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九章·克星
  方夫人悚然而惊,抿着唇看着宋楚宜,一时之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料到了来投靠长宁伯府不是几句话就能打发的事儿,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几句话之间宋家人就开始使唤她去办事儿。

  可她又不敢露出不愿意的意思来,甚至连一丝勉强都不敢摆在脸上你要去投靠人家,总得付出些诚意,现如今宋家愿意给你伸出一根橄榄枝,也得你自己先拿得住才好。

  她看着宋楚宜,小姑娘年纪轻,颜色却出奇的好,已经可以想见及笄之后的绝好模样。可就是看上去这样文文弱弱人畜无害的一个小姑娘,每每说出来的话都带着深意,叫人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她要是想攀附住宋家,就一定得跟陈家划清界限,现如今长宁伯府先派给她这么一件差事,就是要她选,到底是彻底站在长宁伯府这一边,还是骑着墙头两面抓草。

  屋里静的叫人难堪,宋大夫人单手托腮却仿佛一点儿没察觉似地,闭着眼睛打起了瞌睡。宋楚宜含着笑整理自己腰间的五彩络子,一根一根的理上头的流苏。

  方夫人却不经意间已经出了满头大汗,好半天才堪堪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静静的应了一声:“我们真是诚心诚意想要弥补从前的过错,六小姐既然这么说我一定鞠躬尽瘁。”

  宋楚宜脸上的笑愈加温和,那种温和是上位者独有的、对已经控制在手里的棋子的那样恰到好处的温和,方夫人为这一个小女孩的心机和城府惊心,也替自己跟方孝孺捏了把汗怪不得布置了三年的局,苦心孤诣的筹措了三年半的一张本该天衣无缝的网却毁于一旦。长宁伯府后宅之中的一个小娘子都多智近妖,何况是年老成精的宋阁老他们?

  天都不站在陈阁老一边,她想起了比宋楚宜还要大上两岁的,今年年底就该办及笄礼的陈明玉,忽而觉得陈老太太的打算怕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宋家这位六小姐,才是天生就该登上那个位子的料,陈明玉那点小心机和手段,在宋六小姐这里,显然就有些不够看了。

  她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彷徨,反而主动问起宋楚宜:“只要我引诱着她开始放利钱?”

  大周朝是严禁民间私自放利的,虽然屡禁不止,可是只要查到了,就是大罪名。方夫人觉得宋家这是想借着这个重挫陈家的锐气毕竟就算只是陈三太太瞒着家里人放利钱,陈阁老也少不得落得个家宅不严,管家不力的罪名。

  宋楚宜好声好气的打断她:“现在只要这样就够了,等她尝到了甜头,我再告诉伯母下一步怎么做。”

  竟然还是连环计!方夫人惊讶的瞪大眼睛,惊讶的去看宋大夫人,却见宋大夫人虽然已经从瞌睡中醒了,可正眼观鼻鼻观心的翻着桌上的莲花经

  这个小姑娘,竟真的是有着绝对的自由,她自问就算是已经当家作主的如今,也不能在方孝孺跟前得到这样全心全意的信任,做出一个决定之前还要跟方孝孺反复商量,可是这个小姑娘,她张嘴说出来的话就好似金科玉律

  不管怎么样,宋楚宜既然这么说了,宋大夫人又没有表现出异议,方夫人为了攀附住长宁伯府这颗大树,也就忙着点了点头。

  等方夫人走了将近一刻,崔夫人和余氏才结伴回来,一坐下先喝了一口茶,然后才拧了眉头叹气。

  宋大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皇觉寺菩萨出神,来的宗室夫人算起来,唯有镇南王妃跟端慧郡主身份相当,而镇南王妃与端慧郡主的关系向来融洽,怎么端慧郡主好似受了什么气?

  崔夫人没等旁人问,自己先啐了一声:“虽说当着佛前不该说不敬的话,可这帮”

  余氏也不由跟着摇了摇头:“先时只提诸皇孙的婚事,太孙殿下也的确是到了该娶亲的年纪,虽说天师说了他不适宜早定婚姻,可现如今相看起来也不算晚。可后头又要扯上什么天命的事儿,就惹人厌烦了”

  宋大夫人听的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往宋楚宜那里瞧了一眼,吃惊的开口问道:“什么天命?”

  才刚来之前宋老太太还说别带宋楚宜到元慧大师跟前去,省的到时候元慧大师又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可现在人根本就没带去露面,难不成元慧大师还要揪着不放?

  这里被断了有天煞孤星之命的还有谁?崔夫人看了宋楚宜一眼,似是万分无奈的抱怨:“还不是元慧那个老秃驴,说是小宜星照命上的那颗命星越发耀眼,血光之灾已经近在眼前了。须得个极贵极贵的命格来压才好。还说什么若是能寻个贵极的命格来配,或许还能压住一辈子,使命星不至于再动。”

  宋大夫人再是迟钝,也察觉出了这话里深深的恶意,什么叫做极贵极贵的命格?这世上有这样命格的人有几个?

  要极贵的命格来压,谁来压?皇帝、太子还是太孙?

  这里头哪一个,宋楚宜都不配借他们的命格,这话说出来,可不就是说宋楚宜这命格是这些极贵的人的克星?

  更何况前头还说提到了诸位皇孙的婚事,又说什么配不配的这是把宋楚宜放在火上烤!哪个龙子不是金贵至极,要这些人纡尊降贵分出自己的命格来替宋楚宜避免这所谓的血光之灾?!只怕这些人一个个的都会活撕了长宁伯府和宋楚宜!

  更严重的是,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长宁伯府野心勃勃,竟然收买撺掇大师说出这样的话,是想借机既摆脱天煞孤星的命格,又想搭上太孙

  宋大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呵了一声:“这可真是用心何其狠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