也不由得软了。回头就跟宋老太太说:“不然就把老二的日子提前,原本也只是娶个继室,既然人选定好了,那边的嫁妆也置办齐全了,不如就再催一催提前把事儿了了,把两个孩子送去晋中住一段日子。”

  也好避开京城这些流言蜚语和暗算旁人就算了,陈家听见元慧大师这番说辞,还不知道怎么把宋楚宜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

  宋老太太略一沉吟就答应了,她原本也在想着要不要跟宋老太爷提一提这事儿,去晋中的日子早就定好了,可是现在看来还是有些晚。不如现在就挑个好日子先把宋毅的事办了,开了年宋楚宜和宋琰就能立即上路去晋中。

  她打定了主意下午就叫大夫人第二天派帖子去冰人那里,催促冰人去催一催。可还没等去那边府里问一问,崔夫人和余氏先就心事重重的来了。

  崔应书前来见过了宋老太太,立即就去前院书房找宋老太爷,一进门就说:“宫奉御医全部都集齐在了东宫太子病重,东平郡王也因为侍疾而过度劳累病倒了”

  宋老太爷笔下动作一顿,昨天原不是他当值,睡在西苑班房的应该是陈阁老

  太子的身体自来就很不好,从会吃饭开始就会吃药,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精心调养还有太孙殿下回来之后龙虎山年年派人送来的丹药,已经好了不少,至少已经一二年不见听说太子还有频繁召供奉太医的时候。

  可现在却闹出了这么大架势,宋老太爷不由想到之前太子中毒那一回,那一回也一样,宫中所有太医和供奉都到了东宫而这次居然连东平郡王也一起病了

  他面沉如水的看了崔应书一眼,神情严肃异常,胡子一抖一抖的,半响才拍了一下桌子:“快去请成先生和单先生!”

  宋珏和成先生单先生很快就来了,宋程濡先问成先生:“今天可有人求见?”

  按理来说,东宫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在朝中的人不可能一丝风声都听不到。

  宋老太爷自从决意要走纯臣的路之后就真的做足了纯臣的姿态,既不拉帮也不结派,家里除了请客摆宴,还从不曾私底下接待过同僚官员。

  可是总有那么几个是特别的,譬如说宋大老爷总要有些至交好友,宋珏也年轻气盛且正是风光的时候,也有同僚往来应酬。

  成先生听宋程濡和崔应书把事情一说,就摇了摇头:“这事情恐怕还没那么快传的到外头真正知道又敢给您透露消息的,也得到明天了。”

  宋程濡眉头皱的更加厉害,问崔应书:“消息可靠?知不知道太子为何病重?”

  崔应书看着宋老太爷,欲言又止了半天,这才叹了一口气:“我来,就是想问问小宜的。”

  成先生和单先生互看一眼,都有些若有所思。他们作为宋老太爷的幕僚,很明白这位宋六小姐在宋老太爷这里并不比大爷宋珏差多少,事实上六小姐也的确聪颖过人。

  可是崔应书这个尚宝司少卿兼工部侍郎都不知道的隐秘,为什么会来问六小姐?这种关乎宫闱密事的事,不是更该叫端慧郡主去宫里探听探听消息吗?

  宋程濡也有些不解的扬了扬眉毛。

  倒是宋珏很快反应过来,想起宋楚宜之前叫他放弃追查韩止,说是韩止不去西北也会大有用处的话,不由心中一动莫非是韩止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否则为什么连东平郡王也一并病倒了?

  吃惊归吃惊,宋老太爷还是飞快的反应过来,立即叫人去喊宋楚宜。

  崔夫人也声音低低的跟宋老太太正说起这事儿:“太子又病倒了,这回病的不轻前天我跟着皇后娘娘去瞧他,他脸色极差,精气神仿佛都没了”

  宋老太太如今最听不得东宫的事儿,一听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总觉得不详,拍了拍胸口才镇定下来,皱着眉头万分不解:“太子前些日子不是才刚跟圣上一同登了清虚观,陪着圣上烧青词?那个时候瞧着还好好的,虽然瘦了些,可精神却是好的,况且身边时时刻刻都有太医照看着怎么忽然一点儿风声都不闻的就病重了?”

  “连东平郡王也病了。”崔夫人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总觉得不安:“皇后娘娘急的不行,怪宫人伺候不力,连太子妃和范良娣都有不是。我隐约听见些传闻,说是说是锦乡侯夫人进宫谢恩了一趟,太子跟东平郡王后脚就跟着病了”

  隐约听见的这些根本不是什么传闻,是荣成公主无意之中露出来的抱怨她向来不喜欢大范氏,跟嫡亲的表姐太子妃卢氏更加亲密一些。现在太子又是因为小范氏才病的,她当然更加厌恶大范氏,言谈之中就露了几分出来。

  宋老太太的心重重的跳了一声,想起之前和宋楚宜说过的,范家姐妹相争的事情,心情倒是渐渐平复了许多。

  前几天才刚说过要冷眼看着范家两姐妹相争,如今看来,锦乡侯夫人终究是忍不得了,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捏着范良娣什么把柄,以至于听得太子犯了病,连东平郡王也一起病倒了。

  可她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许多事情,知道的越多就越是危险。

  她打了个寒噤,拉着崔夫人的手拍了拍,意味深长的叮嘱她:“总归这事儿和咱们扯不上关系,咱们犯不着跟上次中毒一事一样须知说多错多的道理,这毕竟是东宫的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