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章·揭穿
  今天是皇觉寺菩萨出神的大日子,也是被张天师断言过适合和亲的九公主出嫁的日子,在这个时候,元慧大师当着信众们说这样的话一自然是加深众人对她可怕命格的印象,二恐怕就是引起周唯昭跟其他皇孙们对她的厌恶跟反感。

  毕竟元慧大师特意提出了她这个本来被说成无解的命格的解法,还是要极贵的命格来压这样近乎明晃晃的暗示,诸皇孙甚至皇家并天下人都难免认为这是长宁伯府为了搭上新的关系而不择手段。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余氏冷哼了一声,面上神色极为不好看:“元慧原本也是个有德行的大师,高僧重德重道,这样一个屡屡对着一个小姑娘心怀恶意的人,怎么配得上修行佛法?!”

  宋楚宜对元慧有些印象,这个人是有真本事的上一世端王好似就是听从了他的建议,先派人手埋伏在官道上,连着几天几夜挖空了山道,把赶回京城奔丧的太孙殿下埋在了那里。而且这个和尚也不是一般的和尚,他虽然有了名望跟声望,可是似乎对权力尤其热衷,一路扶着端王上了位,后来还在端王跟前大放异彩,后来更是荣升成了建极殿大学士,入了内阁。

  这样一个当初连沈清让和韩止都要退避三舍的,城府颇深又对命相星宿尤其有造诣的高僧,一直很甘心当端王的左右手。

  现如今就算是端王死了,局势天翻地覆,他对端王的这份忠心也全然未改。

  崔夫人面上不由得染上更深一层的忧色:“咱们自己在这里怎么抱怨也没用,谁比得上元慧的那张嘴?上次他跟张天师说的话截然不同,皇叔也只是说他们佛道两家道不同罢了”

  事到如今,只有将宋楚宜的婚事尽快的定下来,才不至于招惹上漫天的更难听的流言蜚语,也才能平息现如今众人对长宁伯府和宋楚宜的诸多恶意揣测。

  元慧可真是给崔氏一族和宋家出了一个绝大的难题,崔夫人觉得胸口憋闷得有些难受,正要开口说回去,就听见外头说是元慧大师求见。

  崔夫人憋了一肚子的气,恨不得往元慧那油光可鉴的大光头上烫几块疤,闻言眼睛都瞪圆了,立即恼怒的拒绝:“不见!”

  不见都能招惹出这么多是非,要是见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阿福转身出去,很快又带着满脸的为难回来:“元慧大师说,他不为见郡主,要求见的是六小姐。”

  “那也不见!”崔夫人更觉呼吸困难,竟有些喘不过气:“刚打了人巴掌,当着全京城有头有脸的夫人们的面,现在又想来做什么?!告诉他不见!”

  宋大夫人也眸色沉沉,脸上少见的带了些怒气,其实经过这几年的锻炼成长,她已经鲜少动气,可这次真是被气的狠了,元慧这几句话张张嘴一说就完了,可是带给宋楚宜跟长宁伯府的却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她觉得额头上的青筋都一根根的在往外蹦。

  阿福抿了抿唇转身要出去,忽而就听见身后宋楚宜仍旧平淡温和的声音响起来:“我见。”

  “小宜!”余氏揉着太阳穴喝住她:“现在见他有什么好处?他话都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去了,就算此刻你把他贬得哑口无言,外头的人也不会知道。还徒给自己惹气。”

  宋楚宜却知道元慧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他既然在这个时候还要来求见她,就肯定是有事。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事,可是多听听,总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坏。

  她笑了笑,告诉阿福:“把大师请去隔壁明间,再让人备上茶水。”

  元慧大师仍旧是慈眉善目的模样,手腕上硕大的佛珠串一颗颗都打磨得油润光滑,宋楚宜掀了帘子进去,他竟也跟没看见一般,自顾自的一颗颗的柱子飞快的数过去,垂着眼睛一言不发。

  要求见的人是他,人来了却像个锯了嘴的葫芦的也是他,若是换做旁人,早该拂袖而去了。可宋楚宜却沉得住气,缓缓地坐在右首第一张椅子上,神情平静不见恼怒。

  忍得一时之气也不算什么,可是时间渐渐过去,外头的僧侣们课业都已经做完了,宋楚宜仍旧纹丝不动,连姿势也未曾换过一下。

  元慧心中微讶,终于睁开眼朝宋楚宜望过去,扪心自问,在宋楚宜这个年纪,澳门赌博网站:他还从未见过有谁能做到这样耐得住气在被他一而再再而三损坏名声之后,还能受得住这样的冷待。这样的心性

  宋楚宜前世最后几年都是苟延残喘,平时除了绿衣,一只蚊子都难见到,这份忍耐自持已经刻进了骨子里,别说是坐半个时辰,就算让她一个人单独呆上三天三夜,她也不会觉得寂寞。

  元慧往她头顶上看了一眼,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带着些怜悯和慈悲看向她:“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六小姐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上次还只肯借着命格的名头遮遮掩掩,这一次却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她的来历,宋楚宜再沉稳,也忍不住心跳加快,抿着唇朝他看了一眼。

  “既然有了这样的缘法这样的命格,就该顺应时势和天命。”元慧不再看她:“为何要搅弄风云,改天换命?六小姐带着浑身的戾气和仇怨,终究走不长久。逆天而行,必有烧手之患。六小姐如今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而察觉不出,却要知道,报应总是会来的。”

  宋楚宜嗤笑了一声,眼里清澈见底,见不到一丝害怕和恐惧。

  “顺应时势和天命?那和上一世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从头再将经历过的噩梦再经历一遍罢了。”

  元慧忽而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目光沉沉的重新又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