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七章·城府
  上午来的全都是贵族家里的女眷,像是魏太太这样的,都已经算是低阶了。皇觉寺又是皇家寺庙,向来规矩森严,对门户看管的尤其严苛,今日更是严阵以待。

  一个小丫头,要是没人帮没人引着,能到山门那边,还差点就下了山,这说到哪里都是个笑话。宋楚宜看着面色惨白的玉清,心里奇异的一点波澜都没起,继续叮嘱邱嬷嬷:“顺便问问元觉大师,这是不是就是皇觉寺的待客之道,今天来的可不止我们一家的女眷,还有镇南王府、端慧郡主”

  邱嬷嬷恭敬的一弯腰,瞪了玉清一的出去了。

  大夫人一刻也不想再见吃里爬外的玉清,挥挥手叫金环金翠把她先领下去了,这才转过头来跟宋楚宜说话:“才刚方夫人跟前的丫头雇来递了话,说是方夫人身体不舒服,就不去听元空大师讲经了。又听说咱们家里有清凉膏,特意来讨要一块儿”

  紧跟着就该来登门道谢了,说辞准备得很是妥帖,看来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果然,宋大夫人的话音刚落,外头金翠就进来报说是方夫人说听说大夫人也没去听经,特意过来陪大夫人说说话儿。

  宋大夫人含笑和宋楚宜对视了一把方夫人请进来。

  方夫人瞧着并不算精神,就算是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裳,气色也有些暗沉无光,她脸上带着几分强扯出来的笑意,先跟大夫人寒暄了几句,又问了宋楚宜几句闲话,这才期期艾艾的看着大夫人,有些艰难的探问起了情况:“上次在英国公府六小姐同我说府上曾经动过买下我那可怜女儿的念头”

  她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做开端,顿了顿神情凄苦的忍不住掉下泪来:“都说人走茶凉,府上却待人以诚,还能动这点善心,真是叫我感激不尽”

  她说着,抬起眼睛直直的看着宋大夫人,又偏头看看一直不动声色的宋楚宜,横了横心闭着眼睛一口气说完了要说的话:“六小姐还说过,家中长辈说我家老爷跟着陈家甚是可惜了不瞒世子夫人,如今我家老爷也如履薄冰,天天被京察的事儿逼得喘不过气,心里还要担惊受怕今天我来,就是想问一问,六小姐的话,做不做得准?”

  动之以情,方夫人倒也是个妙人。宋大夫人亲手拿了自己的帕子递给方夫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说起来也真是孤儿寡母的,瞧的人心酸。我们老太太又是个面软心善看不得别人受苦的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却并没接方夫人的话,也没给方夫人一个准信儿。

  方夫人就不由有些着急,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大夫人和宋楚宜走了几步,腿一弯竟然直直跪了下去,面上焦灼直到此刻才丝毫不加遮掩的暴露在了宋大夫人和宋楚宜跟前。

  “我家老爷真是知道错了。”她声音放的很低,却又说的异常流利顺畅:“当了人家的马前卒冲锋陷阵,险些叫崔家和宋家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毕竟是陈阁老的门生上头有令,他哪有不遵从的道理?我晓得长宁伯府和崔氏一族都是要成大事的,听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看来这些话已经在她心里过了无数遍,所以她才能这么一鼓作气的说完。

  方夫人见上头坐着的两个人都似乎没什么反应,就膝行了两步,抿着唇泪光盈盈的捂着胸口:“过去的事不可挽回,可就像六小姐说的,亡羊补牢也为时未晚求大夫人”

  终于彻彻底底的做出了臣服的姿态,像是这样的,以后也就没资格谈那么多条件了。宋大夫人似是此刻才发现方夫人跪在地上,将茶杯往旁边几上一放,疾走几步下了榻搀扶起了方夫人,连连叹气:“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儿,方夫人这可别折煞了我”

  正在此时,金翠的声音隔着帘子透进来:“大夫人,六小姐,邱嬷嬷回来了。”

  方夫人忙不迭的擦了擦眼角的泪,大夫人忙吩咐金环:“快伺候方夫人匀妆净面!”

  等方夫人收拾好了,宋大夫人就拉着她没叫她动,轻声吩咐邱嬷嬷进来。

  邱嬷嬷脸上还带着气愤之色,等瞧见了屋里有客,声音却又低下去了,了个清楚:“看守山门的小师傅当时只瞧见了玉清一个,一路问过去,倒是厨房里头的几个小师傅说是瞧见有个婆子引着玉清出去的打听清楚了,那婆子是魏家的。也请小师傅们去认过了,都说不会认错,就是魏家带来的婆子带着玉清过去的,当时已经想要下山了。玉清自己后来也交代,的确是收了那个婆子的银子,才故意把姑娘扔在山上”

  宋大夫人从喉咙里溢出了一声冷笑,偏头颇有些气愤和无奈的看着方夫人抱怨:“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她说着,就把玉清被人收买了的事说出来,又叹口气:“若不是太孙殿下庇佑,小六儿又反应快到时候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魏家这行事也太没规矩了一些”

  方夫人却听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本该避着人处理的事儿,宋大夫人毫不犹豫的在她跟前摊开了说,是个什么意思?!她可没和宋家熟到这个份上这样的私密事都在她跟前说,是想要把她也拉下水?

  她看着宋大夫人吩咐邱嬷嬷出去发落奴婢,再看看旁边仍旧噙着笑意岿然不动的宋楚宜,忽而觉得长宁伯府的女眷城府之深,还要超出她的想象。

  早上好早上好,周末愉快呀大家。电脑出了点小问题,先更文,中午再感谢大家的打赏。